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40 are following
264 articles
波卡

提筆寫下你|帶我一起見義勇為的妳

還是小孩的我們,一起見義勇為想為那些小小孩做點什麼,卻看見了更深更無能為力的大人世界。

波卡

提筆寫下你|謝謝你,友人先生。

舊文複發。謝謝你存在在我的童年,成為我人生記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即便我們從未真正熟稔過

Angela Chen

往事並不如煙

往事是件無法脫去的袈裟,往事並不如煙。

根叔|gunshock

良性記憶|七日書³◢◤₇愛的根源

第七天的「艮」,是良性腫瘤的「良」。我最莫名其妙的記憶碎片,慶幸全都是良性的。

Related Tags

  • 生活
    1.4k16.6k
    人生
    6843.4k
    回憶
    327673
    日記
    5173.8k
    閱讀
    7415.6k
  • 歷史
    4091.5k
    創作
    7236.1k
    4343.5k
    寫作
    6403.5k
    中國
    5542.3k
Back to All
Flora異想

第三期七日書之七:影中人

第七天(7月7日) 第七天,來到你記憶裡最模糊、最遙遠的一段關係,寫下一件你覺得莫名其妙但一直記得的小事。本文開始:⬇️⬇️ 終於也來到七日書最後一天,這個題目差點要開天窗了,因為我真的想不起來有這樣的時刻,卻突然想起前幾日的七日書裡的主角之一,就是把我封鎖後又被我封鎖的S。

yiy40645

千禧年筆下有關眷村前後的歷史記憶之一

彰港,是活了生命前15個年頭的出生地,但南投才是家,卻又不是故鄉

farmandherstory

探究生命早期的记忆

兒童時期的記憶时断时续,在记忆的空白期,我到底会想什麼呢?通過合理的冥想,我找到了答案。

PY CHEN 人生花滿院

《記憶痛苦遺忘快樂:靈魂設定的覺醒鬧鐘》

💡記憶不是讓自己悔恨或痛苦、不是讓人失落與惆悵,記憶是靈魂的鬧鐘,告訴你:拿鑰匙來打開它,你會看到耶誕老人送來的禮物🎁💡

Eki1994

我的少年时代

我越走越远,和后来朋友的聊天和交流中体会到巨大的心理落差,在当代的影视和文学作品中也几乎接触不到同样的校园生活。记忆会美化很多事情,但我还是选择记下那些曾经压抑着我的瞬间和感受,它们在后来的岁月里影响和改变着我,仍未从我身上完全脱离,而我还在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海浪主义

台风来临时

之后我也记不清还有哪次以这种的心情,以这么近距离看台风过境后的江水了。——于鱼安

根叔|gunshock

記憶|慣於關於

說得多了,無力從心的記憶,剩下嘆息般的無意義應答,是為譩。

淇淇

閱讀日誌|記憶消失的話,問鯨魚吧

《阿拉斯加韓醫院》看到61%,開始出現一些懸念,但我不認為這能算是推理小說,不過我喜歡書中的氛圍,不同國籍的人住在阿拉斯加一個小區之中,女主角來這裏求醫之後很快跟大家混熟,互相幫忙,十分歡樂。關於手痛,女主角得到線索知道自己遺忘了一些什麼,可是遍尋腦袋也找不到相關記憶,那個韓醫生竟然提出去問鯨魚。

Etta Lee

【隴西家】待拆除的老家裡的記憶

寫於 2023/12/05​最近老家一帶好像正在面臨越加快速的轉變。去年六月左右送走了爵仔婆,接著則是阿崩姑婆於十月離開,再不久,則是醜姑婆。但其實早在爵仔婆喪禮舉辦的那幾天,村裡的人便開始討論說醜姑婆看起來「欲死欲死啊」,甚至聽聞其子女們已經為遺產之事爭吵了一番。

徙逍

夢見

我夢見你夢見我。你夢見我夢見你。

浣熊

【香港隨筆】小鴨子

老男孩的手機桌布,一直都是一隻鴨子,張著扁扁的嘴往鏡頭看。討厭鳥類的女兒不以為然,老男孩卻喜歡得很。

Raymond

邊境

我在尋找的同時,也是在記憶;我在記憶的同時,也是在遺忘,畢竟記憶永遠伴隨著遺忘。

主觀意識

【主觀意識體】記憶與歷史

宇宙意識如何記憶?可觀測宇宙的結構就貌似人腦結構,其中星系猶如細胞,恆星系猶如原子,行星則猶如原子內的電子;故可推論宇宙記憶模式應該類似人腦,因此,宇宙記憶可覆蓋能迭代,現在、過去、未來都能在當下發生改變。那麼為何世界物象能夠永恆不變?倘若過去會隨當下改變,類似考古這樣的活動又算什麼?

Min

那個我曾經愛過的你

那個我曾經愛過的你 曾經的面目猙獰 在深海裡 閃過一絲模糊的微笑我的記憶 曾經的波濤狂怒 時光幽微地潛入 偷偷地使力 那個我曾經愛過的你 曾經的面目猙獰 在深海你 閃過一絲模糊地和暖 在不真實的向晚 不切實際地等待星光

SAMPLE

至少還有石頭

記憶可以透過什麼物質儲存?自然界的物件,是否同樣具有記憶?

YBH

为什么我们仍要不停地写下去

存在乃一场漫长的、近乎无止境的对话,在这场对话里,世界用她特有的优柔多方、行止悠转的韵律向我们诉说,而心灵的高效信息交换模式无法让我们听到她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