七日書精選推薦之一|親密關係中的你/我

自由寫
·
(edited)
·
IPFS
·
第三期七日書主題是「愛與親密關係」,總共有 130 位文友報名參與,我們精選了前兩天的好文,以及有趣溫馨的互動,分享給更多文友,也歡迎你透過文字閱讀人生。

參與盛況

七日書來到第三天,這次總共有130位創作者報名,有77位是第一次參與七日書!前兩天各有 108 位、98 位文友發文,點此看到所有文章

文友們也可以建一個選集,每天寫好文章後更新進選集,讀者就也可以透過選集,完整看到你七天的文章。教學點此:「選集功能指南|教你精選文章、分類收納,呈現精彩作品」

自由寫社群逐漸壯大,不曉得你是否從中挖掘了寶藏作者呢?
歡迎留言分享戳中你心的好文~


精彩留言

@猫小七 留言給 @有靈Y.L.   <七日書(1) | First love>   : 「想説喜歡一個人的眼神絕對是藏不住的,當時我朋友幾乎全部都看出來了,但至於後來確立關係之所以會後悔,很大部分原因都是因爲我只是很渣女地喜歡曖昧的感覺www」

@Red 留言給 @一隻會彈琴的貓   <【七日書第三期】第一天:是樹洞還是垃圾桶都沒關係了>  : 「彈琴喵,其實,自己最好的朋友是自己,因為只有自己會陪伴自己到永遠,家人跟朋友都只是暫時~會被人當垃圾桶、樹洞抒發,表示妳是一個可靠又讓人放心的人^_^ 」

@阿番🍅 留言給 @译师姐 < 爱上抗议女孩(七日书 day1)> : 「雖然不知道哪些段落是虛構,但是讀起來滿受到感動的,隱隱讓人聯想到米蘭昆德拉那些為了理想背棄的愛情。如果是根據真實經歷改編,倒挺想知道作者是屬於『愛情因為被犧牲而更崇高』,還是『被政治打倒的愛情不再矜貴』呢?」

@由米娜 留言給 @BROODER  < 七日書3.2 愛不是模仿,只在發生> : 「覺得青春期時的愛情,多少夾雜了自我探索與認同,因此模仿著別人愛的方式」

@司湜  留言給 @Flora異想 <第三期七日書之二:陌生> : 「生氣時,我也覺得自己不像是自己。有些東西,淺淺地涉獵是怡情是調劑,一旦過火了沉溺了,便是入魔。還好都過渡了,如今姐的生活甚是美,旁人如我常常感到羡慕。」


好文一起讀

新作者特別推薦

*本次七日書有不少新朋友加入,以下推薦數篇,歡迎大家給新朋友鼓勵、留言、打賞~

@nonologo   七日書-《我世界裏的愛與親密關係D1)

我對這一期的主題非常感興趣,是因為最近正好讀書看到Agonie des Eros的《愛慾之死》,裏面有提到一個觀點,「愛即是他者。」 我很喜歡,也很認同。愛慾是勇於否定自我,肯定他者。「愛慾與他者密切相關,是個體在自我的王國裏無法征服的疆土。」
愛慾以超驗性、徹底的獨一無二性為前提。當今社會越來越像一個同質化的地獄,而愛慾的經驗不在其中。
「個體的內在危機在於,一切事物均成為被消費的對象,從而毀掉了愛慾的渴望。吸引自我的、被自我所渴望的他者,無處可棲。」
「這是一個沒有了愛慾的社會。」
「愛慾之死,是自我反思之死。」

@Min 七日書 #3 01白月光

我很難理得清自己的心情是怎樣的,我只知道,我的生活確實不一樣了,我也不一樣了。我有點理解一句話,什麼叫做"part of me was dead",因為你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我用朋友形容你,太輕了。有的人就像水,存在的時候,溫暖人心、潤物無聲,等到離開一段時間,留下的人都會覺得這傷口,鈍刀割肉。


