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湜

@pangwilhelmi

不會迷失

相士說我身附驛馬,註定到處遊走的命,也不知是神算還是湊巧,有好幾年果真離家頻繁,或出走攻學位,或旅遊尋歡樂,反正是一天到晚在打包行李。當時孑然一身,嚮往自由自在,覺得離家便是解放,尤其澳門路狹房小,更覺自己活像籠中鳥,便一直想往外飛。看到別緻的人文景色,更想過就地落戶生根。

逐漸消失的氣味

對於祖輩和父輩,家鄉是他們日思夜盼的地方,那裏有他們生活成長的居所,有等待相見的親友,有同聲同氣的交流,還有地道對味的食物。到我們子孫這一代,有些村落被拆遷重建成新型樓房,也有的,人口外流,逐漸破敗沒落,在自然風蝕中消失……。故鄉逐漸成了一種回憶。

還不如屈厔的好

在樓市價格攀升、買賣突發熱熾的時期,在路上行人開口閉口皆是首期按揭息率等字眼的那些年頭裏,自己亦曾幻想過一朝鯉躍龍門,成為業主手握大匙,有陣子甚至連做夢也出現極緻山景豪宅的畫面。當時的自己,沒有本事,還相當幼稚。垂涎了一大番,與金屋大宅始終無緣,而我也不再痴心妄想了。

一鍋熱湯

打開外賣平台,發現製作家常菜的店子有不少。一菜一飯一湯或一甜品,普遍定價在百元左右,實在不算便宜,可這並沒有打退客人光顧的意欲,反而鎖售量更見日見增長。都市生活忙碌,大家想省去煮食時間,但又想吃得暖胃健康,便會考慮從外賣家常菜下手。近年我也慣常點外賣,尤其是午餐,因爲午間只有一小時的空檔,回家也不是,出外堂食也不是。

年中回顧——二百篇

受困於工作和緊張生活,能安靜下來寫作的時間相當有限,有時候壓縮好幾天日程,才能騰出一小段空閒。發佈間距逐步延長,幾乎多花半年時間才追回去年要求的進度;現在我給自己訂立的自律目標已經不再是數量,而是「可以拖拉,但永不停頓」。希望能繼續保守靜靜地寫、悄悄記錄的初心。

輕聞書香——試讀短篇小說集《剛剛離開的世界》

在速食的世代,我們希望很多事情都能一蹴即就,省去大部分辛勞又費時的階段;我們希望很多事情都能一步到位,最好只剩下收穫的那一刻。雖然明白勞逸結合得來的成果比較甘美,但很多時候,理性總難敵骨子裏的惰性,可以選擇的話,我們還是更樂於追求一勞永逸,坐等天上掉禮物。

慢慢來並非誠意

驗光師告訴我,短短一年間散光度數加深一百度,但近視度數不變,這並不尋常。我心裏暗暗一驚,難道我將「日戴」戴成「兩日戴」的事被發現了?散光狀況不佳,怪不得最近看遠近數字總感覺有重影,看馬特市版面也感覺不一樣,原來是鏡片度數未足矯的緣故。其實日常較多配戴的是有框眼鏡,隱形鏡片的話,只是偶然一戴配合一下場合。

要快也要樂

身邊有很多感覺不太快樂的朋友,包括我自己。「快」尚且比較容易達到,「樂」卻似乎不太輕易得手。炎熱下喝一口冰涼飲品,真的滿有快感;累癱後泡一個私人暖浴,也可以相當快活。可這都是短暫的,體感高潮過後,無力與失落的感覺可能更加明顯,好如冰凍的含糖飲料只能帶來片刻舒爽從來不能止渴一樣。

暴雨。下雹。

到底是什麼, 讓你哭得如此撕心裂肺?是不捨嬌春的離去, 或是痛恨烈夏的到來?你哭出所有的痛, 控訴世界對你的不公。在熱火朝天的日子, 總是不斷將你捂熱; 在寒風凜冽的日子, 往往讓你雪上加霜。人們掏空你五臟六腑, 試圖尋找所謂的貴石秘寶。從此沒有幹淨的水洗刷臉龐, 沒有體面的衣服包覆身體。

沙漏

都說時間像海綿裏的水,擠一擠總是會有。沒空做這個沒空做那個,或許只是日程規劃失當而已。對於掌控時間的技巧,我有時候得借鑑自己幼小的女兒,她厲害在能於既定時間內完成被委派的任務,(在指導下)能按輕重緩急把事情有序處理好,甚至還留有娛樂的空間。

