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Wong

@hinhope

散步銅鑼灣,重新發現熟悉的地方

對我來說,城市散步最有趣的,是「重新發現」一個地方,關鍵字是「重新」,所以大家表面上愈熟悉那地方、或愈常去那地方,就更有「重新發現」的可能。對我來說,銅鑼灣正是全香港最適合這樣做的地帶之一。

倫敦城市散步:我最熟悉的城市裡,喜歡的角落與地方

早前整合倫敦我最喜歡的角落與地方,有建築、街道、社區、公園、散步路線、博物館、藝廊、戲院、餐廳、咖啡店、酒吧、各種小店、無數間書店等。GLO travel的朋友提議我為他們設計一個精華遊,7日6夜,希望讓想進一步認識和享受倫敦的朋友參與。

隨筆:試試在黑夜散步,會遇上什麼?

坐小巴到寶馬山總站,所有乘客都早早下車了,來到總站前,司機問,「其實你們要在哪兒下車?」,這問題,只適用於沒有目的地的我們。寶馬山慢行至北角,同一條路線,走過許多遍了,甚至都寫在書裡,但我好像從沒夜深時這樣走過。

一直書寫嘉義,但不又只於寫嘉義的「下港女子」

我起初完全不懂「做一個page」是怎麼回事,「書寫地方」這回事,跟各種各樣的page學習了很多。那些在香港啟發我的人,已介紹過許多次,但有個來自台灣的inspiration,我至今未有機會好好介紹過:那就是一直書寫嘉義、但不又只於寫嘉義的「下港女子」。

屋邨遊:從馬坑邨重新認識赤柱

除了這些與自然高度融合的公共空間與通道最有趣外,當阿朗告訴我,赤柱廣場這商場竟就是那「屋邨商場」,亦讓我長知識了。同時,就連美利樓,也是赤柱這部份發展計劃的一環,也是我意料之外的。

隨筆:今年最大的project《幾條街的可能》

我每年都會有一個「最大的project」,2022年和2023年都是寫書,今年,如無意外,就是這個名為《幾條街的可能》的作品與展覽了。展覽下週六(25/5)在澳門開幕,如有興趣,香港的朋友連續四個週末都可來看,我有不少時間都會在展場中,親身介紹。

隨筆:沙田第一城的摩登噴泉

近一個月都在閉關工作,要不就是在澳門創作,沒有多少在香港的新城市發現...但上週有天,在沙田第一城附近的中學做完講座後,在第一城遇上這個噴水池,很喜歡。這是我第一次遇上它,很想知道,第一城的居民,是否都喜歡這個噴泉?

澳門大會堂:偶遇半世紀老的戲院

【偶遇半世紀老的戲院】聽說要找最「呼應」《九龍城寨》的戲院,就要去啟德或九龍城看;但我誤打誤撞,走進了一間氣氛超適合看這齣戲的電影院,置身其中,像回到了故事所寫的1980年代。這是還在用手寫劃位、沒有網上訂票、也沒有電腦打印戲票的「澳門大會堂」。

後記:唞唞散步節,不如我哋傾散步

天星小輪之旅以外,這是我為「唞唞散步節」策劃的另一個節目:一場認真傾城市散步的研討會。

重新認識中大空間:博物館式的日常散步

透過由中大的日常空間出發,慢慢散步到文物館,除了希望令公眾知道如何去文物館之外(笑),更加希望大家最後可以將在空間中的觀看和感知方法,嘗試應用在欣賞藝術作品身上。懷着觀察的好奇與敏感,可以看出一些特別而自己專屬的角度,在博物館中的觀看,也可像散步一樣日常。

後記:唞唞散步節,「海邊走走 - 天星小輪浪遊」

這幾年做過所有旅程中,最多人叫encore和最多朋友念念不忘的,一定是這天星小輪上的「另一種維港遊」...接下來的5月17日,我終於又可再做了。不久前才知道,坐上一艘經過改裝的天星小輪,而小輪離開平日我們熟知的航線,往西向荃灣那邊航行、遇上貨櫃碼頭和幾道大橋,原來是這樣有趣的。

