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46 are following
105 articles
BROODER

帝都一日游

我沒聽清警察跟大哥說了什麼,也沒太在意了。因為這樣的對話和爭吵,每天都在這座城市的每個角落上演著。我沒有駐足,繼續往前騎走了。

絲白木

內地生遭遇的電詐背後:法治生活的空白

二零二四清明,走廊上重新有了花、水果和蠟燭。沒幾天又被移走得乾乾淨淨。

大風

最新科技的警察

警察與民眾息息相關,相對的,警察就要不斷學習,時時進修

结绳志TyingKnots

302|法桑:一支反共和主义的警察队伍?

与其他国家不同,法国警察既不需为社会服务,也不需向社会负责。它是一个国家机构,这要求他保证一定的中立性。然而在过去几十年中,它首先成为服务于政府的工具,然后又逐渐独立于政府,甚至将他们的法律强加给政府(不论字面意义还是象征意义)。我并不只是要指出警察的工作在个人层面上的自由裁量特…

Related Tags

  • 香港
    1.2k7.1k
    民主
    350747
    中國
    5542.3k
    中国
    3841.5k
    反送中
    284615
  • 中共
    129603
    法治
    67155
    左翼
    73290
    旅行
    6003k
    日本
    5482.3k
Back to All
大風

隊長好(故事)第2集

前情提要:蒙面歹徒在大東銀行劫持人質,特警隊前隊長阿華正好在現場。

大風

隊長好(故事)

看完警匪片後,臨時寫下這個故事,也做個小實驗,向各位做互動,讓大家決定接下來的故事走向。請大家留言是否要故事主角「阿華」接下任務。

黃昏

好仔唔當差?

警察身為一個政權的執法者。理應順應上級指示,執行上級的命令。就如秦始王要求焚書坑儒、統一度量衡、製造長生不老藥等。那時的衙差官爺們難道說:不……毛魔說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一齊大煉鋼、文化大革命好…..難道問過執法者?人民好不好?說不好又會被誰怎樣對待?

大風

論監視器新用途對社會安全的保障

在散步時突然看見路口監視器,腦中蹦出火花,於是寫下這篇文章,這就是靈感來源。

澳門學16號

好仔當然要當差:回歸後澳門賭場化對警察的影響

常說博彩業影響澳門方方面面,新研究便借用警務系統來說明這些影響...

泡澡的太陽

淺談超商浩克事件-法律界和現實的脫節

超商浩克頭破血流!員警記過2次 影片拍攝者還原:警察沒打頭部 社會萬象 生活 NOWnews今日新聞 警棍狂敲超商浩克頭部?他站對街目擊 「還原現場」反被出征 生活 NOWnews今日新聞 浩克那個讓我再次感慨台灣警察難當明明是在預防犯罪還要被記過那群狗官非得要基層警察...

北漂.長住

多角化圈粉的波麗士大人們

一提到警察,給人的印象就是正氣澟然、威武剛直。但看這月曆走的反而是網紅風!

大風

唉!警察越抓 詐騙案越多

為何詐騙案件層出不窮,就是因為人心

盧家熙

从亲身经历对中国地方国保的观察

前两天和一位刚逃出魔窟的朋友见面,一边说一边哭,感慨万分,同时也想起来我和国保系统打交道的一些经历。总体感觉国保系统非常拉垮,从几件小事就可以看出来。一)国保办我的案子基本都是通过网监发现,然后通知地方国保去办的,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来三点。

Eddie

[原來]我也想.....

這是晚上九點半下班,從車內拍出去, 大巨蛋附近, 車輛改道的障礙物隔絕了我跟行人, 但我還是能熱切的感受到賞燈的人們內心的愉悅, 原來平日有這麼多的人, 原來已經這麼晚了, 原來,我也想看花燈!到了家,看不到花燈的遺憾, 讓警察杯杯來填補, 打開近十個APP,走到了路口,警察大人...

CHAO YI

朝環任務〉警察跟義交們辛苦了

不說行程,先來感謝

hktranslate

大倫敦警務處長Cressida Dick鑊鑊金都想連任?

20210723著,原載立場新聞 (註:Cressida Dick 2022年2月辭職、4月下台。2月警察操守獨立辦公室公開報告,指責查靈閣警署警員涉及種族歧視、厭女、欺凌及性侵,並指這些並非個別例子。同月她表示不再獲市長信任繼而辭職。9月Sir Mark Rowley繼任大倫敦警務處長。

NGOCN

【公民安全行动指南】如何支持和声援被捕者

如果你的亲友已经(或者有可能)被捕,作为TA信任的人,我们可以如何支持和声援呢?我们需要了解哪些法律和行动的知识和技能,怎样的策略才能最大程度上改善他们的处境呢?在这一篇中,我们将详细讨论这些内容。

NGOCN

2022 记住青年带来的光亮 | 江雪

“妈妈肯定知道我没犯错 。”——新年快乐。

NGOCN

【公民安全行动指南】如何安全地接受媒体采访,为亲友或者运动发声

过去两周,随着白纸运动的遍地开花,随之而来的反扑和打压也持续不断,我们或许身边就有亲友被带走问话,甚至失联超过一周仍没有回来。究竟是否应该发声,如何声援他们,或者如何安全地向媒体讲述你所亲历的运动过程成为一个紧迫的问题。在这一篇,我们将讨论详细讨论这些内容。

NGOCN

上海“小四”:喊出口号的那一刻,我没有恐惧,只有平静

“周一上班等电梯的时候,后面有人在聊昨天在抗议现场的经历,不过是一座普通的写字楼,一部普通的电梯,参与的人原来就在我们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