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
Matty
Maintain
107 are following
881 articles
BIE别的女孩

当被教导“要听话”和“会来事儿”的女孩拿起笔

“水像一种爱”,这个句子叩访于一个瞬间。张天翼接住它,继续向下写,“那一刻的感觉真好,比猛灌一大口冰啤酒还好,比亲吻时舌头伸进一个可爱的嘴里还好。水给了浮力,也给了阻力——更像爱了。” 这是短篇小说《泳客》里的一段话,收录于青年作家张天翼的最新作品集《如雪如山》。

陶樂思

建立YouTube頻道在我創作路上的意義

每個平台都有能幫到創作者的地方。但此時此刻在YouTube設立頻道,對我的創作提供了很大幫助。

黑暗中请握住我的手

列车上的两个人

[博德之门3]阿斯代伦&影心

tanlikming陈力铭

吉胆岛探索之旅(下集)

我发现原来卫老师的学生已经很。。多年没带他坐过船了, 这就是我要的效果, 看他开始吟诗作对就知道他此时此刻有多爽了, 我更倾向于淡季去玩, 人山人海的只看到人头, 拥拥挤挤的, 趣味已经减一半咯, 但代价就是有很多店也没有开门, 因为前一天是端午节嘛, 也无妨,…

Related Tags

  • 马来西亚
    37206
    爱情
    109270
    影評
    3391.5k
    读书
    161521
    自由
    447755
  • Web3
    2921.3k
    詩歌
    1941.3k
    女性
    4331.1k
    台灣
    8333.8k
    日記
    5173.8k
Back to All
tanlikming陈力铭

吉胆岛探索之旅(上集)

带一个生活在马来西亚二十二年的中国河南人, 去一个他从未去过却离自己住处不过是一个小时车程的巴生港口,然后上船去距离港口半个小时距离的吉胆岛是什么体验?委屈卫老师星期一来我家沙发睡一晚上后第二天清晨五点叫醒他起床洗漱,为了避开六点半到九点半的上班时间,我不想也不愿意和上班的人一起堵车,我是去玩的啊各位!

Shawn

在写作中告别五月

他们花几万元买的不是培训服务,而是入学保证,每家机构都有大学老师入股,分享巨额利润。我愤愤不平地说:这个国家烂透了!弗兰克竟然附和我的激进言论,他向往体制,已被发展成入党积极分子,不过尚能分辨是非。

马杰克

立个Flag:写一部类型小说

香港电影小阳春的文章终于写完了。自我感觉还不错吧,算是把心中所想全数道尽。随着年龄增长,的确感到精力大不如前,但好处是,随着精力一同下降的是蓬勃的欲望,以及自身有无限可能的幻觉。现在会把精力用在刀刃上,那些不该在意、不必费心的,也就真的不在意、不费心了。

马杰克

玩了几天,该搞搞事业了

几天过去,仍然没有写作的冲动,但今天感觉状态不错,试着写一写。这几天一直玩了,先后来了两拨朋友,分别在我家住了两天。先来的是两个同样从事文字工作的朋友,都是写小说的,来北京参加活动,顺道找我和女友相聚。一起开心地吃了烤鸭、火锅。聊聊最近的心情。

马杰克

切记!不能再这么看电影了

最近不知道怎么,又陷入到一种莫名的恐慌之中,难以下笔写一个字,总觉得自己的想法仍不成熟,或是不值一提,于是一再延宕动笔的时机。其实心中已经有个选题,也为此做了不少准备,但仍觉得不够,几欲决心动笔,又顿觉脑中一片空白。稍许有些沮丧,明明前一阵状态不错,以为可以延续,但没想到,好状态如此短暂。

陶樂思

「馬特市自由寫七日書」後記

終於完成了「馬特市自由寫七日書」的活動。這篇後記想由參加這個活動的起心動念說起,分享一下我的成長與得着。

ale

全职写作是世上最糟糕的职业吗?

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会有什么样的精神代价?

hokosensei

快乐

一周下来,除了知道能叫李哥外,对这个新转学生,全寝七人还是一无所知。白天,李哥在教室倒头就睡,晚上回到寝室,他一言不发,脱下红校服,露出微微隆起的肱三头肌和三角肌,七个瘦猴下意识躲到两边,任由匀称的李哥穿过狭窄的寝室,走到阳台。阳台顶晾着滴水的衣服,带喷头的厕所嵌在左侧。

马特

2023我的旅途,迷雾中奇怪的时间体验

这一年细算起来也做了不少事情,去了不少地方,但很多事情又记忆模糊,如果不看朋友圈的记录,一时想不到具体的细节,好像我们生活在一团迷雾当中

啟明

论写作能力的缺失

不知何时起,对于写作感到陌生,似乎这是件痛苦的事。又或者,是不愿承认自己在这方面的无能。在我们想表达内心的思想情感时,才发现不能“我手写我心”是多么残忍。至于原因,我想是有很多的。第一,从一开始,从教育上,学生们大概没有形成完整的作文能力。

qingdou

Lovers

酒吧的灯光闪烁, 给每个人的面庞都镀了金。对面的人低头的一瞬间, 也眉眼入画了起来。我跟你不曾相遇 也不会重逢 我们只是在那几个时刻, 交换了一点点关切、社交技巧、 和酷儿的指纹 明天我们都将完全忘记 今晚眼底小小的温柔 我们比赛着、博弈着 看谁能激起更多的 波澜和心跳。

華秋

不安地呆在別人家的隱私裏

我尚不能熟練打開俵叔家的門鎖,鑰匙反複抽插了好幾次。我俵叔肖長山系了一個淺藍色防水圍腰來開門,說正在燉排骨。我一邊換鞋,一邊簡要匯報應聘情況。肖長山聽我說完,將一只手搭我肩頭說,這下就好了。肩頭帶著被他抓過的短暫記憶,我隨他進廚房,看他用一木勺,小心翼翼以及,彬彬有禮地,粘走沸湯上的泡沫。

華秋

總編先生戴著黑色寬邊眼鏡,穿著風衣,豎著衣領

總編先生戴著黑色寬邊眼鏡,穿著風衣,豎著衣領。初次見面,盡管我盡量表現禮貌,但很明顯,總編先生風衣領上,佩著一枚指甲形狀的紫色圖章,總讓我分神。總編先生只好暫停交談,解釋這是法國某藝術團體的紀念品。嗯,他意猶未盡,卻不便多說,低下頭,凝視應聘表上的內容,面帶若有所思表情將其念出:姓名,夏小,性別,男,年齡,二十五。

華秋

著名的問題

從哪裏來?到哪裏去?很著名,很正經的問題。很多人無端想起,頓時表情嚴肅,然後不了了之。不幸的是,當我出現在俵叔肖長山家樓下的凱旋廣場(小區名,其實不見廣場)時,該問題突然攔在我面前。北京保安臂章上印著黑體字眼神犀利地朝我看過來時,我避到一株楊樹後,孤獨地,拿這問題追問了自己好幾遍。

華秋

綠皮火車上緩慢的夢

# 緩緩駛向北京的綠皮火車上,我以DV夜視功能攝錄了同車廂另外五人的睡姿。先是對面上鋪仰睡,將逼仄空間塞得嚴絲合縫的大胖子,太令人不安了。如果沒人幫忙,他如何睡得進去?幫他的是誰?我狐疑重重,移動鏡頭,選中一個四十歲上下,紅毛衣、白裙子的女人。

hokosensei

望向黑色的眼睛

看到她眼睛的瞬间,我便永远忘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