@Yuan 七日書 1|誰對不起誰

我的母親在我心中是極割裂的。她很多時候閃閃發光,她人緣很好,她三十多歲時開始打羽毛球、登山。她隨登山隊登頂過我省5200米的雪山之巔,甚至將一衆男士拋在身後;她十年如一日地熱愛羽毛球,作為業餘運動員代表公司、代表當地、代表省市參加過無數次比賽,獲得過無數殊榮;她經常會安排外出,開車帶我和姥姥去遊覽周邊的深山與古鎮,放鬆身心;她帶我去寧夏看沙漠、去西藏覓天堂。
她這樣一個人,怎會與諸如因循守舊、古板頑固此類詞語聯繫在一起?
後來,我妥協。現在,我成了新手媽媽。

@Soraku 七日書|DAY2_他說,不要擔心啦,這裡的蟑螂不髒的。

從小接受的教育都是「孔融讓梨」之類的courtesy,就算真的有什麼想要的東西,也必須千迴百轉得不動聲色,不能讓對方發現這是我想要,而是要先讓對方滿意。然而,在洛杉磯這樣的地方留學,不為自己爭取,就只能等著被利用,被榨乾價值,被分解成顆粒大小的肥料或能量,去滋養那些被那些完全不會感謝你的付出的人。特別當你還看起來特別的單純善良。
到這裡生活之後,意識到原來在最先進便捷最令人嚮往的雲端社群之下,也有最原始的人與人之間的弱肉強食。

@大鹿 七日書#2:做與權利

現在回想起來,那些戀愛,那些習題並沒有讓我所謂的識人,也並不見得讓我更理解了關係,因為我總是挑選同一款獵物。但它讓我深刻的理解了權利,也讓我看到了那些日常的壓迫所造成的極大反彈。諾大的世界,我只有在做那件事的過程中,才能構建自己的王國,實踐自己只能秘而不宣的對於控制的慾望,因為我能控制和利用的唯有我的身體。
作為女性,我只能自我殖民,用精神殖民肉體,利用肉體進行反抗。


第一天(7月1日)寫一段難以定義但對你意義重大的關係。

@莫來石   七日書#3.1|小俠,請妳長大

小俠前兩天參加了性少數家長所組成的志願者培訓營,聽了別的家長的生命故事後,她和我說,感覺自己在我最難的時候什麼都沒做。她問我,我該怎麼補償你呢?
可是小俠,你又能做到什麼呢?我在那時也並不是沒有向你出櫃,可你又能做到什麼呢?
於是我聳聳肩,說,也不用。
而寫到這裏我想,如果非要說的話,也許我所需要的彌補方式就是請你長大。
我想這就是我和小俠的關係裏難以定義的部分,生物學意義的母親一直被照顧着,而生物學意義的女兒則一直在扮演母親。
請你長大吧,小俠,你可以一直都沒做我的媽媽,但我不願再做你的媽媽。請你長大吧,小俠,因為我沒有準備好要做媽媽,我還有一場自己的人生要擔驚受怕。

@janai   [七日書] 之一 而我學會不再追求定義

至於教會我這件事的人,我們陪伴彼此了一段堅固的時光,然後落腳於世界不同的角落,身旁陪著各自有些相同有些相異的人們。我們不曾定義開頭,也不欲定義結尾,我只知道,那些年的我,付出最真誠的時間,也得到珍貴的陪伴與成長。那些都是真實。

@一隻會彈琴的貓 【七日書第三期】第一天:是樹洞還是垃圾桶都沒關係了

但有些向我傾訴祕密的朋友,並不是那種從小到大感情非常要好的青梅竹馬和閨密的關係,我只是無意間偶然闖入到她們生活圈中的一個萍水相逢的朋友,也許是一種緣份的驅使,她們和我訴說那些不敢和爸媽、多年好友、閨密所訴說的事情。
當我知道自己心中被人如此信任時,內心的情緒是很複雜的。一來很開心自己能如此被人信任當個樹洞;二來有點難過,是不是因為我的生活圈沒甚麼朋友甚至很邊緣,所以就像路邊的垃圾桶一樣,安安靜靜佇立在馬路的角落上,存放大家丟過來的垃圾,不會隨便亂抱怨,也不會隨便亂說話。

