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三友
1 are following
16 articles
dedaC

LXX.029 天地不容 (約伯記十八章1-21)

試譯(LXX-約伯記18:1-21)1 掃基人比勒達接著說: 2 「你要不停止到怎樣的地步?停止吧!要我們也講著相同的話嗎?3 為何要我們一直如同四腳走獸一樣,在你面前無言以對?4 忿怒已然把弄著你。為甚麼呢?如果你死了,忿怒在天底下就無家可歸了。

dedaC

LXX.026 虛空虛空! (約伯記十五章17-35)

當討論不再理性,很可能就會演變為人身攻擊。自命智者、上主的代言人,以利法好像因受損害的自尊而不能自己,丟掉智慧,臭駡約伯對上主的態度惡劣,最終換來的只有虛空!虛空!

dedaC

LXX.025 你算老幾? (約伯記十五1-16)

至於所謂的原因,竟是約伯沒有足夠的年資,從而沒可能得知上主的旨意,從而沒有教訓他們的資格。

dedaC

LXX.023 這最終會是我的拯救 (約伯記十三6-28)

約伯對自己的正直信心滿滿,他的剖白比三友來得直接,因為他清楚自己是怎樣的人,也清楚他在上主面前的理論必然勝出,而且是一場光彩無比的勝利──我知道正直的我將要發出光輝!相反,奸佞之徒絕不可能來到上主面前「說三道四」,他們更有可能因約伯得到平反而受到審判。

dedaC

LXX.022 講人話啦!(約伯記十二1-十三4)

很多人像約伯三友一樣,動輒抬出諸多神學大道理 ── 神是這樣的,神不是那樣的 ── 一張大嘴吹個不停,結果離地到看不見現實處境,連人話都不懂得說了。

dedaC

LXX.021 少說适,要有(正確的)勞動 (約伯記十一1-20)

瑣法深信智慧的能力在於指出上主操控一切,祂的法則不會出任何差錯。人從上主所得的和他的所作所為是等價的。所以,遠離惡事是平安的保證,正確的「勞動」帶來真正的福氣。

dedaC

LXX.017 關於真理,約伯想說的是⋯⋯(約伯記九章1-12)

試譯(LXX-約伯記9:1–12)1 約伯接著說:2 「關於真理,我知道是這樣的。因為凡人如何能在上主面前成為正直呢?3 因為如果祂想要去判斷他,祂絕不可能聽他的陳辭,以致他不可能有一句話從他的千言萬語中有所矛盾。4 因為祂在思想中是有智慧的,並強而且大。

dedaC

LXX.016 人生是…依附 (約伯記八章1-22)

約伯的朋友二號正式登場,就是被稱為「掃基人的霸主(τύραννος)」比勒達。霸主/暴君(tyrant)是一個不尋常的稱謂,相比另外兩位都是以王(βασιλεύς)作為其稱謂的朋友,他的人物設定似乎是比較「橫蠻」。不像「智者」以利法會「花時間」判斷約伯的說話為過度誇大,他似乎毫不在意約伯的說話內容,甚至視那些話如風一般。

dedaC

LXX.015 人生是… (約伯記七章1-21)

大敘事給予人一股神奇的力量,能夠有效地解釋人生的各種際遇,以至整個宇宙是如何運作。不過﹐正因為大敘事有其框架,草率地援引會削平其他理解人生的可能。究竟人生是甚麼呢?約伯就是要談一談自己的人生觀。

dedaC

LXX.014 可唔可以講下道理? (約伯記六章24-30)

約伯要求他們坐下來,認真聆聽他的申訴,然後再以公平的態度回應他⋯⋯其實只不過想大家講道理而已。

dedaC

LXX.013 利字當頭 (約伯記六章13-24)

有不少人口裏說關心他人,其實只是尋找滿足自己欲望的機會。當欲望麻痺了他們的判斷力,他們對人的愛就止息了。

dedaC

LXX.011 結論:你反省下啦 (約伯記五章17-27)

自命智慧、屬靈的人只會自說自話,往往對別人的經歷大都不屑一顧,從固有的世界觀把別人的經歷簡單地歸納為「愚蠢」、「傲慢」、「應有此報」等等。最後,就會要求別人從自己所講的大道理中反省……

dedaC

LXX.010 一切如昔 (約伯記五章8-16)

如果證明上主不變呢?看看賜雨的神,祂不是依舊賜雨嗎?以利法要告訴約伯的是一切都沒有改變,重要的是要抓緊智慧。

dedaC

LXX.009 就算嗌破喉嚨都無人理 (約伯記五章1-7節)

承接他自己於屬靈上的自詡,以利法再次嘲弄約伯,認定約伯是失智的,以及是在信仰的路上迷失了,卻又一股狂熱地自認清白無辜。

dedaC

LXX.008 我很屬靈 ‧ 我有智慧 (約伯記四章13-21節)

基督徒很常講屬靈分享,但何謂「屬靈」呢?那肯定是和上主有關的。然而,很多人不會做分辨,哪些是出於上主,哪些是出於鬼魔,哪些是出於自己。尤其是那些在教會內作教導的,當他們看見「弱者」出現時,總覺得他們的「安慰話」都要夾雜一些自我肯定,沒頭沒腦地吹噓一番:我很屬靈、我和上主的關係真好、我有智慧,之餘此類。

dedaC

LXX.007 Blame the victim

承接約伯對世界的控訴﹐一方面,質問賞善罰惡的神在哪裏,指出原有的普世價值已然崩解。另一方面,他期望死亡之境能代替舊有世界,起碼讓他可以得到安寧。然而,約伯的三位朋友對他的牢騷非常不滿,第一位搶先指責約伯的是以利法。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