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維爾
18 are following
21 articles
張泰格

捷克迷醉指南

很多人對捷克究竟是東歐國家還是中歐國家很拿不準,捷克人一般會告訴你中歐,因為畢竟地理上捷克首都布拉格比奧地利首都維也納更靠西,不過捷克人也無所謂,因為世界大多數人根本就不知道捷克在哪裡,英語國家的人會把捷克(Czech)和車臣(Chechnya)混淆,而至今仍有不少中國人會順口念出“捷克斯洛伐克”這個舊國名。

虛詞無形@香港文學館

對中國藝術,重新談論自由

這十年來,卻見證了創作者對於現實的徹底沉默和屈服。那些思考的聲音是被邊緣化的,或被娛樂化,但「自由」作為藝術最基礎的命題,應當和「宇宙」、「真理」、「死亡」、「身份」等這些命題一樣被作為創作和生活的意義之一,反復討論,並持續豐富其表現形式及內涵。

織梭 jig1saw1 跨媒介文化計劃

《並置的聲音》跨媒介文藝計劃

以「空間」開啟討論,處理和分析文化硬件/實物、社會歷史與文化的關聯、梳理不同媒介的藝術如何反映當時文化,同時建立藝術家的在宏大文化下各自的小敘事。

織梭 jig1saw1 跨媒介文化計劃

未命名

我們辯證、我們發問:什麼是香港文化?什麼是香港?

大家備份

崔衛平:誰害怕瓦茨拉夫·哈維爾

2012-12-19/2016-02-22(重刊)*人們無法拒絕謊言,是無法拒絕謊言背後的利益誘惑。

AlexKCC

〈無權勢者的力量〉讀後感

「更好的制度不能保證有更好的生命,實情剛好相反:只有創造更好的生命,才能建立更好的制度。」— 哈維爾

許恩恩

我讀哈維爾《無權勢者的力量》

「磊落真誠」的活著,與「帶有希望」的活著,我認為是兩件事。《無權勢者的力量》一書,內容講的是第一件事,其形式要帶來的是第二件事。

戚本盛

隱藏權力與專業教師的批判意識

教師都接受過專上教育,極大部份更已取得學士或高等學位,應該具備自己的世界觀、獨立人格、工作上的認知和能力,如果工作壓力過大以致影響工作質素或個人身心,為甚麼沒有及早防止或糾正?

WrightFu

在後極權社會下談信任 - - 讀哈維爾獨幕劇《會面》

在這個時候,仍然會願意對你說真話、展露自己的朋友,故然要好好珍惜,但在種種壓力和威脅在四方百面來襲下,你要如何好好保護對方,不構成出賣,則又是一場修煉了,這也是能否「活得磊落真誠」的一次詰問。

南灣水巷生

烈士遺志

[水巷閒思]帕拉赫出殯當天,他的同學慷慨陳詞,發誓永不背叛其遺志,將堅持抗爭,直至重獲彼此所願的自由。但怎樣做才算繼承他的遺志呢?血在燃,火在燒。除扎伊奇外,尚有他人先後在國境內的不同地方自焚。實情單單帕拉赫過身的半個月內,捷克警方已錄得十宗,連帕拉赫在內,共有兩宗的事主不治。

慕雲

讀劇哈維爾<Audience>:在泥沼中掙扎

Vaněk不知道,荒謬是釀酒師也面對着的處境。釀酒師喝得更醉,酒入愁腸,幾乎哭着申訴:像你這種有名望的知識分子,境遇總不會糟得哪裡去。可我呢?誰會幫助我?誰會搭理我?釀酒師會淪落到破落的小釀酒廠,家庭破碎、渾噩度日,也是遭人陷害,卻不會有人關心他、支持他… 極權之下,太多受苦受難、掙扎求存的人不被看見、無力翻身。

顯影PhotogStory

【國際視野之廿七】偷運底片出國、匿名發表 1968布拉格之春的武裝鎮壓

1968年8月20日深夜,二十萬華約軍隊駕著坦克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武裝鎮壓這次布拉格之春改革。當時參與這場運動的,有著名作家米蘭昆德拉、有後來成為捷克總統的哈維爾,Josef Koudelka也在現場。

羅永生

哈維爾的「政治」

圖源:端傳媒《歷史退潮時的燃燈者:在香港重讀哈維爾》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108-opinion-book-havel-in-hongkong-4/蘇聯和東歐的「國家社會主義」(state socialism)陣營瓦解了。

張泰格

捷克「第二國歌」Modlitba pro martu:被封禁20年的祈盼、堅毅與等候

在布拉格長長的瓦茨拉夫廣場上,曾經發表過捷克斯洛伐克獨立宣言,曾經有過納粹統治下的閱兵和遊行,曾經有蘇聯坦克的橫行碾壓,也曾經有年輕學生的抗議自焚。而在1989年末的布拉格,人們聚集在這裡,用手中鑰匙串的叮噹聲,驅趕著行將就木的捷克共產黨。

南灣水巷生

活在真實中(上)

© 立場新聞【堅持】 生在壞時代,人人身心受創,會憤怒,會疲倦,會逃避,會失憶。如何在無邊漆黑中保持心境明亮,成了亂世中人的日常功課。時勢所趨,近日愈來愈多人談論關乎極權與抗爭的名著,包括捷克劇作家哈維爾(Václav Havel)所寫的〈無權力者的權力〉[1],其格言「活在真實中」也許會成為香港人的新口號。

南灣水巷生

真實

© Reuters[水巷碑銘]上回提到,西方傳媒好稱蘇聯治下的反抗勢力為「異見者」,哈維爾及其同伴卻不怎麼喜歡這個外來稱呼。他寫〈無權力者的權力〉一文,可以說就是為了替同路人正名。那句膾炙人口的格言「活在真實中」,實即捷克斯洛伐克人的自況。

南灣水巷生

異見

© Beer Prague[水巷碑銘]德里達之所以大講馬克思的幽靈,甚至提出「幽靈學」(l’hauntologie),用意即在提醒人共產主義亦正亦邪的特性。一方面,蘇聯解體後,美國主導的新國際秩序急需制衡。另一方面,蘇聯亦留下慘痛教訓,即共產主義一旦奪得權力,代理神職,世界將飽受深重的威脅。

南灣水巷生

遊蕩

© Deutschland Tour[水巷碑銘]「一個幽靈在歐洲東方遊蕩,那幽靈西方稱之為『異見』。」哈維爾(Václav Havel)名作〈無權力者的權力〉即以此句開頭。為何形容異見為一個幽靈呢?要先知道其原型來自馬克思(Karl Marx)及恩格斯(Friedrich Eng...

南灣水巷生

堅持

生在壞時代,人人身心受創,會憤怒,會疲倦,會逃避,會失憶。如何在無邊漆黑中保持心境明亮,成了亂世中人的日常功課。時勢所趨,近日愈來愈多人談論關乎極權與抗爭的名著,包括捷克劇作家哈維爾(Václav Havel)所寫的〈無權力者的權力〉,其格言「活在真實中」也許會成為香港人的新口號。

黎恩灝

[法治的政治之三十一] 國安法將至,重讀哈維爾

1978年,時為異見分子的捷克前總統哈維爾,發表〈無權勢者的力量〉(The Power of the Powerless),當中講述一個賣菜大叔的故事。有一天,大叔在菜店的窗櫥掛起一幅寫著「全世界工人階級,團結起來!」的標語。大叔是否真誠相信這句語出馬克思《共產黨宣言》的口號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