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特

@freematt

越南之旅:一部更现代的现代启示录

文明又是多么坚硬,只需要极短的时间一切痛苦都会被忘掉,互相把对方当成猴子屠杀的两群人又会聚在一起狂欢,越南在过去半个世纪的历史,似乎见证了文明的崩塌与重建其实都非常容易。

新旅行计划:越南 | 本该熟悉却一无所知的邻国

在做越南旅行计划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我对这个邻国几乎所有的认知都来自别国,完全没有越南本土的文化表达。

大同之旅 | 让北朝再次伟大

在北方,这条内地边疆地带沿袭辽国与北宋的边界,一直可以追溯到南北朝,我这次要去的大同,北魏故都,辽金西京,正是内地边疆重要的一座城。

一次排练 | 他想做一个不用直播翻着跟头弹吉他的音乐人

我的音乐人朋友,浪之乐队李勇我去拜访了他的一次排练,聊了关于直播短视频和音乐创作的话题。他说自己不想做一个直播翻着跟头弹吉他的音乐人,但我觉得他适合做一个边说脱口秀边弹吉他的音乐人。如果他没有投身音乐领域,一定会是个很棒的喜剧演员。

一档没能发达的播客节目成就了两个互联网大厂老员工

我想采访这两位已经成为大厂老员工的朋友,她们对职业选择的理解,对我们一起做播客的感受,以及对工作中安全感和荣誉感的思考

2023我的旅途,迷雾中奇怪的时间体验

这一年细算起来也做了不少事情,去了不少地方,但很多事情又记忆模糊,如果不看朋友圈的记录,一时想不到具体的细节,好像我们生活在一团迷雾当中

冬天的大衣里翻出一年前的口罩,已经成为找回记忆的线索

转眼间一年过去了,却又如同一个世纪那么漫长,防疫时期的种种街景已如历史档案般被封存或删除,同时在人们的记忆中变得遥远而模糊

个人记录片《南边会更好》| 探访泰国云南回族移民与国民党孤军后裔

还是应该往南走,南边会更好

新旅行探访计划:泰国北部,泰缅孤军与云南回族移民

计划10月底去泰国北部,探访当年国民政府泰缅孤军的历史和后代生活,以及泰北云南回族移民聚居社区。

小糖人时刻,音乐人与名人,真幸亏没上综艺 | 与艺术家王大卫对谈

我想找一位音乐人朋友,聊聊他身上有没有类似的小糖人时刻,他如何看待罗德里格斯对名望的态度,以及如何理解今天中国音乐创作者面对的名望困扰。

烟台之旅:你看那山海之间如苹果般香甜美妙的一座城

当我结束了青岛和威海的旅途来到烟台时,暑假游客群和潮热的天气已经让我疲惫不堪,经过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甲午战争的历史探访之后,我本来对烟台没有太多预期,没想到这座城却成为我此次胶东之旅最为惊喜的部分。

青岛之旅的80条笔记:让我兴奋到躁动不安的东方第一港

青岛之旅带给我内心一种奇妙流动的东西,我一直试图摸索这哥东西是什么,起初与面对暑假游客潮的酷热烦躁恼怒混合在一起,直到旅行结束才逐渐理清楚,是一种兴奋到躁动不安的快感。

像个水手登上陌生的码头一样旅行 | 杂志专题

本文是我为《GQ》杂志2023年7月刊特辑“旅行的必要性”撰写

萨拉热窝之旅 | 昨日世界的尽头 暴风雨就要来了

萨拉热窝开启了疯狂的20世纪,也许我们现在依然在20世纪未尽的尾声中,而更疯狂的21世纪还没到来。空气在颤抖,仿佛天空在燃烧,暴风雨就要来了。

哈萨克斯坦之旅Ⅵ 尾声 我希望下一次旅行不用带着大脑

我希望如果还有下一次旅行,当然不要再一个人走了,我能够不再带着大脑旅行,只是单纯用身体去感受,可能会比现在快乐很多。

哈萨克斯坦之旅Ⅴ 塞米伊 流放在核试验场的陀思妥耶夫斯基

陀思妥耶夫斯基来到这里差不多就是我现在的年龄。不知道​会不会也和我现在的心态有那么一点点类似。

哈萨克斯坦之旅Ⅳ 卡拉干达 一路炎热遍布尘土的故乡

回到卡拉干达市区的路上,依然是一路炎热遍布尘土,我想到了很多无法写在这里的事情,在那片同样炎热遍布尘土的地方,此时发生的同样的事情。

哈萨克斯坦之旅Ⅲ 奇姆肯特、阿斯塔纳 最老与最新,最热与最冷

如果说突厥斯坦的亚萨维陵墓代表了哈萨克草原上伊斯兰信仰的灵性探索,是这个国家古典的一面,那么阿斯塔纳的可汗帐篷,商业资本、民族象征、国家意志三者结合的宏伟建造,又是这个国家对未来的向往。

哈萨克斯坦之旅Ⅱ 阿拉木图 似乎并没有什么比快乐重要

我不确定这是否正是哈萨克斯坦今天想要的东西,以现代、年轻、开放摆脱人们对中亚游牧民族的固有印象,去实现一个脱离传统束缚的​以哈萨克民族为主体的多族群国家意识。

哈萨克斯坦之旅Ⅰ前言 一路向西的自我流放

当我开始写旅行笔记的时候,回国已经半个月了,经历艰难的心理建设才动笔,一方面是因为此次旅途中的疏远感让我觉得没什么可写的,另一方面也是个人对写东西的感受出现了瓶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