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現代史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4 are following
32 articles
三民青年

作伪心劳:辛亥民军“屠满”伪史几则

作者:周小棠 网络上否定辛亥革命的文字,多能够追溯到十年以前。其时辛亥百年在即,中共为打压中华民国合法性,炮制了大量的抹黑文章,“辛亥屠满”便是其中之一。但这种指责是经不起推敲的。因为,全国各地的驻防旗兵,一旦投降,民军的攻击也就停止。唯一出现滥杀的西安、武昌,当地旗兵并未放弃抵抗,才导致破城后的杀戮,波及到旗人家属。

赤風又三郎

山海关与维也纳——论皇汉情节与民族国家

对于皇汉情节以及其他右翼(尤其是亚洲的)的相似情节,左翼该用什么眼光看待,一直没有合理的定论

替替 No.4

关于广州 | 会城状如大舶,二塔其樯,五层楼其舵

“回到误解照相术的年代,你摄取我的灵魂。”

大鵝Stephen

上海的尽头在哪里?在一辆辆大众汽车外的曹安公路6000号

去上海的尽头。

Related Tags

  • 日本文學
    60172
    東南亞
    65148
    文革
    72124
    革命
    76132
    社会学
    56112
  • 小粉红
    64109
    东南亚
    12110
    日本歷史
    1520
    地震
    6892
    言起教育
    6193
Back to All
HacHi

[心得]意外的國父(新版)

臺灣到底是「意外的國度」,還是「必然的國度」?蔣介石、蔣經國、李登輝,可否稱得上是「意外的國父」?臺灣的誕生,是中共、國民黨、美國、臺灣人等四方角力下的不完美妥協?還是臺灣人民奮鬥的結果及歷史的必然?

Charles Lobsang

镜中的你我——从《发现东亚》一书看近代东亚国家的认同重构

我想,东亚国家应当跳出近代恩怨史的阴影,发掘我们所继承的共有的文化与历史,为认识东亚的昨天、今天、未来提供一个新的维度。

文化批评与研究

吴一庆:《从正义的血统到反抗的权利:北京「红卫兵」运动中的阶级政治与公民政治》(2014)

「血统论」试图在社会主义的幌子下创造一个新的特权阶级,同时在人民中间创造反动的种姓制度和新的压迫制度。尽管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已经废除了基于私有制的剥削,但经济财产和政治权力仍然集中在官僚特权拥有人手中,他们在理论上是被控制的社会财产的受托人。

凡鳥雛

調寄《上西樓》——記辛亥革命

是日也,風雨大作,夜讀辛亥革命故事,感興亡有時,憑窗遠望有感。

三民青年

杨奎松:孙中山“出让满蒙”问题

孙中山卖国?

三民青年

论蒋介石与史迪威矛盾中的中共因素

美国袒共的恶果,在抗战末期,而非内战时期,就已经结下。

三民青年

蒋介石个人集权的因果关系

蒋介石独裁专制?蒋毛一丘之貉?

三民青年

刘仲敬之谬:以论带史的尴尬

蒋介石故意放走红军,借剿共攫取西南吗?

三民青年

北洋政府真的“三权分立”吗?

用基本史实,破除人云亦云。

三民青年

北洋时期省议会“军人干政”记录

国会议员由省议会选出,控制省议会,等于变相控制国会,这才是北洋时期“议会民主”的真相。

陆泓旭

「哆啦A梦」与日本现代性反思:令和的新恐龙

如果人们无法代表自己,则终将被别人代表。——卡尔·马克思

不小王子

快被遺忘的精采故事-帝國之間,民國之外

海外華人指的是離開中國,居於外國管轄地,或覺得中國是自己族裔發源地的社群1910~1941這段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的近現代歷史,對2020年代的我們來說還距離不到一百年,卻近乎是一段被遺忘了的歷史。會被遺忘我感覺是因為還很難對這段歷史下註解,越是近代的歷史,就越會跟現在身處的社會有更多的牽扯。

sabotagelg

义和团 战狼劫国的代价

摘自微信公众号二大爷alex, 屁股歪也即立场鲜明,但信息来源可靠,文章有细微删改

阿支哥哥

关于新下架近代史纪录片《通往北京的道路》的小讨论

今天闲来无事,刚好也久未动笔,就写写吧。这是一部关于五位对中国近代产生重大影响的西方人的在华经历的纪录片,他们分别是:汉语北方话拼音的创立者,英国驻华公使威妥玛;京师大学堂总教习,引入国际法和科学教育的美国传教士丁韪良;担任晚清海关总税务司半个世纪,创立中国邮政系统的...

fide

鴉片戰爭之後|站在歷史的逆流中

一場徒勞無功的戰役用現代性的眼光看,英國成功地入侵阿富汗,彷彿理所當然。但不受民意支持的殖民勢力,竟在兩年內就兵敗如山倒。東印度公司執行官及軍官更因對阿富汗的輕忽、傲慢、無知,在治理方針、軍事策略上犯下種種錯誤決策,一次阿富汗戰爭更成為十九世紀全球第一勢力的英國最大的軍事挫敗。

fide

我不知道的鴉片戰爭(中)

撿到槍的鴉片商,幫英國女王買鴉片的義律欽差大臣林則徐奉旨到廣州雷厲風行地取締鴉片。他深信應該以嚴厲手段杜絕鴉片,但對他來說鴉片問題仍主要是中國內政問題。林欽差在1839年3月抵達廣州,把伍秉鑑和另一位洪商上鍊遊街。伍秉鑑,別號伍敦元,外國人也以他的商名浩官(Houqua)稱呼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