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
Matty
Maintain
336 are following
893 articles

知识分子并不只是在特定时间、特定政策上经常主张错误的、危险的决定。…知识分子…经常忽视了关键的事实,即普通大众可能拥有比精英更多的总体性知识(当然这是在寻常知识的意义上)---索维尔

PikachuEXE

價值十萬美元運費的NFT哲學書 - 哲學未來書(好青年荼毒室)

為甚麼是運費?請看內文

番茄米线

唯物主义101 1: 什么是小资产阶级性

小资产阶级性的本质可以概括为一句话:寻求阶层跃升。

译师姐

社交,社交,然后感悟(七日书 day3)

我突然发现,有些人聊天,本质上并不是想跟别人对话,而是想通过对话解构你。

译师姐

年纪轻轻就学佛(七日书 day2)

我也突然醒悟——你看见什么,什么就成为你。

Related Tags

  • 閱讀
    7415.7k
    生活
    1.4k16.7k
    人生
    6843.4k
    思考
    304775
    隨筆
    5393.6k
  • 教育
    6161.4k
    文學
    4552.7k
    讀書
    3781.8k
    香港
    1.2k7.1k
    Matters
    7095.1k
Back to All
Raymond

「哪裡人」這個問題的弔詭之處在於它預設的回答是「來自哪裡」,而不是「往哪裡去」。

xpec test2

低俗與高雅

直徑與曲線

译师姐

追求快乐可能会很痛苦!

长辈问你年薪,本质上是看你未来生活是否稳定,至于你现在活得开不开心,他们才没兴趣。

大峽隨筆life

最近比較煩,一個哲學思考IV

閱讀《最近比較煩,一個哲學思考》的點滴想法Part4 叔本華認為「人類的生命被來回丟擲於痛苦及厭煩之間」...「人類是不斷試圖逃避痛苦的生物,然而痛苦是生命的根本條件,人類只能將痛苦轉換為其它形式,當轉換痛苦的行動失敗,痛苦只能壓抑時,生命因此變得厭煩。

AGGOH

如果一切都無法持久,如何快樂?

雖然哲学并不提供答案,但它提供一条能让你深入思考某个问题的路径。

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哲學未來書》預覽篇章:文化滅絕

站在文化的角度,我們可以如何思考未來?特別是面對「文化滅絕」的困境,如果某文化沒有未來,而你是其中一分子,我們可以以甚麼態度面對?再者,面對着不單是個體的滅絕,而是文化的滅絕,我們還可以希望甚麼?在這處境中,懷有希望還是理性的嗎?希望又為何可以幫到我們?

大峽隨筆life

最近比較煩,一個哲學思考 III

最近比較煩Part3這裡我對「厭煩在時間上的感受」有些心得。「厭煩的時間是空虛的,事後回想起來會覺得時間短暫。」這是「事後回想」,因為自己覺得這一段沒有意義,於是覺得「時間短暫」 。實際上厭煩的「當下」,會覺得時間漫長,令人難以忍受。我們想想看另一種情形,我們在有內涵,或有趣和新…

虛詞無形@香港文學館

【新書】《性、愛欲、人文主義 :從文化差異到情愛取向,一場關於人類原始慾望的哲學思辨》前言

這同時也挾帶了一個危機:不管是針對哪一本小說或哪一部電影,評論家最後都會歸結於同樣的東西—我就直白一點地說了—他們總會回到文本是如何再度顯現出父權文化試圖將女性簡化成她們的身體,並避免與她們分享權力。

番茄米线

孝道究竟崇拜的是什么

他们崇敬的不是父母本身,而是他们从未被满足的主体性。

哲學開箱文

儒家、無限遊戲與國際形象

發現《有限與無限的遊戲》一書,有了繁中版本。它被著名漢學家安樂哲(Roger T. Ames),用來強調儒家思想的世界價值,而且很符合中共官方想要營造的國際形象。首先,「有限遊戲以取勝爲目的,無限遊戲以延續遊戲爲目的。」 有限遊戲,是對立、辯論或戰爭,必須有贏家輸家可言,規則也是清楚明白的。

野人

靈魂不滅反題的中世紀式證明

無聊的時候寫來玩的,沒有任何閱讀價值。喔,順便閒聊下去中心化語境裡的話語權。

小白的嬉隱肆

我反抗,故我們存在

Je me révolte, donc nous sommes. 卡繆名言。

番茄米线

性恶论+7:正义狂热

要实现真正的正义,需要的不是激情澎湃的狂热,而是理智敏锐的冷静。

番茄米线

性恶论+6:爱客体

既然是无条件的,你就应该爱所有人、爱任何一个人,否则就不算是无条件;而如果有条件,那么就意味着你只会爱符合你利益的人,这还是爱你自己。

番茄米线

论道德·上3: 工具性与动物性

所以“你不够好”这句话并不是在客观描述事实,而只是说,“我想要从你这里得到更多的利益,你作为我的工具没满足我的需求,所以我要用我手中的权力打击你,逼着你满足我的利益”。

番茄米线

论道德·上2: 主体与客体

主体在把另一个人当成客体时,会直接忽视客体的利益;除非压榨客体的后果威胁到自己的利益,主体不会在乎客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