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歷史
38 are following
80 articles
黃宇軒 Sampson Wong

星光大道2.0:這片香港最重要的公共空間屬於誰?

那讓我想起一個我念念不忘的問題:其實什麼是「星光大道」?……那時會問這問題,因為星光大道重新開幕,成了新世界發展Victoria Dockside的一部份,它的設計和管理,有了非常大的轉變。將近5年前寫的這篇文章,我特意用〈星光大道2.0:在這裏看着香港〉作題目,探討這些轉變,也去問,這片可能是香港最重要的公共空間,是屬於誰的?香港人跟這片海傍空間的關係是什麼?

Constance

香港北魏文字風景的革故鼎新

導讀《香港北魏真書》:設計師不甘止於懷舊的高志

張少貞

華叔去世十年後讀其回憶錄《大江東去》,感慨更深。

華叔全名司徒華,香港歷史必定要有的名字。我知道很多人,尤其年輕人不認同他作風和對付政權之法。沒辦法,華叔曾歷戰亂,對中國的感情與在太平盛世成長的香港人,有根本分歧,視角不同。過去十年,香港經歷幾次歷史轉折,仍在進行中,此時看華叔的回憶錄,除了感慨,就是唏噓。我只因工作和華叔見過數面,敬重他的人格和操守。

鄒頌華

始於銅鑼灣的香港聖約翰救傷隊

《銅鑼灣企鵝》這篇文中拿戰時有功獎章的陳桂珍,是我的祖母。祖母已去世十多年,她仍在世時有一回我在加拿大找住她問一些往事,但當時仍不太懂口述歷史是什麼一點事,只問到一些零碎片段,不過也很珍貴。有幸十多年後友人鄺智文教授幫助我把碎片還原一部份,而且仍有很多線索值得再深入調查下去。故事還有下集的,祖母因香港淪陷而前往韶關,後來成了國民政府的准尉,這個將來有機會再談。

積塵

從刪節到原汁原味──《香港簡史》中譯本的出版風波

在早前讀墨舉辦香港主題的閱讀馬拉松,才留意到原來蜂鳥再版了《香港簡史》。所以這次為大家梳理一下當年的出版風波及此書現況。這是一本值得閱讀的好書,雖然是歷史書,但不會過於枯燥,作者對中英兩國於香港事務上態度及用字也算持平客觀。順道可從文字間緬懷昔日香江.......********...

鄒頌華

銅鑼灣有個咖啡園

本文早前載於香港地區網媒《銅鑼灣企鵝》。沒錯又是我,「銅鑼灣企鵝」的朋友。咖啡園是一條我很喜歡的散步路線之一,在疫情的三年間已走過無數次,由最初因為它的荒蕪而有點膽戰心驚,到後來連清潔步道的食環署工友也認出我來,而我也認得守住馬棚公墓的保安。本文2022年11月己完成,不過一直未有好時機刊出,直到今年的清明節,終於出版。

AlvisSio

還原香港

最近幾年,「香港」相當流行——與香港有關的藝文作品、商業產品,總能贏得不錯的成績;而有關香港文化、歷史的討論,更是多得令人目不暇給。如此高的討論度當然與此城上下之共同經歷緊密相連,然而,在討論一切前,我們又是否知道「香港」這符號背後,指涉的究竟是甚麼?CUP媒體出版的《從前,遇上 100% 的香港》或許能為這問題提供多一個思考角度。

耶律律

電影解讀 |《黑社會》黑社會也搞民主?(1)

黑幫內部搞政治,政治核心搞黑幫,本質上是一回事。

下花山人

回了香港一星期,感覺不再是我的地方了。

唐代崔護《題都城南莊》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鄒頌華

大隱隱於市的銅鑼灣基督君王小堂

本文早前載於香港地區網媒《銅鑼灣企鵝》。沒錯我就是「銅鑼灣企鵝」的其中一個朋友。許多年前發現基督君王小堂時,有點驚為天人,當時教堂四面也被高樓大廈包圍,外人難以知道銅鑼灣鬧市中竟有如此宏偉出塵的建築。小堂其實是chapel(即不是church)的意思,甚喜歡看教堂門外的告示板,許多時很有驚喜,有回看到原來天主教會也有為失婚教友舉辦類似speed dating的聚會,好有愛。

G點電視

從相片到鏡子:「性別與空間」展覽觀後感

從看不見到看得見,「性別與空間」展覽之用意顯然非僅限於陳述歷史,當中又流露出在那從古到今不斷變化的性別權力關係中,策展團隊的反思和展望。

默泉

【讀書】以檔案拼圖:讀《英國檔案中的香港前途問題》

1/ 據說,讀歷史的適當距離是三十年,因為這是很多國家檔案的解密期限。2010年英國政府修改法例,將政府檔案解封期由三十年減至二十年,這本是好事,但遺憾的是關於香港問題的檔案,很多仍要等到2049年才解密。換言之,讀香港回歸前史的最佳距離是六十年左右。

世界走走 seh seh

257 | 《記香港:陳慧》時代的說書人:說香港是福地,未免太輕佻

「作為主體的香港一直都在,但每個人走,都會帶走屬於自己的一些。」

蒟蒻魚

憂鬱之島

每代自有每代的宿命與哀愁

鄒頌華

銅鑼灣有廢村,還有三條那麼多

為香港網上地區報《銅鑼灣企鵝》撰寫這篇文章有很多樂趣,一來可重遊一些之前已去過的廢村,二來得到邢福增教授賜其關於香港基督教村研究的絕版作品作參考資料,不勝感激。本來想把馬山村旁的芽菜坑村也寫進去,唯芽菜坑較靠近北角,已不算銅鑼灣範圍,故作罷。

熊太先森|NFT 社群研究

【歷史解讀】現在的香港已容不下的玩味

懷念女皇,願安息。本熊很少寫關於英國皇室的文章,但還是曾經寫過有一點關係的短文,分享給大家,女皇登基四十周年時的英女皇。

鄒頌華

參觀皇者仁風校史館 記香港首間官校皇仁書院

在今年7月時,因要為香港一份網上地區報《銅鑼灣企鵝》寫一些銅鑼灣地標而參觀了皇仁書院的校史館。這家博物館我幾年前去過一次,當時正值皇仁的開放日;今次更有老師和榮譽館長的講解,知道很多小故事。再翻看校友黃振威的著作《番書與黃龍》,更對於香港在日本明治維新時期的影響非常感興趣。博物館雖小,卻反映了香港百多年的教育和社會變遷。尤喜歡皇仁名稱和校徽的轉變,相當有趣。

林一弘

【隨筆·誰筆···】你會選擇哪種漢字?

中國的漢字分爲繁體和簡體兩種常見的格式,但是在大陸和港澳臺地區,使用的情況卻大不相同,那究竟是什麽因素導致了彼此的使用習慣發生如此大的差異,在我看來,政治和文化的底蘊,是造就這種情況發生不同的重要原因之一。

TC's Choice

香港地遊蹤 - 離鄉別井的太空人基地

離鄉別井的太空人基地

鄒頌華

死場不死 皇都戲院商場

這是我其中一部胎死腹中的作品。早在香港的傳媒廣泛報導死場(門庭冷落的商場)之前,其實我和幾位朋友在2020年底時已寫好一部關於北角區死場的書,並取得某個撥款,準備赴印於2021年3月出版。可惜因為一些很荒謬的原因最後難產而死。制度的崩潰不只是影響政治經濟民生,連文化歷史的紀錄也無一倖免。大概,他們就是不想你留有任何紀錄。實在不想自己的心血就這樣淹沒在一埋檔案中,現分批上載,立此存照。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