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E别的女孩

@biedegirls

一位拉拉占星师的生命探索:书写同性情欲,也用星星治愈你

在成为一名专职占星师之前,植语瞳曾在 LGBT 领域工作多年。她担任过 LGBT Pride 策划人,当过骄傲电影节评委,在某 LGBT 论坛作过演讲嘉宾,最后一份职业是某蓝色交友软件高级市场总监。如今的她同样在为这个群体作出自己的贡献:她接受过 LGBT 友好心理咨询师的培训和…

关于男性避孕药,男人们想好了吗?

大自然给予两性的衡量空间简直有天壤之别:避孕对于女性来说甚至关系到自己的性命,而对于男性来说则就是各凭良心了。正如大船所说 “让男性更有动力去担当和了解避孕”,那么问题来了:这个促发动力的初始点究竟在哪里?观念,还是观念。作出选择那一刻的背后,是一系列性别观念的浮显,也是两性权力的角逐。

推荐你看《东八区的先生们》,这是我们给出的 11 个理由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只共有一个观看《东八区的先生们》 的理由:它,太,烂,了。这部上周末正式完结、由张翰(Hans Zhang)自编、自演的国产都市剧正如其名,讲述了在上海某大学里相识、将友情延续终生的四位 homies 们的 “沪漂” 故事 。

“有才华”就可以获得道德豁免权吗?从功成名退的伍迪·艾伦说起

不久前,86岁的导演伍迪·艾伦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正在制作的《Wasp 22》将会是他最后一部电影作品。换言之,已经拥有四座奥斯卡小金人的他,将从导演的岗位上 “功成名退” —— 也很可能从养女性侵案中脱身。

当被教导“要听话”和“会来事儿”的女孩拿起笔

“水像一种爱”,这个句子叩访于一个瞬间。张天翼接住它,继续向下写,“那一刻的感觉真好,比猛灌一大口冰啤酒还好,比亲吻时舌头伸进一个可爱的嘴里还好。水给了浮力,也给了阻力——更像爱了。” 这是短篇小说《泳客》里的一段话,收录于青年作家张天翼的最新作品集《如雪如山》。

十三岁,我的青春与阴道炎一同开场 | 别的女孩来信

相信很多女孩都有过 “身不由己” 的失控时刻:可能是第一次看妇科,第一次用验孕棒,也可能是每个月面对自己的月经,或者仅仅是看到 “阴超”、“侧切”、“漏尿” 的字样。在相关科普铺天盖地的互联网,女孩们依然需要知识之外的分享:来自她人的亲历体验,她们对于自己身体的选择,以及为之赋予的情绪和感觉。

我在柏林独自漫游,看到这世界的变与未变

今天的一手经验来自女孩 majo 的一场柏林漫游。如同每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一样,她独自跑去陌生城市旅行,在住满难民的青旅认识同龄伙伴,在夜店伴着酒精的短暂暧昧,以及某个一见如故的异乡陌生人。在她的个人叙述里,我们又能窥到一个正在变化重塑中的欧洲:流动的性别,移民与难民,贫困的扩大…

第一次去做妇科检查,但妈妈要我别做

以下文章来源于BIE别的 ,作者BIE别的 01 23 岁了,还没做过妇科检查 说来非常惭愧,我 23 岁了,但还没有做过一次妇科检查。有过性经验,没有性羞耻,拿卫生棉时不遮挡,知道“my body is my choice”,书架上摆了几本女性身体健康科普读物,熟知身体部位 1…

跟她们学抽象

工业革命和城市化以来,对现代性的追求令艺术家们在绘画上不断摒弃传统。一部分人试图让画面告别一切叙事、抒情或装饰等 “俗气” 元素,用理性与智识取而代之,并在抽象当中发现了绘画的极端高雅形式。借这一场展览,我们把抽象从宏大的艺术史线索还原到每一位创作者身上。

身处异乡的伊朗女孩,正在守望故乡的火焰

一位22岁名叫玛莎·阿米尼(Mahsa Amini)的伊朗女性因为没有足够 “规范” 地佩戴头巾而被宗教警察逮捕并殴打致死。这起事件随即激起伊朗民众的悲伤与愤怒,大规模、全国性的抗议也持续至今,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玛莎遇害所激发的一切,迅速占据了 Leila 的生活重心。

卡塔尔贿选丑闻的女性吹哨人,她的余生将永远活在恐惧之中

你是一个女孩,你喜欢看球,如果你不想被淹没在诸如虎扑、懂球帝之类的男性叙事里,你还能在哪里找到一个女性友好的交流空间?我们推荐你来👉「坚果看台」。这是一个 “女性视角看世界杯” 的系列企划,在世界杯期间,这里会邀请前方记者、文化学者等多位来自不同领域的女性观察家们,共同探讨关于世界杯的一切话题。

因为偶然得来的性病,我丧失了所谓的纯洁?

