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星

@star7772116

《不期而遇》(一)

珊娜恩雅跟丈夫沙赫亞的初遇並不是非常愉快。為什麼這麼說呢?首先,她第一眼看見沙赫亞的時候,他正被掛在刑架上。而且他身上什麼都沒穿。超糟糕的開局,對吧?

告別的8月

有點寂寞

鬱悶

又一段時間沒更新了,這段時間蠻心煩意亂的,感覺故事都從腦中蒸發了

《What If……》人物長相概要

關於穆亞賽圖和珂蕊絲的故事會在將來的新坑提到,這邊又忍不住想放一下在《What If……》這個外篇裡的三位主要人物的長相。

人物外表簡介(附圖)

從去年開始就一直很忙,拖了很久都沒更新,直到最近才比較有時間來編輯。在這邊先放一下用換裝遊戲拼成的角色長相,幫助讀者對他們的長相稍微有一些概念。

What If……(完)

妮雅芙死死盯著穆亞賽圖身邊大約十九、二十幾歲的女孩,神情難掩驚愕。少女肌膚白皙似雪,甚至勝過昆塔王族,柔順的淡金色鬈髮披散在肩頭,宛如泛著光澤的波浪。一雙明眸是繡球花一樣優雅的淺藍,配上細緻柔美的五官,就像西方大陸的貴族小姐,然而月牙似的秀眉卻隱隱透著一股鋒利,讓她美麗之餘還多了一分危險的氣質,彷彿半出鞘的刀刃。妮雅芙曾經看過一樣的瞳色……失蹤的女兒遺傳了她死去的父親,兩人都有一模一樣的淡藍眼眸!

What If……(下)

「哦?」妮雅芙挑起彎月般的秀眉,翡翠似的眼透出一絲好奇。由於身分尷尬的關係,穆亞賽圖到現在都沒什麼朋友,現在居然有想介紹給她認識的人?該不會……

What If……(中)

「那、母親……」穆亞賽圖難得躊躇,捉著她衣服的小手不自覺收緊,「我的眼睛、我的樣子……是不是比較像父親?」妮雅芙楞了一下,低頭看向努力維持正常神情,眼神中卻流露出一絲不安的男孩。

What If…… (上)

「如果這是我咽氣前的幻夢,」妮雅芙輕拍著穆亞賽圖的背,唇邊泛起一抹微笑,帶著無奈的味道,「那未免也太荒唐了。」

自繪月夜圖

最近因為專題而需要用小畫家3D畫畫,試著畫了一張月夜圖。

關於我的連載

總之,先記錄一下自己的連載走向好了,以免忘記、或是真的有願意認真看的好心人以為我棄坑。

浮上水面一下下

以下是本人極少數會放出來的抱怨(沒興趣就請繞道吧):

月夜詠 第九章 變動來臨

在發現青年的忍耐度大幅提昇後,薩提拉等人折磨他的方式也開始從單純的虐打轉為精神上的踐踏。有些人不介意日復一日過著單調的日子,有些人則完全不能忍受,而邪術士們對於乏味生活的忍耐意願顯然不高。莫寂夜的隱忍對他們來說的確新鮮,但隨著他越來越善於隱藏自己的痛苦,眾人對這種得不到回應的遊戲也越發厭倦,於是決定著手研究不同風格的取樂方式。比如,某些會弄到衣衫不整的小把戲。

〈金龜子太太,我對不起妳〉

我發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月夜詠 第八章 難眠/惡夢

耳邊傳來輕柔的笑聲,煙霧一般沒有重量。阿庫提閉上了眼,摟著維嘉莎的手收緊了幾分。「這孩子帶來你不想憶起的東西,對嗎?」總是帶著蜜一樣的甜、宛如配合舞姬撩動人心的舞蹈所演奏的樂曲,不過於細柔也不過度低沉的聲音親暱地貼著他的額角,伴隨著親吻般的碰觸,讓男人又一次體驗到她有多了解他。

〈鏡〉

有人透過我愛上自己有 人因為我厭惡自己

月夜詠 第七章 長夜漫漫

莫寂夜被硬拽著前進,宛如被送往刑場的罪犯。薩提拉壓根不在乎他根不跟得上,像是拖著將要處死的傷病牲畜那樣自顧自地向前走。鮮血滴落在長廊的地毯上,瞬間被吸收,變成一個又個大小不一的暗色斑點。就這樣踏著不穩的步伐往前,不知走了多長的距離,薩提拉的腳步忽然停止,莫寂夜一個踉蹌,差點兜頭撞上去。

〈Just Lonely〉

其實只是寂寞而已 不是什麼太大的事情

月夜詠 第六章 陰暗之處

幽涼石柱濺了些許鮮血,莫寂夜垂著頭,低低地喘息,濃淡適宜的眉緊緊蹙起,起伏的胸膛佈滿怵目驚心的鞭痕,一道道猙獰的殷紅與流暢的肌肉線條交會,殘忍地在象牙色皮膚上彰顯自己的存在。被堅硬繩索捆住的手腕上,幾個大小不一的血點分布,像是針扎出來的。

〈漸行漸遠〉

漸行漸遠 是無法逃脫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