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
Matty
Maintain
181 are following
743 articles
塵游

当我们谈到过去时

她黑发黑眼,头发长且顺,还编了几根桃红色的丝线在里面,看上去就很温柔。她此时还托着它的手。她的手指修长有力,在接线时很稳,现在却又轻又凉,白未就伸出右手将她的手握住了。

小漾

短篇小説:蓮花池的邂遇

戀愛最美麗的瞬間

徙逍

馬娟的遺憾

在室內半明半昧的光影中,她帶著一種作夢似的神情回憶過往,彷彿在對過去寄予希望,那麼理所當然的灰心,又那麼平靜無波的沮喪。

淇淇

【短篇小說】天涯凝望

AI Photo created by Playground AI 致南是一個高度敏感卻毫不敏銳的人,每次周遭出現一點微小變化都會對他做成極大困擾,因為他會察覺到異樣,卻無法說出哪裏不妥。他的口頭禪是:「我有一種異樣感。」 朋友對他這個口頭禪早已見怪不怪,因為他可能會為某個女同…

Related Tags

  • 文字
    2141.2k
    4343.5k
    夢想
    256708
    生命
    225702
    戀愛
    173483
  • 旅行
    6003k
    青春
    185487
    原創文學
    29267
    親子
    213960
    反送中
    284615
Back to All
彌生雪

第幾號未聽電話

一陣子之前,這一帶出現了車禍。新聞報道中是一名長髮女子,因他人撞紅燈,未注意到所以... 臥室中。有一名短髮女子起身。她起身伸了懶腰後看向時間7:00。「......」她沉默,似乎忘了什麼。一旁的電話,不知何時已被切到,自動接聽。裡面傳出一個清脆的女性聲音。

徙逍

外科助手的最後一天

他的舌頭嚐到一絲似苦又甜如化學糖漿的味道,莫名激動的心臟在笨拙地跳動,他匆亂的一生像個跑動的鏡頭下的混沌剪影,突然毫無預警地「砰盪」一聲,從一個霎那跳轉到另一個霎那之間。

Ciriatto_羅夏

飲毒

我們,最終會痊癒的...

JK talk

短篇故事集~一念禪師「化錢消災」

看著男主人一臉疑惑,似乎在想著:「有這麼誇張嗎!」和尚見狀只好再加強提問的說道:「請問,你還記得最近一次讓你很愉快的用餐是什麼時候?吃了些什麼?還記得嗎?又最近一次睡的很舒服是哪一天?有做了什麼美夢嗎?有印象嗎?更重要的,最近做了哪一件事,讓你打從心裡很開心呢?

徙逍

見鬼

一切已發生的,都是正確的。如果不正確就不會出現了。

EB. Nachtstück

他连同河马一起被煮死

我在学校的记忆不知从哪一天起,陷入了一种人的汗液溅入遗落在沥青路汽油的混乱。就连认识陈进才那个夜晚,也像被未知的外来物种清洗过脑子,再植入全不相称的奇异晶体和枯枝败叶。记不得是在一个猫群集体跃出草丛捕食学生的凌晨,还是在一个夜空不断吞并灯光的暗夜之夜(甚至有人传说鬼魅穿梭于礁石似...

虛詞無形@香港文學館

【虛詞・同病相連】養病神醫

神醫相信人的意志,生存下去的慾望總比病死強烈,身體擁有意想不到的耐力。以他病人為例,藥到不會病除,只能減輕症徵,病好全賴個人信念。若心已病倒,身體亦無力回天。所以他經常勸說病人回家養病,與病共存,不要盲信醫藥,不要一步登天,以為有特效藥解決所有問題。

徙逍

她老是注意到這種極細節的事,然而沒有她的注意,那些細節仍會好好地存在著──她想,自己也是大世界中的一方極小的細節,小到可以被生命忽略。

歐季

秋日海沫 #3

夜徹底黑了,幾盞輕盈的白色燈籠透著紅光,山風將光下的風鈴緩緩捧起,輕輕地玩弄著,火苗顯得更加微弱了。海如自覺著自己處在了一幅由黑山、小村、紅燈籠所構成的山水畫中,正被陳列在某個將軍的書房。想到這裡,他抬頭隨聲音看去,紅端出一盤酒糟魚和饅頭,從拐角處廚房裡走出來,上面撒了些乾癟的小辣椒。

歐季

秋日海沫 #2

遠處燈籠的紅光與白光交織,從樹影的身後向冷漠出發送著溫暖的信號,透過風如流水般的扭曲,那裡就像是布山山腳下的一團火。海如在山腰上的白亭子眺望了許久,轉身走向下山的路。深秋不斷以殘黃的落葉作為來信提醒著旅人寒冷的來臨,山谷里一旦失去了陽光,風便逐漸刺骨起來。

徙逍

消失的試衣間

她輕而深地在他匆亂的側臉投注了一眼,流出一抹鬆心的微笑,彷彿這淡淡的一生,從這個微笑開始變得深刻。

舒嫚

第一次的…

《第一次的…》收錄四篇短篇小說,皆出自名家之手。每篇故事都以人生中,某個事件第一次的接觸, 第一次的體驗,第一次戀愛感覺,第一次離家出走, 第一次由自己決定未來人生道路,第一次愛上一個人的心情。寫虐戀聞名的島本理生〈只屬於我的主人〉, 講家庭用機器人和主人「MR.」日久相處產生愛的感覺。

徙逍

花期

愛情過去了,就像心上一塊即將腐化的爛肉,該挖掉的時候,就挖掉吧。

徙逍

天若有情

顏繪還清楚記得仍是小女孩的庭庭朝他笑的樣子,她的笑臉是六月最燦爛的陽光。

金梨

短篇小說《南轅北轍》by金梨

他跟周圍的人說:「如果沒有學姐,我就沒法大聲說話了。」

Cloudy

牙痛

眼见令我痛苦的它消失于校门外的荒草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