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LE

@samplemaghkm

廖濤 ➜ 擁抱欲望的彼岸——Cult片影迷的酣醉|第26期 #快樂是種不良嗜好

#Cult片 影迷有着對Cult片極度忠誠及狂熱崇拜的特質,他們發展出了Cult片獨有的,如同儀式般的觀影活動,並介入了電影,讓觀看Cult片像是一場革命性的,有互動的「宗教」崇拜。那麽,影迷怎樣以語言及著裝介入電影文本?他們在其中又宣泄了怎樣的欲望?

清涼院 ➜ 希臘有個大仆街——從古希臘悲劇到 A1 頭條|第26期 #快樂是種不良嗜好

❝『觀看他人的痛苦』是否就是我們人類共通、能夠獲得快感之行為?我們觀看這些畫面的時候,是否只能獲得快感?或者再直接一點,我們是否就是一個個透過『將快樂建築在他人痛苦之上』的『Peeping Tom』?❞

週五編輯室|我可能在崇拜克林姆的陽具|編輯M

在《黑鑽》個人畫展的現場,我從不向來客透露這些畫的原意。若畫展一旦規定把秘密當眾揭示,我會毒啞自己。我常跟 W 說:「順服你的一時之興。」來一口克林姆(Gustav Klimt)的火,這興發的火焰是來自我最敬愛的奧地利畫家,甘作他隔世門徒、弟子、侍從、小可憐的、汪汪汪的,由得你怎樣映射。伏身在先師墳前,砸穿頭顱喊話要一命換一命的那個賤人就是我。

羅瀾 ➜ 站在漩渦的中心靜止——選擇判斷以外的快樂|第26期 #快樂是種不良嗜好

古希臘哲學家 #皮浪(#Pyrrho)厭倦於與詭辯學家爭辯,當詭辯學家在每一個命題上都能提出正反兩論時,所有的回答就已變得沒有意義,判斷的必要亦已不存在,皮浪懸置判斷,拒絕所有無限解釋而最後又解釋不清的問題,從而擺脫判斷所帶來的紛擾糾纏。

#快樂是種不良嗜好|追求快樂,自由嗎?|#SAMPLE吹奏部|EP.18

當功利主義把多數人的幸福視為最終目標,是否已經承認犧牲少數的合理性?追求多數人的快樂,與追求個人快樂之間,我們到底如何劃定界線?

虞興華 ➜ 極簡主義消費指南|第26期 #快樂是種不良嗜好

❝ 二十世紀末,#極簡主義 (#minimalism)曾被視為是對 #消費主義/ #物質主義(#consumerism)的叛逆,極簡主義者批判經由消費、物質獲取的快感,認為那不過是種麻藥,短暫的快感會堆積成為過度的物欲,最終帶來痛苦,唯有清除『多餘』,僅僅保留你真正需要的器物,才能投入地享受生活,達致心靈上真正的快樂。❞

陳伯軒 ➜ 弄我|第26期 #快樂是種不良嗜好|

陳伯軒寫下了以往理髮、按摩、健身、拔牙時,被陌生人觸碰身體的經驗。自我的觸摸往往會事先透過視覺等其他感官作出提醒,讓身體提早預備,相反,他人的觸摸憑藉其不確定性,給予身體的刺激便會隨之增強,而陳伯軒的快樂便在這種他人的觸碰之中。

Cult片點樣溝?|#快樂是種不良嗜好|#SAMPLE吹奏部|EP.19

在無法輕易為Cult片下任何固定定義前,我們不妨從其歷史回溯:Cult片因何出現又如何發展?又有何奇異的特徵使人爲之瘋狂? 到底,Cult片點樣溝?

勞緯洛 ➜ 不快樂意識與虛擬的彌賽亞——黑格爾、馬庫色及其他|第26期 #快樂是種不良嗜好|

在 #黑格爾《#精神現象學》的思路下,所謂意識的自我發現,其實就是邏輯本身的逐步發生與彰顯。自我意識的現實性,意謂着其僅能依靠另一因而完滿且獨立的意識才得以確立。然而需要思考的是,自我意識還能如何更深刻地認識並回應它於經驗上生活的偶然性,以及於概念上命運的必然性?我們又應如何面對已然成為自我意識發展必然階段的不快樂?

