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創作
咖啡加糖嗎
Maintain
111 are following
532 articles
淇淇

【短篇小說】天涯凝望

AI Photo created by Playground AI 致南是一個高度敏感卻毫不敏銳的人,每次周遭出現一點微小變化都會對他做成極大困擾,因為他會察覺到異樣,卻無法說出哪裏不妥。他的口頭禪是:「我有一種異樣感。」 朋友對他這個口頭禪早已見怪不怪,因為他可能會為某個女同…

螢星

《不期而遇》(四)

夜空無雲、明月照耀,銀白的光輝帶著一絲清冷,晚間的空氣彷彿也隨之染上寒氣。嘩的一聲,冷水當頭淋下,沖掉沙赫亞一身的血污汗水。英挺的眉緊緊皺起,青年雙臂撐在馬廄的牆邊,繃緊了傷痕累累的身軀,寬闊的肩背微顫。晶瑩的水珠順著肌肉的線條滑落,沾上血的顏色,透著淡淡的腥紅。

淇淇

最難改的小說名

以往我寫長篇小說,在開始寫之前便已經定好小說名,而且基本上定好之後便不會再改,因為寫的時候都會圍繞著這個名字來寫,可是這次寫的《死啊,又不是第一次》,小說名卻一改再改,而且怎麼改都不滿意,即使最後我改了這個小說名,依然不算最好。然而,我已經無法再想到另一個書名,反正編輯接受了沒有要求我更改,那就這樣吧。

淇淇

《死啊,又不是第一次》連載中,請多多支持

我在去年寫的長篇小說《死啊,又不是第一次》正在鏡文學發表(這是我在鏡文學連載的第三篇小說),為了讓大家追看時更有連貫性,我沒有在連載一開始時就大聲宣告,而是在連載完上半部,進入下半部才告訴大家,都來看吧。小說連結:https://www.mirrorfiction.com/boo...

Related Tags

  • 香港
    1.2k7.1k
    創作者
    97483
    音樂
    4703.3k
    文生
    1247
    原創文學
    29183
  • 戀愛小說
    11114
    微小說
    72194
    尿急的老文青
    2157
    奇幻故事
    19135
    極短篇
    168695
Back to All
螢星

《不期而遇》(三)

眼看脫序的情況逐漸回到「正軌」,珊娜恩雅心裡越發焦急,她下意識張口想辯駁,卻被沙赫亞以微不可察的細微動作輕觸,制止了她的行動。少女清澈的綠眸寫滿了擔憂,沙赫亞不記得過去有任何人用這樣的眼神望著自己……除了艾蜜拉公主。然而眼前的女孩不是艾蜜拉,沒有和王族爭執還能全身而退的底氣,他能…

Joobao

蔓延的紋理

水星記歌詞:還要多遠才能進入你的心,還要多久才能和你接近,咫尺遠近卻無法靠近的那個人,要怎麼探尋、 要多麼幸運?才敢讓你發覺你並不孤寂,當我還可以再跟你飛行,環遊是無趣,至少可以陪著你。

Joobao

離開的勇氣

你怎麽會忍心讓我背負你的責任,而弟弟卻可以被你用力寵愛。

Joobao

骨子裏的倔强

十一年後,這個經歷仍然是以沸騰、高昂、激動,呈現在我印象裏的。老師,謝謝你,沒有放棄栽培我的機會。

青山一妈

月球纪念品商店

还要再过3个地球日,天才能亮。老吴叹了口气,雾气蔓上她的面罩内层,隔着宇航服,擦也擦不掉。幸好老吴早就习惯了,从宿舍出门到班机点这两步路她太熟了,闭着眼睛也走不丢。她无所谓地想着,轻手轻脚地往前走。身上的宇航服是便宜货,将就着能用就行。质量好的宇航服不仅不可能面罩起雾,更有智能重...

馮子緣

《三個女人的瑣事》單元三十七  排第一

《三個女人的瑣事》單元三十七  排第一     阿晴推着小型手推車,正在等候地鐵站內的升降機,她排在最前的位置。一個身穿幼稚園白色校服的小女孩走了過來,目測應該有五、六歲。她蹦蹦跳跳地走到升降機的幕門前。她的媽媽說:「姐姐排第一,你排第二。

Joobao

秋天,來了

我們誰都沒有留下彼此的聯繫方式,我在等,等他至少說些什麼。

Joobao

我不認識他

他說『任何威脅到你的人、事、物,都將為之付出代價』。

Joobao

西雅圖之記(上)

我和他都是聊著從前的事,一點一點撿起記憶中的碎片,然後你一句,我一句,把話題填滿。雖然也不阻礙我們從從前聊到現在,但是這個跳躍的階段,我們都沒有參與對方的生活圈,我只能想像他說的每一句,他只能聽我述說有可能是虛造的故事。

Joobao

大我十五年的哥哥

我有個比我大十五年的哥哥。

螢星

《不期而遇》(一)

珊娜恩雅跟丈夫沙赫亞的初遇並不是非常愉快。為什麼這麼說呢?首先,她第一眼看見沙赫亞的時候,他正被掛在刑架上。而且他身上什麼都沒穿。超糟糕的開局,對吧?

Joobao

窮人區的老熟人

我猜我是知道的,我們那麼多年未見,何來一見就是去參觀窮人區,何來一見就是五人相聚。我只是想跟著夢境走下去,想讓劇情延續。我想知道我們還會一起做什麼,我還想看看我們還會如何互動。我清楚地知道,在現實生活裡,不會再有機會和這群人在一起。

午月

[小說]-午月的日記-家

毛毛:(拿著雞排)(阿姆阿姆)

虛詞無形@香港文學館

【虛詞・到底拖延過甚麼事】還

時間如凌遲,日與夜都越來越長,像小時候趴在雪櫃門邊,一點點、一點點關上,看一盞燈熄滅的一瞬。明與暗,美麗與哀愁,當中有一瞬,什麼都沒有發生,日夜顛覆。

Joobao

不太偉大的存在

習慣了一個人吃飯、工作、回家的日子,我對生活逐漸麻木,失去了自己尋找工作的初衷。在一成不變的生活中,會在某些特別的聚餐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不能說是全部,但會重新意識到自己存在於這個世界的部分意義。我們需要,也須要這些意義不斷地提醒我們,不要掉入生活的旋渦。

Joobao

踮起腳尖的喜歡

我不只是晾衣服的時候會到陽台看看,我起床後也會一邊刷牙,一邊走到陽台。我出門回來之後,也會到陽台看看,或者吃完晚餐,也會假裝散步消食走到陽台處。我這麼做,只是為了看清楚他的模樣,又或者說是多看他幾眼。偶爾會看到他拿著洗衣籃往外走,偶爾會看到他清洗陽台,偶爾會看到他和狗狗在陽台玩耍,偶爾會看不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