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Matty
Maintain
476 are following
2.5k articles

.

繪寫人生

金鰭悲歌

一個海洋霸主的絕望呼喚

考拉不渴

瞬刻(171-175)

171 群體《烏合之眾:大眾心理研究》是法國群體心理學家古斯塔夫·勒龐1895年出版的一本書,篇幅不長,內容很深刻。中心理論是「群體無意識」。群體很容易做出劊子手做的事,同樣也很容易大義凜然。聚集在一起的一群人,他們的感情和思想全部趨向同一個方向,自身自覺地個性消失,就會形成一種集體心理。

T.H.ee

小滿,未滿

2024 ,520「小滿」

Feifei

人性的善與惡

人性本就有善又有惡,我們在法律、社會規範和道德教育上,也只不過是盡可能地發揮人性中的善的一面,遏制人性中的惡的一面。

陳海雅

精神科醫生

Illustration by Etta Chan在香港有情緒病或精神病求醫是件難事,除非你有錢看私家醫生。公立醫院設有精神科門診,經轉介才可以看病,每次門診費用數十元。精神科像其他科一樣,依照地區劃分為七個醫院聯網,如新界東聯網、九龍西聯網之類,每個聯網照顧約百萬人口(香港有七百多萬人口)。

Feifei

我寧願受傷,也不願毫無感覺

我站在欄杆旁,眼淚流了半小時了,反正也沒人管我。我心裡的痛,反正也沒人能懂。我看著海水一來一回地拍打著,這樣的平靜,我想到我只要跳下去,好像就沒有痛楚了......

蔡牧希

不讀。 不回

【不讀。不回】 「右手大拇指伸,穿過左腋下,肩膀壓,停留呼吸。」芬多精一般音符,在肩胛生出枝葉,鼻息吞吐之際,整個人又解構一點點。「換邊。」橘衣服的男老師以耳麥下咒。之後是長長的靜默,舒展的時間過分漫長,指針挪了三格。底下那麼多浮沉的呼吸,他在回訊息。

考拉不渴

瞬刻(166-170)

人活著只能靠自己成全

考拉不渴

七日書(7)今生最後的落腳點

哪裡有自由,哪裡就是家。

蔡牧希

再迂迴一趟高野山

【再迂迴一趟高野山】 離境前一天,又搭上南海電鐵,前往高野山。電鐵上吱吱喳喳的學生,陸續在堺東下車,陡地悄然的空間彷彿與世界脫節。北野田之後,車廂空了大半。清冷的空氣掏空市聲,靜默之間,恍若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三日市,去年八月在這裡迷途,是熱得發汗的天氣。

蔡牧希

再迂迴一次高野山(二)

【再迂迴一次高野山】 沿山屋舍低為矮矮的磚瓦,無意承受太廣闊的天。更往山裡行,杳然深邃的安全感漸次包圍我,知道林蔭終將覆蓋無以名狀的孤獨。而雪況疏然, 偶有白眉稀疏枝葉,拂掠車窗,過境即化為蔚然鳥鳴。學文路之後,車廂只剩下我,還有站旁幾株野梅,恣意綴點冬日最後點寂寞。

金毛線球

西環變幻時:亞黃理髮

恰似佛有十種稱號,小白是小白又不是小白。名可名,名實相稱,非常名,名實不符,虛實間的黑白異同只是色麈。如若名字真能賦予幸福,世事應該如此美麗簡單。小白已經失蹤多時。臉書又來提醒某年今夜,他在巷口等我吃飯。我說,他聽。他咕嚕,我共鳴,共振不在喉嚨間。

蔡牧希

靜物瑜珈

【靜物瑜伽】 瑜珈老師說:「牙齒放鬆。」 英雄式跨步,眼神凝向手指尖,吸氣開胸,鋪設一張無形的網,吐氣魂繞山河。當爭戰回到身體,左方慣性的糾結如藤,纏繞未消解的夢。下犬式——鱷魚式——眼鏡蛇式,脊椎一節一節拉開,尾骨還有未進化的憂傷,在腳底發痠。

樂馬

雨之歌

凝滯的春雨還是忍不住一窺凡塵,大珠小珠紛至沓來。冪冪地烏雲累積太多牢騷,這時找到宣洩的出口,便不願停止。稠黑的情緒化成晶瑩水珠,懸在慵懶的時間點若一首失意的藍調。瀟瀟攀爬明窗的雨掃去燠熱,舒暢哽在喉頭的氣結,輕撫老邁疲憊的城市。翛翛雨聲是謬思的呢喃,她將瑰麗的華美的靈思包裹在雨滴,直到靈感匯流成悠悠的藍色小河。

嘎拉嬉皮

那名女子的故事(一) | 千萬別在喝醉的時候寫日記

一名奔三女子的台北生存報告第一章

傅元罄

思考?

去搜索其他同樣流落在社會上、卻有獨立的成績的知識分子(古今不論),我想這是我給自己近期暫定的一個目標。

蔡牧希

如果五月驟冷如秋

【如果五月驟冷如秋】 33秒走不完一個和平路口,剩下的斑馬格躍上我身,讓胡思亂想隨清晨疾馳而過,輾軋城市的車聲,以輕蹄以清冷以灰霏微雨。其他行人仍徒勞無功地脆弱抵禦15°c的蕭瑟,以透明或白色的盾。行走叢林總免不了一些悍,在後腳跟被行李箱撞擊如一叢無用的灌木之後,收起白兔的溫馴。

lollipopo

散文|落枕

“我”贪食落枕,她亦贪食“我”。作于2023年

蔡牧希

當鯛魚游向冬日晴光(二)

【當鯛魚游向冬日晴光】 平常日的車廂沒什麼人,會搭的多半是當居民。單軌列車晃呀晃搖一缸魚群的夢。光影在鄉間游移,一旁有柑橘樹結果澄澄,輕掠過車窗。車廂前段,五個老太太坐滿一個區段的座位,彼此傳遞著醬油仙貝分著吃,少女一樣頻頻發出驚呼。她們慢慢吃完一個,有人意猶未盡再拿一個,有人擦擦嘴巴又小心翼翼地戴起口罩。

蔡牧希

當鯛魚游向冬日晴光(一)

【當鯛魚游向冬日晴光】 這次從泉佐野前往和歌山,想走海線到加太。其實從加太再乘渡輪之後,還可登陸媲美宮崎駿 「天空之城」的友島。想像冬日漁港是更清冽的藍,獨旅就且戰且走吧,不需要當下決定什麼,自有命運的跡線循循來誘。加太的鯛魚列車,要從紀伊川換支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