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ODER

@bloom

定格

剛剛看到姐姐去了茶卡鹽湖,我想到了當時去茶卡鹽湖的一篇隨想,關於照相的意義…

意味

雖然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但也想感恩這一路相遇的、愛過的,被愛的人們…

許久未見的朋友

一場時隔一年的好友間的約會,在五分鐘之內,二十條訊息以內就商定好了。可能真正的好朋友就是如此。

回鄉

在高樓林立的城市待久了,回鄉待了兩天,整個人都舒展了很多。

絕念之吻

這是一個悲劇,一條年輕生命的消逝……

觀眾

我再也不去站到風口浪尖,被掌聲葬送掉。

無事 念卿

閒章兩枚

我變了?我沒變?

“我為稱之為必然向巧合致歉,我為自己分分秒秒疏漏愛意向舊愛致歉”

自稱歷史愛好者的父親

父親關心和熟知的歷史,是被官方塑造的歷史,他引以為豪的一些歷史知識儲備,不過是一些歷史泡沫,無用且一戳就破。

基礎抑鬱

和鄭老師歌詞裡描述的一樣,我害怕空白的感覺,又不得不面對;也害怕充盈的感覺,不得不面對。

酒醉時分我聞到了花香

酒後詩二首

過期的紅酒

酒後詩一首

諂媚到失掉自己

在大陸的官場確實如此,不需要你有多強的業務能力,只要坐到了那個位子,你說什麼,都是對的,你說什麼,坐下面的人都只是鼓掌。

胖和尚

從山上的墓地下來,陽光有些刺眼。看着街上人來人往,熙熙攘攘,是多麼喜慶的氣氛。

為人民服務

“共產主義理想”到底是什麼呢?對於武光來說,不如提幹,把老婆孩子接到城裡面更實在。

對柏拉圖國家衰敗論的一點思考——基於《理想國》第八、九卷關於國家衰敗的討論

曾經以俄為師,走俄國人的路,並且和蘇聯同有社會主義之名的中國,如何避免衰敗值得我們深思。

看見——七日書線上分享會有感

真的超級開心,雖然在分享會上我並沒有發言,但光是聆聽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了。

小鼠的獄中札記

聽說他們人類前輩中有句話,“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可能更可怕的是,“己之所欲,必施於人。”

夢隙碎筆:你能不能等等我?

但我仔細一想,好像在夢中根本看不清她的臉,不僅是黑白的,連五官都沒有,只是一個輪廓。可在夢裡我就認定是她。

人的歷史?語言的歷史?——對“歷史”的一點思考

似乎我們需要在時間裏去尋找自己民族的起源並以其悠久性來展現民族自豪感,給自己壯膽。把時間放在這種所謂“本體論”的問題探討,無疑只能激起某種民族的榮譽感,儘管這種“榮譽感”是虛無縹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