世界閱讀日,感謝陌生但親愛的讀者們

趁今天「世界閱讀日」,分享開心事:《城市散步學》和《香港散步學》兩本書,最近都分別加印至10,000本了!現在市面上,是第四刷的《城市散步學》和第五刷的《香港散步學》,如果這刷都售完,10,000本這像奇跡般的目標,就會達成。很想鄭重跟讀者們說謝謝~

什麼是香港流行文化?重新敘述Hong Kong Pop Culture

早前講了一個關於「什麼是香港文化」和「什麼是香港流行文化」的talk,其中一個觀點是,「香港文化」這幾個字,讓人聯想到的東西,那光譜之闊,反映了大家非常不同的想像,這是我覺得有趣而想研究下去的事,我特別想聚焦的,是香港流行文化中一種我叫作urban popular culture的東西。

《將軍澳,可以這麼說》:用心發掘的無窮無盡

從去年10月到今年1月,我和好友張希雯,聯同MaD的團隊,主持了8堂課,是為「大家的散步學:將軍澳,可以這麼說」計劃。21位參與的朋友,共同思考城市可以如何被重新發現、指南可以如何書寫。這21位朋友,後來共同努力寫成了《將軍澳,可以這麼說》這本達350頁、共55篇文章的書。

後記:探索多層次的城市,依山而建的祖堯邨

我們見面那天,Cherry第一句說的話就是:在城市走來走去,作為一件浪漫的事,在她生活的他方中,幾近是常識,是大家都認同的。

後記:破天荒的攝影展《粉麥登場》

曉敏又有個人展覽了,去了看這展覽之後,她不再只是啟發我最多的人,也是我最羨慕的人:因為她可以走進在觀塘的九龍麵粉廠拍攝!!聽說這是幾乎不可能的任務,但多得「夠膽問」的人——策劃攝影空間Artellex的朋友說,他們見麵粉廠60週年,不問白不問,結果得到許可,曉敏破天荒可以進入廠內拍攝一輯照片。

見山還是山,永遠記住這城市有過如此空間

近來去見山外逗留,總是遇到許多教人觸動的畫面,特別感人是,你會遇到許多顯然對書店很有愛的人,站在它入口外的路上,就那樣靜靜的站著看著,也不急著要入內。從他們的眼神,是真的看到感受到,人與地方可以有的強烈牽絆。今天我在那邊逗留了兩小時,就遇到許多這樣的人,默默的「睇住」見山。

中大散步團,20年來的觀點和啟發

那時沒想過這座校園的建築環境本身,也會影響我那麼深。多次在書上寫到,中大的建築和秘道,啟發了我觀看城市的角度。這幾年,其中一件最想做的事,也是帶「我版本的中大散步團」,想談個人記憶、談中大本身的歷史、談Brutalist建築等,可以分享的東西,太多了。

屋邨遊:用心看見廣源邨的深度細節

之前提過,好期待Chucky和 @mm.millmilk 拍第二集屋邨遊,結果她選了去拍大家都非常喜歡的沙田廣源邨。我很欣賞這一集,因為他們讓大家在最表層的認識之外,更深入地探索了廣源邨的設計。

散步去吃飯:大家有沒有吃過廿蚊扒?

我對鐵板餐有很深的情意結,除了因為兒時跟大家一樣,都會喜歡那些老牌餐廳和快餐店的鐵板扒餐,我特別深的記憶是,中七那年,時時在中央圖書館溫習到晚上,跟同學行去銅鑼灣吃的「廿蚊扒」。有段時間,銅鑼灣幾家茶餐廳連住開在渣甸街,競爭非常激烈,晚市時,它們都在力sell鐵板餐,標榜20元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