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

@cheungchuish

在攻防、矛盾與衝突之中生存。

在「人類文明歷史」的下一階段感受更深層次的快樂,可能我們便能一起進入另一個維度的邪惡。

大街上比流浪狗更低賤的人種

羅馬、義大利、北京、上海等城市嚴禁市面上出現狗隻。更立法監管並且抓拿市面上出現的流浪狗。最大目的就是為了保持市面清潔衛生,樹立乾淨、形象正面的城市典範。可是大街上往往有不少人種,勿論衛生、行為、個人素養等都比流浪狗更影響市容觀瞻。此等人種往往因為沒有自知之明,才會慣以為常地影響市容、環境衛生等。以下,是我一些粗略的列子和想法,而我又認為這些人都比流浪狗低賤甚至不如⋯

好仔唔當差?

警察身為一個政權的執法者。理應順應上級指示,執行上級的命令。就如秦始王要求焚書坑儒、統一度量衡、製造長生不老藥等。那時的衙差官爺們難道說:不……毛魔說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一齊大煉鋼、文化大革命好…..難道問過執法者?人民好不好?說不好又會被誰怎樣對待?

生在輻中不知輻

不對啊,其他人都有用其他不同的儀器一起測,結果都顯示自己原來生在輻中不知輻。幹!這不是很可笑嗎?迴力鏢回過來中頭了!

明人必做暗事

就連街頭巷尾細吟大笑八卦是非的咬瓜子大媽,棋台上圍賭暢飲吞雲吐霧滿身酒氣的大叔,他們都一口咬定是哪國的獨裁強人暗中策劃的事件。

新香港,新骷髏地。

現代城市人普遍以火化入龕,撒灰或傳統土葬等儀式送別先人。對比起西藏的天葬,他們反而覺得荒蠻,不合當代情理,更沒有實行效法的討論空間。但仔細想想,天葬難道不是更符合當代環保議題嗎?無排放、無污染、無成本、更無任何負擔。意志離開身軀後,任由肉體被鳥獸分屍,餵食散盡,蟲蛀日曬,風吹雨淋,最後腐化為我們足下的塵土,卻滋生了天地萬物。

個人衣著與精神狀態的審視。

個人還是覺得瀟灑哥真瀟灑。他管你女裝,老人裝,長裙打底還是外套棉衲幾件。穿的自信舒適,活得寫意,那管旁人冷眼?多獨立的個人精神啊。他的穿搭雖然建立在貧窮的前設上,但貧窮同樣激發了他有別於一般人的多元個性。

從無知到有知,從無法到有法。

這些港人一步步走過來的路和所累積的點滴心訴求,總有一天會於天下匯聚成河,一同衝潰堵塞民主自由與人類文明前進的腐敗渣滓。

鞋子與大國之間的微妙關係

全球有七十億人,每人一雙鞋子,全球就有一百四十億隻鞋子。假設以每年人均購入三雙鞋子,拋棄三雙鞋子,存有三雙鞋子計算。當中包括涼鞋,球鞋,皮鞋,拖鞋也好。全球人類人均大約擁有多少雙鞋子?而每年到底有多少雙鞋子從世界各地生產出來?所用物料又有多少符合環保議題?你的鞋櫃到底藏了多少對鞋子?

說好香港故事?

曾經聽講過於中國內地,千萬不要懷有同情心,良心良知。因為中國是一個出賣同情心,良心良知的國度。這點我不否認,而且任何時候踏入國內也必須切記。我認為,香港也曾經出現過懷有同情心,良心良知的人都沒有好結果的時期。

2023香港---赤化跡象己見。

市面上: 先從維多利亞港海旁兩邊的商業大廈外牆巨幕廣告講起。從以前外資公司創意多變且引人注目的有趣廣告,演變成以紅色為主題,紅色大字宣傳祖國揚威國際的所謂知名品牌。當然少不了旺角,尖沙嘴等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的市區橫街大巷。從前,行人頭頂上七彩的霓虹招牌,具有店鋪特色的民營公司企業,掛飾招牌等。

人類最好的寵物朋友---是人類。

「人類永遠是人類的好朋友」這是本世紀最大的謊言。這句話相當矛盾,假如將本體「人類」改成其他動物。例如:猩猩永遠是猩猩的好朋友。這樣說,你會發現到問題嗎?

「靈異短小說」鐵鍊婆婆

話說回來,我守在大門門縫看了不久,鐵鍊聲開始靠近我家門口。此時,霧裡隱約看見地下有一團黑色物體在向我家方向慢慢移動。起初,我思疑是爬行動物,卻越來越清晰看見其體型,外觀,特徵……鐵鍊拖地的聲音連動這個詭異恐怖的夜晚,我連自己的心跳聲也聽的一清二楚。終於,眼前的景象,使我畢生難忘。

社運後,疫情後,新香港社會架構重組與塑造之我見。

2020年頭。疫情燃燒的很徹底,數百萬求生的武漢人民逃離已變成煉獄的家鄉。眨眼間,全球疫情大流行。世界各國相繼封關封國。疫情於英國蔓延期間,首相約翰遜提出前衛且驚人聽聞的與病毒共存政策。以群體免疫為論調,再逐步放鬆強檢隔離與社交距離等政策。

誠哥的商業之道;林鄭的語言魅力;聖上的德高望重。

以上三人的成就實在值得港人研究研究。大部分人恨不得林鄭長命百歲,百病纏身。更多人希望聖上龍體萬歲萬歲萬萬歲。當中有不少人更鐵了心用整副身家跟誠哥共同進退。

「靈異短小說」抓迷藏

陳七待大家都藏好,自己就跑到路口一家塌方的老舊爛屋內,屋內滿地瓦片,從天井到內庭大堂一片頹垣敗瓦。只要有人進來,必定踩響地下瓦片。

港人被賦予自由配戴口罩的前夜

對不起,以上說的都沒有討論價值。畢竟這些現實跟名媛蔡天鳳被殺,碎屍煲湯的案件比較還是九牛一毛。

港府維持疫情政策與口罩令的原因己見

當大部分人都發現擁護一國不但不保證你會有飯吃,有房住,甚或有續命的簡單藥品資源等。那麼,整個體制就會變的弱不禁風。蠢鈍如牛馬也明白舉目抬頭四處寸草不生,頹垣敗瓦,毫無生命跡象的地方不能活。

哪裡的廁所有革命?

手機提供的是一個渠道。化學處理排泄物的馬桶難道不是一個新的渠道嗎?

出身不能選擇,入世總能選擇?

既然人生短短數十載,何不天地孤影任我行?難道誰沒了什麼就不可以?談情嗎?還是誰沒了陽光,空氣,水還能生存?出生不能選擇,入世總能選擇。大愛求大我,大道求大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