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er

@yeerono

那些勉强度日的骗子都是天才罪犯

讲讲电影里闯入空间的罪犯们

春天到了,长按三秒重启就好了

多写点不严肃的

爱情经济学里的注意力经济

Your time is money, my time is love.

回南天与查拉图斯特拉

盘旋在广东人头上的阴云

谁的利益区域又是谁的完美家园

简单聊聊电影《利益区域》

那个回避性人格的情人

总是在猜你喜欢

我短暂迷信过爱,但还是最想发财

每逢佳节写段子|今天大年初五,迎着财神撞上了情人节,在这样的好日子就该来好好破除一下爱的迷信。

请给留宿系列3 逐爱而居

”我是个懦夫,我无力承受幸福的折磨“ 摘自齐奥朗《供词与放逐》

请给留宿系列2 当主播离开直播

虽然说打工人都自嘲“做工等于做娼,大家都是做鸡”,但她发现“吃青春饭”这种话,却是真的直播行业里默认了,“年老珠黄”怕真是没饭吃。

无法朝九晚五的人会迎来清晨吗

最近看完了一部Netflix韩剧《精神病房也会迎来清晨》,对里面的职场情绪病的表现有些共情,于是模糊了时间线,讲点个人职场故事

请给留宿系列1 旧宅恩怨新说

前几天,我向一个做睡眠冥想内容的公司投内容兼职的简历,应他们的要求找了找自己的作品集,翻了翻还真没有写过这类。后来,他们回应说是我的写作风格和他们的内容不是很符合,看来我只有失眠的文风,没有催眠的文采。

女性主义天眼,是bug还是buff?

和女性朋友们一起聊天时,常有调侃说:了解女性主义之后,再看男人就像是开了天眼,是人是鬼一看便知。但是这双女性主义天眼,是bug还是buff呢?

有一种困境,是在我打开地图后

每一次离开,去到个相对不熟悉的环境,都是试图再给自己重新建构生活的机会,把一堆烂摊子扔在了熟悉的过去。

獸女文學,你是金錢豹女還是蜘蛛女?

向著野蠻形態的變形,卻是一種向著自我的解放。

遊牧者計畫|相對靜止的人與相對流動的邊境

“混血”的邊境地域,生出“混血”的人,一個人一個坑,前些年流出去那麼多人,留下了多少冷水坑啊。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