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Sunshine

@2022nuannuan

倖存者專欄|復元故事-背對著光

「有黑暗的地方就會有光。」本文涉及談論性暴力議題,恐造成閱讀者替代性創傷,請斟酌自身狀況評估是否繼續閱覽。

當遇到性侵之後,我可以做什麼?

當不幸遭遇性侵害經驗後怎麼辦?本篇將說明會面臨到的心理狀態與台灣的正式資源運用。

沒有社工師心理師,性暴力倖存者互助社群能做什麼?

「你們協會在哪裡?我想要去做心理諮商。」一封信就這麼降臨在信箱裡。這不是第一次被這樣問,也不是最後一次。每次心理總有點沉重,因為暖暖並不提供一對一的社工諮詢與心理諮商。

圖卡故事|我想抹除的回憶

圖卡故事是暖暖Sunshine在實體展覽中會邀請觀眾互動的方式。我們邀請倖存者作畫,再搭配人物故事,邀請觀眾閱讀後,以畫畫或文字等方式回饋給繪製圖卡的倖存者。最後,這些回饋都會回到倖存者手中。我們希望:這些圖卡,能夠帶給觀眾不一樣的視野,帶給倖存者一些力量。

圖卡故事| 我無法理解愛為何物

圖卡故事是暖暖Sunshine在實體展覽中會邀請觀眾互動的方式。我們邀請倖存者作畫,再搭配人物故事,邀請觀眾閱讀後,以畫畫或文字等方式回饋給繪製圖卡的倖存者。最後,這些回饋都會回到倖存者手中。我們希望:這些圖卡,能夠帶給觀眾不一樣的視野,帶給倖存者一些力量。

圖卡故事| 這是什麼?我們是什麼關係?

圖卡故事是暖暖Sunshine在實體展覽中會邀請觀眾互動的方式。我們邀請倖存者作畫,再搭配人物故事,邀請觀眾閱讀後,以畫畫或文字等方式回饋給繪製圖卡的倖存者。最後,這些回饋都會回到倖存者手中。我們希望:這些圖卡,能夠帶給觀眾不一樣的視野,帶給倖存者一些力量。

說了就有事,我沒事|我安撫自己,這不是性侵

我看到我旅行帶的所有物品、小點心,看到那些東西之後,我就像瘋子一樣,把它拿起來,把它撕碎。不管那個東西是什麼材質,有多難撕,我就會把它撕碎,把它揉掉,想盡辦法把這個東西消滅,想要讓它消失在我面前。

面對性侵害倖存者,目前的法律提供什麼?

面對陌生的法律,大家經常感到不安。目前台灣的法律,其實已經有明訂出保護性侵害倖存者的措施,就讓我們一探究竟。

盒子裡的秘密|直到閱讀《房思琪》後

O的聲音很適合童書,嗓音很是清亮,帶著一些稚嫩。講到贊同之處會急急應上一聲「對」;連自己也不很確定的地方就會在沉默兩秒後說一聲「嘿」;講到俏皮處還會發出童音。我不禁想著:O本人是否留著短髮,笑起來可能還有淺淺的酒窩。訪談當天,我沒能看到O的長相,隔著聲音卻因此有了許多想像。

我要的是尊重,而不是盲從權威

「黃蓉是我一直嚮往的角色,因為她聰明機智,總是能爭取到想要的事物,而且也懂得保護自己不受傷害。」作為一個習武者,O著迷於金庸,也喜歡武術的力量與克制。在華人的日常生活中,往往會遇到不舒服,甚至可以說是騷擾的人際互動,這時該怎麼做?或許有些人會選擇摸摸鼻子,背後再跟朋友家人抱怨;有…

會笑的陽光|察覺性騷擾以後

「其實,我真的必須要出門上班的……」「我上班前會在門口焦慮可能兩、三個小時,想說要不要上班……」談到現在的上班日常,O的聲音帶著顫抖,露出恍惚的笑容看著遠方。「我真的不像以前的自己了」「我還蠻喜歡我以前的樣子,至少是一個很健談,還算有上進心、蠻樂觀,不是整天殺時間、好像有點混吃等死的感覺」。

#免費講座|張希慈 x 暖暖Sunshine x 性暴力倖存者講座

💦「我會好嗎?」遭遇性暴力創傷後,「復原」幾乎成為一種觸碰不到的想望。連活著都是一種奢望,連死亡都是一種救贖。這樣的我,到底要怎麼期待還有明天?

遍體麟傷的活|引爆之後,當家內性暴力成為關係核彈

「我覺得對方在聽這個,好像某種程度上也在經歷這件事情,我就覺得他聽了可能會很不舒服」、「更詳細的部分你要聽嗎」,在訪談的兩小時中,O反覆這樣問我,確認我的感受,生怕一不小心傷害了我。這樣的體貼讓我感受到他是細膩的人,但O說:「我失去感受很久了」。

我說很痛,哥哥說很舒服|身心障礙者 的家內性侵風暴

「對不…….起,拜託不要罵我。」接起電話,這是我在訪談現場聽到的第一句話,也是我對O第一次產生強烈的印象。當時她錯過上車的時間,急急地打來道歉,語氣像是世界末日。我聽到話裡濃厚的哀求,不知該作何反應。直到真的面對面坐下來訪談,我好像才可以理解O面對世界的姿態。

你有祕密嗎?是什麼堵住了性侵害受害者的嘴?

暖暖緣起

身上發生的事情,世界也在發生|我試著性愛分離,填補心中的傷

*內容與細節均經部分變造,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積極同意|沒反抗不代表默認

從小我們就被教育著對於性騷擾、性暴力要「勇敢說不」,但只要不拒絕對方的請求或阻止對方的動作,就可以被視為同意嗎?

談煤氣燈效應|你正被情感操控嗎?

不知道你是否也曾在一段關係中越來越不相信自己,感受到對方逐漸成為生活及情感上唯一的依靠,而幾乎全盤接受對方的建議,並產生嚴重的自我懷疑?如果覺得這樣的過程似曾相識,那你有可能是被「煤氣燈效應(Gaslighting)」操縱了!

「你爸只是在跟你玩」|我是男生,爸爸怎麼會親我的胸部?

O是個大男孩,是個會對爸爸一再說:「我們法庭見!」,甚至扭打在一起,在身體留下永久疤痕的、硬氣的大男孩。但只要咖啡廳的門一開,O的眼神便不由得閃爍。似乎在哪裡他都無法安心,窗子的人影、行駛而過的車聲都會讓他聳起肩頭。明明還是個大男孩,我卻看到孑然一身的孤立感。

數位性別暴力|當虛擬世界造成實際傷害

隨著科技發展,社群媒體在人們生活中的重要程度也越來越高,與此相關的便是網路跟蹤、網路性騷擾、私密影像外流與隨之而來的性勒索或其他形式的數位性暴力。在數位時代生活許久的我們,已經較習慣將個人認同及情感訴諸社群上的數位身分,當這個身分受性暴力影響,便會對受害者造成相當程度的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