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天涯凝望

淇淇
·
(edited)
·
IPFS
·
AI Photo created by Playground AI

致南是一個高度敏感卻毫不敏銳的人,每次周遭出現一點微小變化都會對他做成極大困擾,因為他會察覺到異樣,卻無法說出哪裏不妥。

他的口頭禪是:「我有一種異樣感。」

朋友對他這個口頭禪早已見怪不怪,因為他可能會為某個女同學剪了瀏海而產生異樣感,卻說不出她的髮型有所改變,不過也有一些令人不安的異樣感,像他有一次在上學途中停下來,站在行人路說有異樣感,同學拉著他回校,因為再不走就要遲到了,結果下課時他們發現致南早上站立之處圍了封條,原來中午發生交通意外,一輛汽車失事撞上行人路,三人受傷,一人當場死亡。

這件事讓大家心裏發毛,以為致南有預言死亡的能力,不過事實是這個路口的交通燈壞了才令致南產生異樣感。朋友知道原委後不再對他的所謂異樣感有任何期待。

因為他的敏感體質,有時他能感受到別人向他投來的目光,許多時候一回頭就看到別人盯著他看,不過最近他感受到一種異於平常的目光,那是一種長時間的凝視,帶有一份灼熱的感覺,雖然感受不到任何惡意,卻讓他心裏毛毛的,因為他無法找到目光來源。

第一次感受這種灼熱的凝視是在十三歲那年,當時他在公共泳池游水,那天人多擠迫,他游了一會便停下來在池邊休息,突然感受到有人凝望著自己,他四處張望,四周都是泳客,卻沒跟任何人對上眼,大家都專注游泳或戲水,根本沒有人注視著他。

正因為他四處張望才發現一個女孩在泳池中央遇溺,都說他是一個高度敏感的人,所以遠遠看一眼便察覺不妥,而女孩身邊的眾多泳客始終沒注意到他半沉在水裏,已經失去意識。大家可能以為女孩只是在練習閉氣潛水,沒料到身邊正發生遇溺事件。

致南二話不說游過去將女孩救起來,此時救生員才如夢清醒。

待救生員接手後,他退到一旁,多人圍觀救生員為女孩急救,就在這時他再次感受到灼熱的目光向他投射過來。他回過頭,身後一個人也沒有。

就在救護人員趕到現場時,他感覺到那目光消失無蹤。

那個女孩醒來後,她的父母一再向他道謝,致南這才意識到自己救了一個人的性命。意識到平凡的他也能夠成為救人英雄,心態從此改變過來,做事變得果斷堅定,行動力更強,所以那天他不但拯救了女孩,也改變了自己的人生。

三年後,他在準備向插班生穎蕾告白那天,再次感受到被人長時間凝望的感覺。這感覺令他十分不自在,尤其是這天他打算告白,絕對不想被人窺視,然而,他連告白的台詞也寫好了,如果因為不存在的目光而延後行動,說不定勇氣會變成洩氣,從此失去告白的動力。

他必須按照計劃行動。

致南暗戀穎蕾超過半年,一個星期前他偶然得知穎蕾喜歡看恐怖電影,而最近剛好有一齣恐怖電影上映,她問了多名女同學卻沒有人願意陪她看這齣恐怖電影。

致南知道後立即立即想到順理成章的發展。

約會。恐怖片。驚呼。保護。告白。

那真是可一不可再的機會,三天前他找來好友阿平在穎蕾旁邊上演一場戲。

「記得星期六下午看電影啊。」致南對阿平說。

「哎呀,你不說我都忘了,星期六下午我媽要我照顧妹妹,我不能出來啊。」阿平雙手合十,向他擺出一副歉疚的模樣。

「戲票也買了,你帶她一起來看嘛。」

「那齣是恐怖片啊,我怎麼可能帶妹妹看?而且據說那電影超級恐怖,她一定怕死了。」

致南裝出苦惱的樣子,「那怎麼辦?現在也不可能找到別人看,只能浪費掉戲票囉。」

穎蕾一如預期地插嘴,「不如將那戲票賣給我吧。」

「咦,妳有興趣嗎?」

「嗯,我本來也想看那電影,不過一直找不到人陪我看。」

「那實在太好了。」致南隨即從錢包中取出戲票遞給她。「送給妳。」

她拿出錢包想將戲票錢還給他,他立即拒絕,「我怎麼可能收妳錢?妳願意接收這張戲票已經幫了大忙。」

她對他嫣然一笑,「那我不客氣了。」

看到她的笑容,致南心神蕩漾,暈頭轉向。

總之,這是他們第一個非正式約會的日子,他已經準備好要向穎蕾告白,所以管他有沒有被人窺視,一於行動到底。

一切大致上按他的預期上演,他們的確約會看恐怖電影,然而,驚呼的人是他而不是穎蕾,原本想說在她害怕得掩面時借出手臂給她靠過來,但他自己卻害怕得縮起身子,弱爆了。當然,他可以推說因為他在看電影時一直感受到背後那神秘的目光才令他特別敏感,但害怕就是害怕,他不想隨便找藉口。

