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拉不渴

@andawnfrost

Haiku: A walk

散步如踩風火輪,熱。

Haiku: Nightmare

夜半驚醒,風從哪裡來?

Haiku: a July evening

朝來寒雨晚來風

瞬刻(206-210)

夏滿芒夏暑相連

Haiku: A Lane

正是雲深不知處

Haiku: Dusk Smoke

牧童老牛和我同伴

Haiku: Reading Poems

俳句本天成,捻斷須兩根

Haiku: July

七月流的豈是火?

瞬刻(201-205)

201 隨意 數年前有段時間某地房價猛漲,主力買主有一個統一特點——都剛離了婚。當然是假離婚啦。網傳那個地方辦離婚要提前一個半月預約,排隊等一到兩個月才能輪到辦手續,難度不亞於美國十年簽證。人都不傻,誰都知道房子不值那個價,但眼睜睜看著刺激政策又要出台,擔心趕不上這輪貨幣注水。

【七日書】第三季(7)尾聲

黄小姐、梁大姐

Haiku: Taxi Driver

無奈何望著天嘆嘆氣把頭搖

【七日書】第三季(6)小周天

也許舉頭三尺真的有神明,或者黑暗中都有一雙眼

【七日書】第三季(5)最後一次

黃小姐終於跟她母親說話了

【七日書】第三季(4)黃小姐的是非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別人怎麼知道的?

【七日書】第三季(3)清涼山裡清涼庵

天底下那些壞人都是誰家的?誰都以為跟自己無關。

【七日書】第三季(2):誰是陌生人?

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Haiku: Magnolia

玉蘭花盛開了,學校放假了。

【七日書】第三季(1):十年相當於多少年?

想來想去,我好像沒有「難以定義的」關係

Haiku: After a Rain

雨後總是有即景

瞬刻(196-200)

一天要吃三頓飯,為什麼只睡一個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