與舊書的告別式

孩子遊戲房裏有一面牆身的書櫃,當初設計時,預留了足夠空間放置他們的童書、教科書和紙類作品,還有少量我自己的讀物,奈何沒多久便發現,書本也有「生娃」的能耐,速度堪比白老鼠,一陣子便把書櫃擠得滿滿。姐姐的畫作、弟弟的輕黏土,亦只能在其上堆疊地擺放。

以瘦為美

夏天尚在前頭,但卻已熱火朝天好一段日子,女士們急不及待展現新裝,熱褲背心紛紛出爐。有條件穿起的,深怕露出的地方帶有半點贅肉;自覺條件未達的,羡慕妒忌恨之餘,就深怕帶著贅肉的地方沒有被好好隱蔽收藏。很多女士都有身材焦慮,明明已經瘦成一條柴,卻總能在鏡子反影下看到自己的擁腫。

再忙也要活得漂亮

果真是藍色辦公日。甫上班便發現幾個新開的資料夾,三吋厚附硬皮的那種,那是同組應上級要求,於上週末已提前準備好的。看來又要開立卷宗了,毫無懸念,我們將迎來又一輪衝鋒陷陣的苦戰;繁重之上再加千斤,然而忙碌也尚算事小,若不幸淪落至走一遭行政司法程序,接下來的資料準備、聽證、出庭的壓力,才真的要人命。

沒有最理想

追隨七日書活動來到最後一天,題目是一處最想旅居或闖蕩的地方。在開題之前,請容許先陳述一點點個人的感受。想不到呀,我竟然還真做到了連續7天按特定主題發佈文章。當初獲主辦方盛意邀請,思索再三,最後還是選擇不作報名參加;如今與這有意的活動失之交臂,是我對自己缺乏自信的最終教訓。

圖書館

你有沒有想過,一本書的一生其實跟人差不多。在猶如產房一樣的印刷廠裏出生,然後住進宗族龐大的圖書館裏,有的會到外面書店上班,碰見AI 機械人一樣的副產品和電子書;可能一眼就獲得青睞,也可能終此一生,都從未被真正翻開了解。幸運的被發掘,被帶到書房裏,與心意互通的朝夕相對;有的,名成利...

今天的命題是「家」。字義好像已經相當清楚,但仔細一想,又彷佛有著深奧之處,不易解讀。維基百科是這樣表述的:家,或稱住所,指作為至少一個人類永久或半永久住所的空間。家會完全受遮蔽或半遮蔽,且可以同時擁有裡面和外面。家為人類提供了房間等庇護空間,允許了睡覺、準備食物、就餐和保健等家庭...

哪裏不敢?

七日書活動來到第四天,主題是一個不敢再去的地方。想想我自己,不想再到的地方……似乎也有不少。過去怕。怕再踏足可能會心力不濟的西藏、怕再開啟教人憶起痛苦的月子房、怕再走進代表著從此訣別的小佛堂……。每一處,獨立成篇,保守估計,也能寫上三數萬字。

細語

澳門是個多元語言社會,行政法制與正規教育都朝向發展三文四語(三文指中文、葡文、英文;四語指粵語、普通話、葡語及英語)。除了作為正式語文的漢語和葡萄牙語,以及具國際應用性的英語之外,亦因為外來逗留和流動人口比例太高,人們在日常生活上不難接觸到內地各省市的方言,如閩南話、上海話、四川...

小房子裏的奇想

「攀上房子的閣樓,爬進衣櫃,向角落裏的一束光走去,你就會到達另一個世界」,這是很多兒童奇幻小說的情節。概念裏,只要提及門的敞開,或從黑暗中閃現光芒,往往便有突發劇情的展開。娘家也有好幾個衣櫃,可是全都裝載滿滿的,一開門便是排山倒海的衣服雜物,別說尋找發亮的旯旮,人根本就爬不進去。

遺忘自己的地方

每天早上打開辦公電腦,映入眼簾的,首先是登入首面上的一幅隨機照片。仿佛有種打開盲盒的感覺,有時是花鳥蟲魚、有時是日月星晨,也有時是自然景觀;品質一般都很高,拍攝像真並細緻,讓人感覺耀眼奪目,精神也會為之振奮。我將它視之為打開新一天工作的強心針,尤其在倍感憂鬱的星期一,看到一幅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