當他在另一個驚嚇位嚇到再次尖叫時,他突然感受到穎蕾將手覆蓋在他的手背上,用力地握著他的手,似乎要安憮他的不安。

他的心跳加速跳動,應該快了一倍吧。在下一個驚嚇位時,他用另一隻手覆蓋在她的手背上,而她完全沒有抗拒。

電影結束播放時,他在她的耳邊說了那句反覆練習無數次的話。

她沒有回答,卻將手抽出來再放在他的左手底下,跟他十指緊扣。

如果有人聽到他的心聲,應該會聽到他在興奮尖叫「我成功了。」

就在這時候,他感受到在隱蔽處投來的目光跟他一樣伴隨著興奮的心情。

不管是誰的目光也好,至少對方應該是友善的。

那天他實在太興奮了,沒注意目光在何時消失。

這之後有一段很長的日子致南沒再感受到令人在意的目光,日子平凡地度過,他跟穎蕾發展順利,她絕對是他的理想情人,他用心愛著她,也感受到她的愛,認定她將會是他的妻子。

大學畢業前,致南向多間公司寄出求職信,大部分石沉大海,於是他努力考公務員,但他的考試運非常不滯,就算筆試合格,面試結果也令人遺憾,倒是陪他一起考試的穎蕾一擊即中,很快當上公務員。

致南不是完全找不到工作,但都是小公司的小職員,薪金比穎蕾還要低。

他本來不想將就,怕穎蕾看不起他,可是沒工作比收入低更可怕,於是他最終選擇了在規模最小但具發展潛力的貿易行工作,老闆大概三十歲,很有拼勁,而且腦筋非常好,是他見過最有想法的人。他因為喜歡這老闆而選擇這份工作,當時公司連他在內只有六個職員,大家感情融洽,也願意為公司打拼。

老闆的想法有時候很瘋狂,下屬想方設法將他瘋狂的想法付諸實行,這當然要付出極大的代價,他們沒日沒夜地工作,只要有更好的想法便立即推翻之前的成果,只求盡善盡美。雖然辛苦得要命,卻樂在其中,工作上取得的滿足感完全戰勝身體上的勞累。

然而,另一個沉重的代價是,他因為工作冷落了穎蕾,但她從來沒有埋怨,以致他從來沒放在心上。直到這夜穎蕾向他提出分手,他才驚覺到事情已經沒有轉寰餘地,虧他還一直強調自己敏感度高,任何微小的變化也逃不過他雙眼,根本完全失靈。

