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暴力
29 are following
72 articles
歪脑

抚平创伤的棱角——性暴力幸存者的复原之路

在遇上性暴力之后,对于受害者来说,在心理及生理上都会造成创伤性影响。伤害发生之后,接下来要展开的是漫长的复原之路,然而这条道路并非线性前进,途中或会遭遇其他人带来的二次伤害。作为身边的亲人或朋友,甚至更广泛的社会,该怎样做才能编织一张安全网,接得住受到伤害者?事实上,在女性以外,不同性别、不同性倾向的人都有机会成为性暴力底下的受害者。

暖暖Sunshine

當遇到性侵之後,我可以做什麼?

當不幸遭遇性侵害經驗後怎麼辦?本篇將說明會面臨到的心理狀態與台灣的正式資源運用。

暖暖Sunshine

沒有社工師心理師,性暴力倖存者互助社群能做什麼?

「你們協會在哪裡?我想要去做心理諮商。」一封信就這麼降臨在信箱裡。這不是第一次被這樣問,也不是最後一次。每次心理總有點沉重,因為暖暖並不提供一對一的社工諮詢與心理諮商。

再多一頁 · 艾花

讀後感|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任何關於性的暴力都是「社會性」的

這是一個「他硬插進來,而我為此道歉」的故事。

小毛

《性暴力相关事件报道中媒体的伦理规范》逐字稿

这是Ta声音空间站在2020年鲍毓民性侵案后发起的系列分享《不要让你的报道伤害下一个星星》中其中一期。

Openbook閱讀誌

人物》讓傷痛開出花朵,貼近青少年的心:訪韓國兒童文學作家李琴䬁談《有真與有真》

李琴䬁在書中花費相當多篇幅,描寫大有真與小有真的家庭互動模式。她認為,親子間是種相愛相殺的關係,也常以一種命運共同體的方式呈現。正因為如此,當青少年受到像性暴力這樣的傷害時,家人如何反應與處理,都會影響孩子未來的發展方向。

暖暖Sunshine

圖卡故事|我想抹除的回憶

圖卡故事是暖暖Sunshine在實體展覽中會邀請觀眾互動的方式。我們邀請倖存者作畫,再搭配人物故事,邀請觀眾閱讀後,以畫畫或文字等方式回饋給繪製圖卡的倖存者。最後,這些回饋都會回到倖存者手中。我們希望:這些圖卡,能夠帶給觀眾不一樣的視野,帶給倖存者一些力量。

世界走走 seh seh

299|專訪南韓作家李琴䬁:家庭如何走出性暴力創傷?一位母親寫下溫柔指引

如果讓孩子覺得他們是珍貴且有價值的,那麼他就會有戰勝任何傷痛的力量。

暖暖Sunshine

圖卡故事| 我無法理解愛為何物

圖卡故事是暖暖Sunshine在實體展覽中會邀請觀眾互動的方式。我們邀請倖存者作畫,再搭配人物故事,邀請觀眾閱讀後,以畫畫或文字等方式回饋給繪製圖卡的倖存者。最後,這些回饋都會回到倖存者手中。我們希望:這些圖卡,能夠帶給觀眾不一樣的視野,帶給倖存者一些力量。

暖暖Sunshine

圖卡故事| 這是什麼?我們是什麼關係?

圖卡故事是暖暖Sunshine在實體展覽中會邀請觀眾互動的方式。我們邀請倖存者作畫,再搭配人物故事,邀請觀眾閱讀後,以畫畫或文字等方式回饋給繪製圖卡的倖存者。最後,這些回饋都會回到倖存者手中。我們希望:這些圖卡,能夠帶給觀眾不一樣的視野,帶給倖存者一些力量。

DaryaDiary

On Trauma — Campfire(1-3)

Maybe they were like campfire

关令尹

18禁与不禁

色情和暴力作品为什么要定为18禁呢?理由有两个—— 第一,因为未成年人和某些虽然成年但心智不满18周岁的人容易把作品里描写的人际关系当真。第二,当真的后果有较大的社会危害性。那么,为什么不把女性向白日梦爱情片也定为18禁呢?理由只有一个—— 因为就算被小屁孩当真了也不打紧:)

暖暖Sunshine

說了就有事,我沒事|我安撫自己,這不是性侵

我看到我旅行帶的所有物品、小點心,看到那些東西之後,我就像瘋子一樣,把它拿起來,把它撕碎。不管那個東西是什麼材質,有多難撕,我就會把它撕碎,把它揉掉,想盡辦法把這個東西消滅,想要讓它消失在我面前。

PicaPica

在韩国,女性正为终结数字性犯罪而斗争-PicaPica隨筆8

“如果我们看到一个垃圾桶、一个打火机或一个汽水瓶,我们就会调查它,” 博敏指出针孔相机“可以看起来像任何东西。”

世界走走 seh seh

走走晚報:俄羅斯年度暢銷書是這本70年前的小說📖

1215晚報

偶希都理

閱讀筆記《這不是沒關係:20則性暴力受害者的圖像故事》

★即使讀來令人衝擊,卻是許多人曾經或正在經歷的傷痛。正視這些暴力,才能避免下一次傷害。獻給每一個在日常中感受到「不對勁」的你我。

DaryaDiary

On Trauma — Life goes on(1–2)

Life goes on, but trauma follows.

暖暖Sunshine

盒子裡的秘密|直到閱讀《房思琪》後

O的聲音很適合童書,嗓音很是清亮,帶著一些稚嫩。講到贊同之處會急急應上一聲「對」;連自己也不很確定的地方就會在沉默兩秒後說一聲「嘿」;講到俏皮處還會發出童音。我不禁想著:O本人是否留著短髮,笑起來可能還有淺淺的酒窩。訪談當天,我沒能看到O的長相,隔著聲音卻因此有了許多想像。

暖暖Sunshine

我要的是尊重,而不是盲從權威

「黃蓉是我一直嚮往的角色,因為她聰明機智,總是能爭取到想要的事物,而且也懂得保護自己不受傷害。」作為一個習武者,O著迷於金庸,也喜歡武術的力量與克制。在華人的日常生活中,往往會遇到不舒服,甚至可以說是騷擾的人際互動,這時該怎麼做?或許有些人會選擇摸摸鼻子,背後再跟朋友家人抱怨;有些人則會選擇默默迴避;但也有些人,會當面提出自己的感受,O在我心裡就屬於那類人。

世界走走 seh seh

217 | 中國藝考圈的房思琪們:系統性的性侵文化如何讓她們沉默?

持續多年的大規模性剝削背後,一定有權力結構在支撐,而不僅僅是因為個別的「變態」。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