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書
38 are following
750 articles
根叔|gunshock

七了八當|七日書

七天,沒能建造出一個世界,也算是有輕輕勾勒出我世界裡面二三事的輪廓吧?我不知道,因為那些事情我一早就已知道。

逸洲

向往台湾

我想要去看看中国的另一种可能性,不仅仅是关于政治的可能。

翻转硬糖

自由写第四日 | 不擅回忆事件 而恐惧的源头一直在那

这是目前感到最有“阻滞感”的一篇,我先是划出完整的上午试图书写,卡顿到不得不暂时放下;转至喜爱的咖啡厅,那是我感到安全的地方,但有限的时间让我不得不放下。直到次日清早。

絕羽

【七日書】:我們的存在如此純粹

不是陽光與海灘的他加祿語,也不是繁華都城的粵語;只是僅有的、尚能使用的,26子母組成的通用語。

張潔平

七日書 D3 普通話

我羨慕每一個會說方言的孩子。

馬特市自由寫

自由寫「七日書」|交換日記第七天(上)大滿貫名單、預告本周五晚語音交流

七日書「交換日記」來到最後一天,公布七天的大滿貫人數、名單,以及預告本周五晚上的語音活動!歡迎完成七日書的文友報名參加。我們也鼓勵大家多寫一篇文章,分享你參與自由寫「七日書」的感想吧!

Shawn

没有故乡的人|七日书

从前我是大人眼里不爱说话的孩子,现在成了沉默寡言的中年男人,一天到晚说不了几句话,我担心长期不说话,我的语言能力会退化,就像在荒岛生活20年的鲁滨逊。

木南

七日書D4|北京城啊

記憶裡挑來挑去,也就這地方最讓我無法忍受了。

阿布拉赫

故人

很庆幸,马特市仍然在不断吸引新人到来,也许不似当年盛况空前,但细水长流,没准终有一天汇成大江大河。

Jen

語言難題

請寫下你在成長過程中所使用的語言。例如你的家庭有沒有說方言?你會說多少方言、語言?到了別的地方有沒有學習新的語言?語言有沒有為你帶來身份的認同或隔膜?又或者分享你在家庭、學校和朋友圈中使用的俚語。你覺得說什麼語言、寫什麼語言的你,是最自信的?

翻转硬糖

自由写第三日 | 我喜欢 我接受 我拒绝

这里主要讨论“说” 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他人觉得,广州其实地处于有些尴尬的位置。历史上曾被视作“南蛮之地”,自身的语言-粤语必定不登大雅之堂;新中国成立后投票“国语”时又仅以微弱的差距败落给普通话。我料想每个广州人(此处不用广东是因为每个城市又有自己的方言,广州人或许会认为其讲的粤语...

Aaryn阿润

七日书 | Day 4 回不去的故乡小镇

想起故乡时,会觉得一种遥远而陈旧的温暖,那是根植于童年记忆的朦胧的感受。但也许小镇只在记忆中才是美好的,如果靠近了看,就像张爱玲说的,“爬满了蚤子”。

逸洲

世外桃源的消逝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那通往广阔世界的网路,最终却成了困住人们的茧房。

lynnete

七日书 Day 3|异乡人

在语言这件事上,我可能永远是个异乡人。…… 小时候生活在一个大的厂区里,厂子里的人天南地北,口音各异,其中大部分是东北人。我们在家里只讲普通话,我妈在内蒙出生山西长大,很早就上了寄宿学校,方言是一句不会讲的,而我爸的家乡话从来只和老家的亲戚讲。

Jting

七日书 Day 3:福州话

当我告诉朋友说我是福建人时,他们第一反应就是,那你要讲客家话吗?你会讲什么闽南语呀?我礼貌微笑,说:哈哈,福建地区小地方方言很多,闽南人更多讲客家话和闽南语,福州偏闽中,那里山地多以丘陵,每个村都有自己当地的方言,福州话和闽南语差别很大,我们那讲话是,福州攀讲。

阿布拉赫

第三日书:你的国有普通话吗?

这次终于接近了点活动的要义,花三十分钟写完了一篇。语无伦次也不管了,就这样。话说写在这里和写在日记本上完全两个概念。我平常用笔写日记,不过二三十分,流畅得很。在这里,想说也那样,就是不太行。

lynnete

七日书 Day 6|只管打坐

我在家里布置了一个小小的冥想空间,只有一席草色的圆垫,上面放着瑜伽砖和秘鲁圣木空间喷雾,圆垫由一种特殊的棉线织成,带点筋骨,触之又像是乡下的草席带了点粗布的凉感,垫子可以反复水洗,很是耐用,一圈圈的纹路从中心荡开,颇有几分日本枯山水的余韵。

阿布拉赫

第六日书:不是软文

这篇不是软文,但希望星巴克看见了能给我打钱。

YY

七日書D4|台北實在太小了

沒人告訴我,記憶是不能這樣照單全收的。

文倩

大馬的一國兩制 — 東馬·貓城古晉

希望有一天,在貓城古晉慢生活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