這時候他再次感受到背後那灼熱的目光。

為甚麼偏偏要在這個時候出現?他忙著消化穎蕾跟他分手的消息,完全沒心情在意那目光。

致南沒有強行挽留穎蕾,也許跟他所感受到的目光有關,他無法在被「監視」的情況下,放下身段哀求女友不要離開他。

穎蕾離開後,他跌跌撞撞回家,就算回到家,依然感受到背後有些甚麼,與其說是「監視」,不如說是「陪伴」吧。

在這個寂寞的夜晚,就只有他和這目光。

他突然想起這目光見證了這段愛情的開始與終結,真是令人懊惱的巧合。

不過,他還是感謝這目光出現在他失戀的日子,讓他感到自己並不孤單,要不是這樣,說不定那天他會萬念俱灰做出什麼傻事。

失戀後的致南更投入工作,帶著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決心奮鬥。

老闆注意到致南的努力和能力,當他決定開設新公司時,第一時間找致南做總經理。

致南喜不自勝,不過上任後才發現雖然名銜是總經理,實在上卻要處理公司大大小小的事務,跟賣命沒兩樣,不過他十分感激老闆的提攜,讓他有機會擺脫小人物的命運。

有時命運真的很奇妙,如果他一開始就在大公司當小職員,他最少要工作五年才有升職機會,就算工作到退休也沒可能成為總經理。

雖然現在公司的規模小,但他有信心將來會有令人讚嘆的發展,而且他在過程中不但學到許多做生意的竅門,也大大提升自信心,日後就算另謀發展,也不怕找不到出路。

他和老闆花了五年時間,將兩間公司由小型企業發展成中型企業,員工人數增加十倍。

致南一直沒有談戀愛,一來工作太忙沒時間,二來也沒再遇過讓他動心的女人。

在那個難得休假的周末下午,他突然感受到久違了的目光,即使人在家中,卻始終感覺到背後的不自在,這不自在的感覺引領他忽發奇想,而念頭才剛產生,手機便響起來。

他在接聽之前就猜到是穎蕾打來的。

除了第一次在泳池以外,他每次感受到背後的目光都與穎蕾有關,像受到命運感召一樣,那夜他跟她見面,她提出復合,他馬上同意了。

穎蕾是他想娶的女人,就算分開這麼多年,這個想法依然沒有改變。

再次見證他跟穎蕾重要時刻的目光,會是來自愛神嗎?

這個想法有夠浪漫的,他喜歡。

後來當他跟穎蕾結婚,以及兒子出生那天,他都能感受到既熟識又陌生的目光。

愛神有這麼閒嗎?

現在回想起來,倒是有點慶幸在這些重要時刻有著這看不見的「存在」陪伴著。

他和穎蕾婚後過著他一直夢寐以求的生活,簡單安逸,兒子雖然不算聰明,但從來不用他們操心。

公司上了軌道之後,他反而沒以前那麼忙碌,年紀開始大,要衝的話還是留給年輕人吧。

就這樣迎來最後一次目光,當天是他跟穎蕾結婚二十周年紀念,他以為愛神又來做見證。

這天他一早訂了兩百枝玫瑰送到她的辦公室,她收到後甜絲絲地打給他:「會不會太誇張了一點?」

「才不誇張,妳嫁給我二十年了,我是要有多大的福份才能娶到妳。」

「怎麼越老越口甜舌滑?」她嬌嗔。

「我只是越老越誠實。」

這是他跟穎蕾最後的對話。

一小時後,致南因為心肌梗塞離世。

***************************

致南似懂非懂地盯著自己的身軀,疑惑著自己是不是死掉。

就這樣死了嗎?

他有點不甘心,卻又無可奈何。

指導靈現身,指引著他步向白光。

噢,這就是傳說中的白光嗎?

他問指導靈。

對方點點頭,告訴他在走進白光時會讓他回顧一生重要的時刻,他的腦海中全是穎蕾,很抱歉就這樣離開她,至少該讓他們好好慶祝結婚二十周年啊。

儘管依依不捨,他還是踏進了白光。

第一個出現的人生片段是他在泳池救人的時刻,第一次以旁觀者的目光凝視自己,令他好奇不已,雖然已經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他還是熱切地盯著自己看,泳池中十三歲的少年突然四處張望,彷彿在搜尋甚麼。

縱使過了這麼多年,致南依然記得當時他之所以四處張望,是因為他感受到有人在看著自己,並且因為四處張望才察覺到那個遇溺的女孩。

直到現在他才終於知道,那目光原來是他自己,所以不是愛神,由始至終都是他自己。

在他的人生旅途中,早就感受到自己在死亡以後回顧一生的時刻。

這實在太誇張了,枉他還一直以為是愛神呢。

女孩被救上來後,致南注意到旁觀者中有一張熟悉的臉孔。

以現在的認知來看,這張臉對他來說熟悉不過,但在當時,他怎麼可能想到這個人在許多年之後會成為他的妻子。

原來這是他跟穎蕾第一次碰面的時刻,之後他陸續回顧自己跟穎蕾告白、分手、復合、結婚和兒子出生的重要時刻。

所有謎團已經解開,他人生中每個重要時刻都有著穎蕾的存在,實在太棒了。

他在喪禮那天出席自己的喪禮,看到穎蕾和兒子哭成淚人,他卻無法好好安慰他們。

「謝謝妳陪我走完這一生。」他在穎蕾的耳邊說:「要好好過活啊,不管過多久,我也會在這邊等妳。」

穎蕾突然用手摸一下耳珠,皺起眉頭四處張望。

咦,是能夠感受到我嗎?

致南不禁雀躍起來。

「我就在妳身邊呢。」他溫柔地說,希望能為穎蕾帶來最後的慰藉。


更多精彩小說:小說日記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淇淇寫小說/分享好書好電影/喜歡碎碎念 曾出版小說集《無差別愛人》、《陽光最是明媚》、《我和我的......》、《小心愛》、《愛你愛我》、《雙十年華》等
  • Author
  • More

關於災難的預言

「澳門電子書閱讀交流區」第一次聚會

無論如何你都是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