特約分享|#Techbox|打開黑盒──藝術與技術面對面

「art TALKS tech」這個詞彙,似乎暗含着藝術品會自行解說技術性。兩場的展演和互動,確實更加著重「解說」整個藝術創作的技術含量和歷程。傳統認知上的表演,總是以二元對立分開觀眾、表演者等等的理解。而這次art TALKS tech則更傾向增加互動性:透過學習與對話,讓觀眾和藝術家/表演者互相理解大家的想法、技術工序和意見。

週五編輯室|葉梓誦 ➜ 無事發生|

無事發生,但到底如何才能表達無事(nothing)這個概念?巴特提到,無事幾乎是整套語言中,唯一難以透過迂迴、隱喻、同義詞及替換詞來表達的事情了。一經述說,就彷若有事,唯有傾斜言詞,才能稍稍觸及無事的領域。比如,討論天氣。討論天氣本有作用,然而對於城市人來說,談論天氣的功用,僅僅是讓討論能夠繼續:我們討論天氣,以便說及無事,然而這又與自然世界的某些事物搭上了關係,無可辯駁,卻又與一切論述毫無關係。

何儀 ➜ 戰利品之味|第26期 #快樂是種不良嗜好

何儀在〈戰利品之味〉中,描述了阿遊對硬幣腥臭氣味的喜愛,這種喜愛源自他兒時的記憶,他偷拿家中的錢財,卻害女傭因而被冤枉,任憑女傭如何哭鬧、哀求,也逃不過被辭退的命運。女傭離港的一刻,他深刻明白到自己是安全的,因為離開的人並不是他。

週五編輯室|編輯A ➜ 讀書會筆記|

最近兩週讀書會主題是#波赫士 小說中的時間觀。正如熵之於時間,耗散適應或許也能用於詮釋一種關於歷史與未來的時間觀:時間是混沌的,未來在一片隨機遊走的粒子(事件)的不斷碰撞中生成(像一座小徑分岔的花園);但未來總是朝向適應歷史的某些結構凝結,像一座浮橋崩塌的影像倒放,未來終將成為歷史的鏡像,通往未來的鑰匙其實藏在過去。

盧永滔|𝗣𝗥𝗢𝗝𝗘𝗖𝗧 ➜ 無限詩 Infinite Poetry|第26期 #快樂是種不良嗜好

我不會讓一些實際的局限令我不快樂,在某些情況下我必定會以快樂為先。即使自己進行創作時也好,我最近也知道自己的作品存有一些反叛,刻意用一些較偏門的手法進行創作。我認為這是一種我個人的快樂源頭。

吳騫桐 ➜ Q|第26期 #快樂是種不良嗜好

正如 #寺山修司 所言,自傳中的往事不完全是實際的過往,更多的是渴望曾經發生的過往。在 Q 的記憶盡頭,有多少是被木馬杜撰,需要遺忘什麼?又需要銘刻什麼?答案或許一直存於心中。

劉子維 ➜ 電車司機|第26期 #快樂是種不良嗜好

❝ 電車、路軌、K和我,在這一刻彷彿都融為一體,我伸出右手,無數的鐵軌不斷向前延伸,前面是一片看不見盡頭的黑暗,我不清楚這些路軌通往何處,或懸崖,或深淵,但就算我們會就此摔得七零八落也好,永不超生也罷,K啊,我想告訴妳,我只要妳和我在一起,妳就是我所有歡愉的條件。❞

週五編輯室|蘋果香蕉與電腦|編輯之狗

一開始接觸 JavaScript ,時常覺得 coding 就是一種指向與代入,例如 let a = [1, 2, 3, …],每次需要用到這個數列時,直接call a 便可。多麼複雜的運作,都可以靠拆解與編寫,即,將需要解決的問題細分,編寫不同function,用符號代入再組合一起,一個複雜的網站或程式,便由此得以運作。簡直是一種邏輯應用之美。

週五編輯室|倫理機關|牙朗

「倫理機關」也許是一個很好的比喻。即使是以一種機械(人)式的角度思考,比起「論理機關」,也許我們最核心的部分其實是一個「機關」,一個最基礎地,「認知我之外的『存有』」的感應器。倫理機關並不通往一套演算法、一種邏輯、一些特定行為,而只是,因為感應到了他者存在,我便已有對他的責任。這不是一種邏輯,是一種牢籠。

週五編輯室|沒有人能阻止我們看電影|胡文釗

有時候,我會覺得各位編輯根本看電影比書更多。進駐富德樓以來,我們一直都許願想要一個投影機,除了可以一起觀看某部熱門的電影,喝喝酒吹吹水,還可以用銀幕的影像互相荼毒大家雙眼——你播 #馮翠娟,我播 X-file,他播 #搖曳露營,暗室觀影就是一起發夢的過程哈哈哈!雖然上年添購了一部27吋陳列品螢幕,但這個尺寸只足夠以PS4兩個人打機。終於在七月,我們添置了第一部投影機。

週五編輯室|藝術終於On Duty|項目C

直至上個星期五,我重拾了一點點創作的力量。那天開會後,我們往常地開始桌上遊戲之夜,一起玩了飛行棋和the menace among us。經過一番爾虞我詐,大家都錯過了尾班車。編輯們分享了一些有趣的往事,總編E一邊喝著冧酒,一邊提出一些文章建議給實習編輯們。總編E倒了一少杯冧酒推給實編D,說了一大堆說話,最後叫他做自己便好了。總編E醉了,開始說著真心話;我心想,是一個難得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