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解

@wujie

「烏鴉嘴」

他腦門上留下的疤痕,在之後我們的共同生活中,隨時隨刻地提醒著我:「你這個烏鴉嘴」。

回鄉的感覺

我不會把回台灣説成「回家」,我只會說「回台灣」,或者「回去」我的國家。

二次離家

離別,是生命中最哀傷的樂章。

「月亮代表我的心」

這首「月亮代表我的心」無形地穿越了時空,縱向連結了以我爲中心的上下世代,而橫向則牽動了中西文化中的音樂愛好者。

破碎的兄妹關係

一張被揉過的紙,留下的摺痕是永遠無法被抹平的。

鳳凰木

最能讓我想起「家」的,我想就是鳳凰木了。

「家」?

好問題,好複雜。

台灣的恐怖情人

剪不斷,理還亂。

「 你是哪國人?」

1992年秋天,我來到了法國。沒有想到會在這裏落地生根,一路經歷了求學、生活、工作,一直到2023年的今天。這30年來,這個問題一直令我很糾結。

找回自己

不知不覺,當人生走到了一半,我恍然發現,我竟然活得一點都不像自己。

「 你是哪國人?」

1992年秋天,我來到了法國。沒有想到會在這裏落地生根,一路經歷了求學、生活、工作,一直到2023年的今天。這30年來,這個問題一直令我很糾結。

重新打卡,“校正回歸"

先斬後奏的自我告白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