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320 are following
1.4k articles
CrazyArticle

江泽民和他的那个时代

江泽民的时代,虽然贪腐横行,但经济改革依然在大步前行,经济增长大幅向前,这是一个草莽英雄的时代,这是一个造富的时代,这是一个舆论空前宽松点时代,相于当下,这是一个充满生机和希望的时代

雲五

从我被豆瓣判了赛博死刑,到审查体制背后的怯懦

一天之内连续被永久封禁十几个大小号,我终于确定豆瓣网针对的是我这个人。不是我的IP地址,不是我发的内容,就是我这个人。这是何等的荣幸?接下来且让我细细回顾一下自己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通过这个过程,也许我们能对整个中国的审查体制有些更深入的认识。

赵景宜

進入寺院,想要隱居的中國人

在今天,我們更會擔憂的是:如何不當一個痛苦的豬。

雲五

跟粉红请教一些问题

NSL颁布之后我已经不太想聊香港的话题了,但是总有些问题想弄明白的,在此请教。如果有粉红愿意冷静交流,互不动气,也不人身攻击。也许能从他们身上了解到一些我不曾想过的观点和角度,反之一样。双方都能重新审视自己的立场、论据、价值观,最终或许能求同存异。

林三土

灯塔主义与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川化」

我的论文,“Beaconism and the Trumpian Metamorphosis of Chinese Liberal Intellectuals”(《灯塔主义与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川化」》),最近被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 接收。

赵景宜

在北京,失語者的房間

2021年,北京的夏天卻是很多雨,以為到了南方。這樣,我也目睹過幾次日出時的國貿。天光很好看,但這樣的上午並不屬於我。

用爱心说诚实话

如何解决中国问题?

全世界很少像中国这样闭关自守,对文明和人权如此厌恶,喜欢自相残杀和政治斗争的大国,几千年来,中国的历史就是一个任意妄为的皇帝和一群奴隶翻来覆去的故事,没有人权的理念,没有自由的概念,也没有公义和怜悯,恶毒和杀戮在这一片天地流淌中国人喜欢自相残杀,铁证如山 有人说宪政可以解决中国问...

雲五

“港独”的由来

(此文背景:之前在《跟粉红请教一些问题》一文中用“港独”简体和繁体的搜索量论证“港独”标签由中共创造,被网友质疑论证方式不严谨,我认可这样的批评,于是做了一些功课。在此重新论证这一观点。)繁体字与简体字的“港独”Google搜索量对比前文:“港独”这个概念,从来都不是香港人发明的,而是中国政府。

用爱心说诚实话

感同身受是沟通的原则

很多人会觉得大陆人很难理解香港人的抗争,而大陆人觉得其他地方的人很难理解他们对于社会稳定的要求,因为两边没有办法感同身受 对其他国家的人而言,社会稳定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有意见就直接说出来,何必遮遮掩掩呢?而对大陆而言,所有的问题都不能说,只能做,一旦说出来就是政治斗争,斗争是一定...

赵景宜

尋找遼代古塔 | 旅行尾聲

小鎮為數不多的餐廳,有新鮮的羊肉,墻上掛著成吉思汗的肖像。

津轻海峡

馬雲談人工智能AI 犯傻或裝傻的典範

作為當今世界頭號平台商務巨頭阿里巴巴的創始人,馬雲的言論常常引人注目。大概也確實有很多人真心相信他很多的話包含著常人難以企及的智慧。然而一個不爭的事實是,馬雲作為一個商人或許很精明,但作為一個思想者顯然很粗疏,很幼稚。馬雲長時間從中國大陸消隱之後重新浮現於公眾視野,大談人工智能。從那些被報導出來的話來看,他說的話都是明顯的(即很容易展示和證明的)傻話,至少是裝傻的話,而他先前的確也說過很多傻話。

赵景宜

他在北京做日結:低薪、漂流、青春

不知不覺,今年羊已經30歲了。这在中国,意味着很多工作,都不需要你了。那麽,羊未來有什麽打算呢?「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畢竟能力有限,而社會上的人太多,工作太少了。」

Ignatius Lee

中國問題 | 中國是否正在全面備戰?

美國中情局局長William Burns說,對中國的最高領導層而言,台海問題不是要不要動武的問題,而是何時以及如何動武的問題。中國最高決策者們從仍在進行中的俄烏戰爭中看見的并不是戰爭狂熱的幻滅。恰恰相反,正如Burns所言,中國的最高領導層和軍方正竭力從俄烏戰爭汲取的教訓是如何强...

赵景宜

小镇上的火车站 | 在东北

很快,就是德惠站。這是一個很小的站點,甚至沒有站前廣場,從火車站出來,就是一條像鄉道的小路,摩托車和出租車像是在這樣的路上散步。

anigajeirfa

网赌被黑、客服说入账审核不能提款怎么办?

网赌被黑、客服说入账审核不能提款怎么办?

越向書

够不上啊!

新疆大火 冤魂又至 百日“静默”,门已封闭,消防通道堵塞,以至于消防车只能超距喷水,够不上啊。

津轻海峡

芥川龍之介的稚嫩 vs 伯特兰·羅素的老辣

芥川龍之介是個少年老成的作家。讀者讀他在20歲出頭時發表的短篇小說《羅生門》、《鼻子》不能不驚嘆他的少年老成。當年他的老成令大文豪夏目漱石對他刮目相看讚美有加。然而,他並不是事事老成,面面老成。他在他本應是熟悉的問題如中國問題上也可以表現得很幼稚。跟英國作家羅素相比,他的幼稚太明显——觀點,知識,寫作態度,論說能力都明显幼稚。

津轻海峡

首届津輕海峽小說國際研討會實錄

不管人們喜不喜歡,津輕海峽小說藝術已經隨著他的小說在馬特市的發表而橫空出世。首届津輕海峽小說國際研討會日前隆重召开。參加研討會的華文小說研究者圍繞津輕海峽小說藝術,以當今世界學術通用語英語進行了話題廣泛的討論。為了普及小說藝術知識,這裡把他們的討論譯成華語,以利讀者諸賢參與后续討論。討論參加者可使用英語或華語。討論正式结集出版時將由會議主辦方將華語譯為英語。

津轻海峡

教訓一位會編程的傻大姐

這個專業分工细化再细化令人眼花繚亂的時代本應讓人變得謙虛、謙卑,但不幸的是,總是會有傻叉冒出來,自以為自己掌握了絕技,可以壓倒眾人,雄冠全球,鄙夷六合。我的老朋友【一百零四 / 特洛伊】貌似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TA動輒就嘲笑別人不會編寫電腦層序,不會編程語言Python。我在這裡公開教訓TA很可能也是犯傻。但對牛彈琴的苦差總是得有人幹吶。唉。

Ignatius Lee

中国问题 | 布洛芬年产能巨大,为什么你还是买不到?

集中统一管理和计划经济思路是中国抗疫模式的最大弊病。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