@Aaryn阿润 七日書 | Day 1(7月1日)再見了,親愛的L

真愛最終會指向成長,如果深陷泥淖,那一定是這段關係出了問題。擺脫一段不健康的,甚至是畸形的關係,有時不是嘴上說說就能做到的事情,尤其當這段關係是披着愛的外衣出現的。這個過程就像走迷宮,過程反反覆覆,不知何時能找到出口。抱抱自己吧,給自己更多的愛,就不會給黑暗以可乘之機。

@掌櫃   一段難以定義但意義重大的關係

稱Tinder 為交友軟體,到不如說它是發洩壓力的軟體,上面各種光怪陸離的現象,以及形形色色的各種人,有了更多的見識。在這些見識裡,多半時間都在與人「爭執」及感受「無奈」。不是一些自介裡的基本資料重複被問無奈,就是對於三觀不合引起的爭執,到後來變成在上面與人鬥嘴變成了情緒的發洩口。因此也忘了怎麼左划右划的與他認識,一個聊不多、偶爾會見面,有著關係的人。

@糰子 七日書|(一)讓關係停在美好的時候

實在離開的那時,我便知道了關係的結局,我想要把所有的美好都停留在當下的時空,但為何現在的我仍有執念呢?是否得不到的、無法擁有的便是最美的呢?
我們並不是砲友,也不是伴侶關係,也許可以這麼看,就是在旅途中偶然遇見,彼此喜歡、曾有些激情存在的關係吧,當我離開了那個城市,就是再也不見,但彼此的內心都留下了一抹撞擊後殘留的痕跡吧。

@yellowhead 七日書#3 day1: 我的心理師--存了我人生複本的人

我們的關係或許越界?「或許你該找人聊聊」裡心理師的心理師對自己的事守得極嚴。我有時偷偷想,我們好像朋友,是不是很符合專業倫理啊?--因為她也會向我揭露她喪父、照顧母親的心情。「我就不是play by book的那種心理師。」她說。我想她也對我放心。


第二天(7月2日)在一段關係裡,是否曾有一個時刻讓你感到自己非常陌生,完全認不出這時的自己?寫一個這樣的時刻。

@uuueunice   七日書2:暴力,如此近

我問自己,事情何以發生成這樣,為什麼不能好好說話,為什麼不在當下要求對方解釋,為什麼會變成冷漠和那些似是若非的暴力傾向
是權力。我想擁有一種權力——可以要求對方完成自己想要的事情,理所當然地要求。
那一天,我才驚覺權力是如此需要審慎對待的事情。因為處於非異性戀關係,使用權力反而需要謹慎再謹慎。體力的懸殊,性別的差異,在我們的關係中消弭了,處理權力,需要更敏感的大腦。

@於寒嬰 七日書第三期|第二日-我殺死自己,以殺死你

前段時間讀王鷗行的作品,看到一段話:「一直以來,我都告訴自己,我們都是戰爭的產物——但我錯了。我們都是美的產物。別讓人錯把我們當作暴力的果實——但那暴力雖穿過了果實,也未能毀掉它。」 露不在家,我哭到無法離開房間。於是給露打去電話:我愛你。我們是美的產物。

