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eunice

@r08850015

月經,痛,與恆常感

前幾天寫的。月經快結束了,生活不會因此復常,因為月經就是日常。

七日書Day3:語言是我餵養的幽靈

我餵養這幽靈。幽靈長大了,大到我沒辦法殺死他。

七日書Day1:徐州路與紹興南路

一直存在我心底的地方,是一個街區。

哀傷記錄整理 01:殯葬探索

他離世後,手機是他,音樂是他,馬路是他,機場是他。所有事情都會是他的化身。我以為他離開後我會變麻木,卻居然打開了所有的感受。因為好痛。

「看見女性」:她們過上了無關愛情的同居生活

閱讀的過程中,我看見她們的生活——無關愛情或親情,卻更靠近「愛」。我從中找到了自己最想要追求的愛:愛是實踐、是專研,不是劇本也不是工具。我清晰地感受到,若兩個陌生人真的有「因愛結合」這一說,結婚只是一種工具,或者某條可走可不走的小徑,絕不是愛的目的地。

我的房間,152cm

如果在物理上有了真正屬於自己的房間,內心的房子就會真正變成廣袤起來,先是房子的圍牆被瓦解了,然後長出了草原,越來越廣袤,有時可以看到大海,深邃、沉靜、又瘋狂。如果有了屬於我的空間,我想怎樣都可以。即便我的房間是一具只有152cm的軀殼也OK。

私人推薦:座落在台北市的月經博物館「小紅厝」

「月經就像房間裡的大象」,「我們就讓月經博物館座落在這城市」,「讓所有人一經過,就絕對可以看到它」。

愛AV,愛女人,也不妨礙厭女

不衝突。難道這世上就不存在在性面前「既要又要」複雜的人了嗎?重點不在於他們要不要,要什麼,而是他們內心真的覺得,自己不但可以要,還可以點評,甚至可以摧毀,而在這個過程中,他永遠無需自辯,這個社會默許他如此。他們完全可以只愛自己因「女人」的符號而聯想到的意涵,如同他們只愛女人在AV…

安全說話

我想過一種充滿創造力的生活,說想說的話,要寫自己想寫的東西,如果感覺不到安全,是很難做到的。

「左右言她」第一期問卷

不請自來,寫完發現「哇,我真的廢話好多⋯⋯」

第一個清明

不知道她在走了之後會去哪個世界,甚至不知道她到底會不會去別的世界。好像除了想念和不捨,再也描述不出其他的感受,才意識到,原來悼念也是需要學習的事情嗎?

這點破事我也想寫啊

對自己很無語。再一次:論文不寫在這裡搞七搞八。

出櫃是我對愛的自陳,但坦白來說我並不知道愛是什麼

向媽媽出櫃是一個自陳「這是我想要的愛」的過程。但坦白來說,我並不知道愛是什麼。或許我和媽媽都不太清楚愛是什麼,於是向她出櫃變得艱難了起來。

新的一年,祝台北晴天更多

是因為要做功課才去拍照。後來為了感謝大哥,我將洗出來的照片放進相框準備送出去。大哥很喜歡。大家好像都喜歡泡泡,小朋友追著泡泡跑,一些看似距離童真十分遙遠的成年路人,也願意稍稍偏離原本的行走軌道用身體觸碰泡泡。希望台北晴天更多,大家有機會多出來走走,也祝大哥生意興隆。

我最專心的事情,就是分心

我總放大被認為沒有意義的細枝末節,但我也喜歡這樣的自己。我的生活之所以沒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可能是因為,我最明確的目標,就是分心。我最專心的事情,就是分心。

北京澡堂女子圖鑑

記錄下八年前在北京讀書的時候,澡堂裡的那些日常記憶給我身體的啟發。澡堂裡的生活折磨我,但也治癒我:我靠著這種生活,理解差異、又接受差異;看見相似,並且從相似中找到自己存在的正當性。可能是喜歡自己,可能是喜歡女人,總之我總是喜歡女人的身體的,我喜歡我們不一樣,我喜歡我們一樣。

愛的感受02:接受極限的存在,才敢承諾

近幾個月我們很常在無聊的時候給對方寫信,我提到最多的是感謝她給我那些勇氣。但我今日也想要感謝自己,是我放過了自己,即便我在愛中並不萬能,我也可以去愛的。也謝謝月亮,短暫地承載過我的脆弱。

讀《照護的邏輯》

這像是一種關於「不保證」的邏輯,一切都無法保證,於是人需要在這種邏輯中發展出細膩敏銳的感知。

愛的感受01:活著就是被祝福的結果

日常用來分享愛意的帳號被註銷了,恩愛幾乎無處可秀,找到一個角落記下這些好了。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