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亂談
2 are following
97 articles
傅元罄

脆弱:仿《深河》

對他來說,那個人既是倚靠,也是枷鎖。

傅元罄

「多音交響」風格與創作:論鍾肇政《怒濤》之語言觀

本文主要探討鍾肇政小說《怒濤》所涵的語言觀與文學風格。首先確認鍾肇政的語言認同為客語。其次再以語言認同為標準,梳理《怒濤》中不同角色與群體的相互關係。再者,從《怒濤》的結局向前回溯,對小說的重要情節做出詮釋。最終,本文推斷鍾肇政的語言觀為:語言作為一種載體,可以與所承載的內容分開。因此,日語在臺灣的消亡,並不會使臺灣喪失《怒濤》中青年知識分子的價值理想,即使這些價值理想是藉由日語以習得。

傅元罄

「統/獨之爭」與「中華/臺灣文化」是兩個問題

對比,而不是對立。

傅元罄

在佛洛伊德之後談「更好的生活方式」:讀《兩種上帝:我們該信什麼,該怎麼活?心理學家佛洛伊德與文學家路易斯的終極辯論》

如果有一天佛洛伊德和C.S.路易斯相遇,坐在客廳而不是診療室的椅子上聊天,辯論。那時,他們會怎麼樣?他們會改變心意嗎?

傅元罄

結束,也是開端

一年又過去了。我們用豐盛的食物、簡單的筵席和延續的期待,來開始新的一年。

傅元罄

閱讀不是完結,而是觸動的起點:讀《賣書成癡的真心告白》

萊瑟姆深知:那個鼓勵人們去「閱讀」的理由(或者講得更廣泛一點,那個讓人們願意去瞭解的理由),往往不是因為這些內容是「重要」的、是影響力巨大的等等,而是這本書喚起了閱讀者切身的經歷,在書與人之間建立了一種深深的「個人關係」。

傅元罄

學院與社會

我很想念那段在學校裡的日子:有你,有我,有人們,有朋友,許多人坐下來一起討論事情。

傅元罄

哲學與自然科學的「和諧」?:讀《水變成冰是哲學問題?》

結合「哲學」與「自然科學」兩種思考方式,應當可以幫助我們更完整、更持平的認識眼前的這個世界,以及增進我們對個別現象的瞭解。

傅元罄

小說、思想與社會的共振:讀《文化與帝國主義》

薩依德的《文化與帝國主義》,是一本細膩的蒐集、解讀許多資料的著作,對於「文化」與「政治」的關係,以及從十八世紀「小說興起」時代持續到現代的「帝國主義」的構造,帶來了非常豐富的啟發。

傅元罄

病中雜感

原來,畢業之前在大學裡面忙著讀嚴肅的、須要專注理解的書籍的我,也在依賴這樣的忙碌,來調節自己的生活。一旦離開了那樣的生活和環境,我的疲憊很快就反噬了我。

傅元罄

我們如何在戰火中去愛:讀陳千武的《獵女犯》

在對立與戰爭的局勢中,也有憐憫、共情、和愛的可能嗎?

傅元罄

唐君毅對儒家人性論的開拓——以「惡」的問題為探究核心.謝誌

謝誌

傅元罄

畢業

謝謝。

傅元罄

在威權統治下追尋自由:讀黃克武的《胡適的頓挫:自由與威權衝撞下的政治抉擇》

透過理解這些「胡適在台灣」的內容,我們或許更能夠了解到:在一個噤聲的時代,有理念的人、對現況看不下去的人,可以怎麼合理的、更好的發揮他的影響力;但又試圖不為自己和他人招來政治上的災難?

傅元罄

理性、感性、與豐富的現實:讀《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精神世界》(下)

道德不只是強加在我們身上,我們「應當做什麼」的命令而已;道德是我們願意承認:在世界中的事物有一個豐富的層面,即使這些事物無法滿足我們的欲望,無法讓我們藉之達成我們的目的,但是我們依然可以承認它們本身是有價值的,並且可能是值得我們去追求、保護的。

傅元罄

理性、感性、與豐富的現實:讀《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精神世界》(上)

「現實是無限豐富的,因此我們可以看到生命的複雜性,人的複雜性,因此我們在探討人生的時候,不應該只重視理性的成份,還必須重視意志的成份;在意識及認知的世界之外,還有下意識的世界,在可知的世界之外,還有不可知的世界。」

傅元罄

神秘、落後的「我們」?西方的東方:讀薩依德的《東方主義》

薩依德所說的「東方主義」或「東方學」(Orientalism),是指歐美國家(特別是在19-20世紀主要掌控東方的英國、法國)對「東方」進行研究的學科。這本書的目標,就是要去反省和發掘在「東方學」這一門學科中,包含了哪一些未必是真的、人們卻常常不假思索便接受的預設:「落後、非理性、髒亂、狡猾、偏執、殘忍」等;也就是透過這些預設,歐美人對「東方」有了扭曲的認知與想像。

傅元罄

從傾聽到自由:讀卡爾.羅傑斯(Carl Rogers)的《存在之道》

我們希望有那麼一個人,他願意傾聽,沒有批評,沒有挑剔,沒有利用。如果真的有這麼一個人,我們便能夠在一次次的訴說中,愈來愈完整的傳達自己,也藉此反過來更認識自己。

傅元罄

痕跡

我走回來,轉過身,倚靠著你歇息。未曾跟你說過什麼。

傅元罄

花朵飄落,扎根大地:讀《閃亮歲月:當代華文老年書寫文選》

在這本《閃亮歲月》裡,我們會讀到「老年」問題其實不是一個抽象的問題,而是每一個具體的「老人」,怎麼回應自己的生活的問題。我們可以通過他作為一個「人」的方式去理解他;正如有一天我們老了之後,我們也可以通過這個方式,讓其他人理解自己一樣。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