@Oven spring   七日書 02 敞開的養分

那幾個晚上回到住處我們都混在一起,直到我找到一個在倫敦打工度假的台灣妹妹收留,等到朋友從西班牙過來會合,又收到Isa邀約,說有個特別的派對要我一起去,每個人都要帶點酒過來,對話中一直聽到單字squat,後來才知道那是有名的佔領空屋運動,帶著朋友去到那老舊公寓的其中一層樓,幾天不見,當時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搜尋著Davide的影子,突然間他不知道從哪邊跳出來,一見面我們對看一眼,沒有言語立刻抱住彼此,緊緊的擁抱了許久,直到旁人發出笑鬧聲,之後我們分開來在屋子的各個角落喝酒聊天,我從沒在一個晚上一口氣遇見這麼多不同國籍的朋友,正沉浸在從沒有過的新鮮體驗中,Davide過來拉我起身一起跳舞,當時有幾個東歐人的在演奏庫斯杜力卡電影風格的音樂,我們兩個人跟著充滿異國風情的音樂節拍用力地擺動身體至忘我境地,Davide突然又出現很認真的表情說著甚麼,音樂實在太大聲我聽不到,只好頭靠著頭聽著,他說真的很喜歡這樣,他感覺彼此的靈魂可以交融在一起,但卻不需要性愛,no sex, so pure.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是這樣說的。

@蘇格藍貓   七日書 part 3 #2: 那位漸遠的朋友。

旅行回來後,我們又各自回到工作崗位,又像沒事般的上班打電話聊天。在某一次的週末,我們約出來喝酒。她好像有點醉了,她一直說:「ㄟ,你知不知道你超難搞的,我沒見過這麼難搞的旅伴。你真的很幸運有我陪你,不然我覺得一定沒人要跟你出去玩。」
確實在她之前,我大部分是一個人旅行,獨自去過許多國家。我了解自己的情緒起伏可大可小。常在出遊時,可能會因為情緒低落,而選擇在留宿的地方待上一整天。如果有旅伴的話,她/他可能會感到很掃興。但不知為何,客戶A說的「難搞」至今一直令我耿耿於懷。我真的很難搞嗎?

@盖比徐 【第二日書】愛令人受盡委屈

我想,這個人曾經看見過真正的我還很喜歡我,在他面前我可以做自己。
久別重逢後的第一天,我就帶著這樣的濾鏡,在他看不到的平台發了條post:「可以做我自己,然後也被真心實意對待和愛護著,是今天有的感覺,也是待在所有足夠好的關係裡的感受吧。」
但很快,我就發現了,在和他的關係中,我常常不是那個和別人在一起時的自己。

@Insky   七日書02 時時刻刻

我有在關係中失去過自我嗎?有的。我在普遍意義上,認為我的自我,不值一提。這是一種自我認同感極低的狀態。我害怕爭執,可能是小時候父母爭吵的畫面給我留下了陰影,爭執意味着不安全,不安全的食宿、家庭關係。這太可悲了,因為我突然想到,如果我害怕爭執,我一定會害怕變化,害怕創新,害怕犯錯,害怕為自己爭取利益。在民主的場合,我不會發表自己的意見,我迎合他人,不敢突出自己不同。勇氣若不面向自己與現實,便轉向獵奇與偷盜。那時偷錢的我躲在牆角扒着門縫,陰暗地想着「如果滿足不了我的精神,總要滿足我的物質」。我嘗試打開一盞壞掉的電燈,這暴露了我。

@イワワ 想要征服的世界

所有神魂顛倒的時刻都是這樣的。一點點偶發事件的撲翅,都會釀成我情緒的風暴。意識到這件事之後,我甚至開始避免自己喜歡上人,因為所有不可控對我而言都是陌生的。我的情緒會因為他的一枚波浪號上下起伏,因為他的不讀不回而食不下嚥,感到胃裡有一顆拳頭。我討厭自己的權柄交在別人手裡。小時候媽媽的朋友說他會催眠,但催了半天我硬是原地不動,精神脫離不了沉重的肉身,像被現實的引力一樣牢牢吸附於地表,強大的「此在」。可能我就是拒絕被暗示、拒絕被操弄的,像一堵牆,誰也不能上前移易。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自由寫自由寫 Free Write 是一種寫作模式,指的是讓思緒自然流動、即時且隨心的寫作。我們將持續舉辦不同主題的自由寫活動,邀請你一同練習、一同書寫與閱讀。
  • Author
  • More

七日書聊天會文字精華|寫作是一場旅途,看見自己與他人

七日書精彩落幕|大滿貫名單、歡迎參加本週四線上聊天會

七日書精選推薦之二|親密關係中的探索與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