相信很多女孩都有过 “身不由己” 的失控时刻:可能是第一次看妇科,第一次用验孕棒,也可能是每个月面对自己的月经,或者仅仅是看到 “阴超”、“侧切”、“漏尿” 的字样。在相关科普铺天盖地的互联网,女孩们依然需要知识之外的分享:来自她人的亲历体验,她们对于自己身体的选择,以及为之赋予的情绪和感觉。

一件女装:男孩的恐惧,与跨性别女孩的渴望

作为跨性别者,尤其是跨性别女性来说,很心酸的一件事情是,如果不认同和追求这些刻板印象,又该如何表达自己呢?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性别的根本判断方式仍然是简单粗暴的第二性征。所以我这样一个没有进行性别重置手术、胸部没有明显发育、骨架宽大且没有学习过女性发音方式的人,几乎不可能大众被接纳为传统的「女性」。

俄罗斯冬日恋歌:三个女孩的蕾丝之爱

相比起西方国家,俄罗斯的约会文化相对保守。比起 “约会” 这个词,他们甚至更喜欢说 “出去散步”。Maria 苦笑着告诉我:“我们有一个 ‘瑞典式家庭’。” 在俄语中,“瑞典式家庭” 一词起先只是口语中的多角恋的代指,其中三名男女(一男两女或两男一女)生活在同一所房子里。

陪酒女日记·终篇:名为歌舞伎町的孤岛

我知道现在有很多人在关注陪酒女和风俗女的话题,但我不希望当人们说起陪酒女或者红灯区的话题时,总是用一种大而空的叙事去讲,那往往也是不真实的。不然即便是看似关心的言语,倘若缺乏对客观事实的了解,它同样会流于另一种偏见。因此我不希望人们说,“陪酒女之所以是陪酒女,是因为她们愚蠢并且爱慕虚荣,那都是她们应得的报应”。

歌舞伎町陪酒女的自述:我们的价值是男人贴在身上的价签

作为一个与几乎所有人的生活紧密相关的行业,我觉得陪酒业界也是一个社会的镜子。这里发生的不只是购买色情或者情感,还关于金钱,关于身份和权力。我们和客人的关系远不只是表面上的 “男人花钱追求女人” 那样单纯。在这一篇里,我想和你们讲讲,我在歌舞伎町当陪酒女时,我看到的和感受到的:陪酒…

去日本风俗店应聘后发生的事,和我想成为风俗女的理由

别的女孩:你即将看到的是一个新的系列「红灯区打工日记」。在上一篇日记中,作者记录了她第一次去摸摸酒吧面试时经历。当时的店主在拒绝她时,提醒道:“如果有愿意让你去的店,也不会是正规店,去那种店工作很危险的。” 只是没想到时间距离第一次面试还没有过去 24 个小时,这句话就得到了应验。

歌舞伎町陪酒女的自述:陪酒女孩们的故事(上)

对于歌舞伎町的人,我有天生的亲近感。大概是因为我至今为止的人生哪怕是恭维也难以说是平稳顺遂,而这条街上的几乎所有人,也都是这样的。我们都不太说自己的过去,但是现在我们呼吸着相同的空气。尽管已经离开了歌舞伎町,这里是我的家。我在日本读书时正值疫情,都是网络授课,没怎么去过学校。

早上好,今天的我是歌舞伎町的陪酒女(上)

下午六点,七八月的歌舞伎町刚开始日落。在街道上蒸腾的热气还没有散去的时候,到区役所路街口的松屋或者吉野家吃一份九百日元的盖饭套餐,然后跑步冲向区役所路的深处,与风俗案内所的拉客小哥们擦肩而过,最后在有着黄色招牌的 “girl's bar 东”(化名)门口停下。

在东京歌舞伎町做了两年风俗女的自白

你即将看到的是一个新的系列「红灯区打工日记」的第一篇。你也许已经猜到了,这个系列正是我们之前连载的「在日女子红灯区漫游指南」的延续。从漫游指南到打工日记,作者不断深入她在日本红灯区腹地的探索和冒险,也一直试图真实、勇敢地记录下曾在她身上所发生过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