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chair

@raychair121

腦內的最佳損友《玩轉腦朋友 2》

跟自己腦內的情緒相處,要好像好朋友對待你一樣。當你失望時,你的老Best會鼓勵你,而不是「踩多你一腳」。當你失戀時,你的老Best會幫你擦乾眼淚,而不是指責你。學習全然接受自己,無論是好與不好、開心與傷心、尷尬與自信滿滿的自己。

早點回家,做一個《全職乖孫》吧!

《全職乖孫》提醒我們最珍貴的付出是陪伴,而不是名牌手袋。因為錢可以掙回來,手袋可以再買,而時間是一去不回。

我們也是倖存者的《哥斯拉-1.0》

電影中的敷島跟關行男一樣,不是不怕死,只是怕死得沒有意義。為了保護家園和家人,敷島甘願捨身成仁。面對國家機器統一口徑,不斷「打飛機」推崇「愛國」和「殉義忘身」。鋪天蓋地的宣傳,服從的傳媒和應下,有誰不會被影響呢?經歷戰爭的倖存者,他們對戰爭、政府和生命有另一番見解。

一個動物解放的王國《猿人爭霸戰:猩凶帝國》

猿人系列電影之所以引起人們的共鳴,是因為它們有科幻概念,而且處理了階級、種族與人性的問題,迫使我們透過這個奇幻世界來看待人類面臨的問題。

突然想起你《遭遇警察》

華澤:我們編這本書時並不是想說這個警察國家它有多麼地殘忍。關於殘忍,幾十年在中共統治下,已經表現得淋漓盡致了。這本書主要想反映警察的無處不在,他的觸角已經深入到社會的各個細胞。文革期間,我們說這是一個專政的國家,現在說這是一個警察國家,就是說他的觸角深入到每一個細胞裡面,只要你稍…

在這個瘋狂世界,有時候《也許你該找人聊聊》

在《也許你該找人聊聊》裡,作者 Lori Gottlieb 帶我們進入心理輔導的會談室,了解五個人的所面對的境況和內心世界。他們的故事,也許你會覺得似曾相識的。

一套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美國電影 《美帝崩裂》<-- 超譯戲名

電影英文名叫做 《Civil War》,直譯只是內戰而已。台灣譯做《帝國浩劫:美國內戰》是比較客觀。香港這邊完全是放飛自我,超譯戲名。美國改為帶有負面的美帝,內戰就超譯做崩裂。為什麼會這樣呢?原因自然不可明言,卻心知不宣⋯⋯

虛無的《可憐的東西》

「我們必須不斷體驗一切,不只是美好的事物,還有屈辱、恐懼與悲傷,這樣我們才完整。」妓院老闆娘 Swiney 如是說。人生可以是如白紙的虛無,也如白紙般充滿無限的可能性。你可以用鉛筆寫自己的故事,你也可以用畫筆繪畫未來,甚至你可以將它摺成紙飛機,一飛沖天。

遊走於渺小與宏大之間的《三體》

科幻小說就是希望回應「我是誰?」和「我為什麼要生存?」這些問題。想像生存在藍色波子表面上的我們,要如何流浪地球,甚至推開抽屜,去外面的世界一探究竟。縱然我們明天還要上班,為了柴米油鹽而煩惱,至少科幻小說讓我們擁有廣闊一些的精神生活,更重要的是時刻提醒我們有無盡的可能,使我們有流浪的決心。

由愛寫成的《絕地盟約》

電影《絕地盟約》(Society of Snow) 改編自1972年發生的「安第斯空難」,一架載著烏拉圭橄欖球隊的飛機,於安地斯山脈遇上亂流,最終撞山導致機身斷為兩截。機上總共45人,40名橄欖球員和家屬和5名機組人員,18人在事故中或不久就罹難。

自由從來不是免費的《自由之聲》

看完電影不知道可以怎樣做的話,讓我給你一個建議吧!新年收到的利是錢,與其用來買一件新衫,不如協助拯救一個孩子吧!

生命必須有裂縫,陽光才照得進來的《年少日記》

《年少日記》英文片名為“Time still turns the pages” ,即是時日仍在翻動人生的書頁。但是,逝去的人和過去的傷痛有沒有真正turn the page?

就算改變不了世界,也別讓世界改變你的《白日之下》

由細到大都聽到「多數服從少數」的道理,但原來多數不一定對,而且堅持自己是對一件不容易的事情。這個世界有幾多人像凌曉琪一樣?經歷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為了保護自己,而選擇對世界抱持麻木的態度。知道自己改變不了世界,但又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這份無力感有誰共鳴?

比人更像人的《克拉拉與太陽》

《克拉拉與太陽》的故事發生在一個遙遠的未來,書中的克拉拉,是一種被名為愛芙(AF, Artificial Friend)的AI機器人

假醫療,真呃人! 不過John Kramer唔駛報「東張」的《恐懼鬥室 Saw X》

經過多年的嘗試,加上《漩渦:恐懼鬥室新遊戲》的慘淡收場。《恐懼鬥室 Saw X》終於找回恐懼鬥室系列的「流量密碼」,那就是John Kramer.

比多元宇宙更多元的《Sex Education》

比起為了政治正確而強行把美人魚染黑的舉動, 從一開始就打正旗號要創造一套比漫威多元宇宙更多元的劇集。

《日麗》是因為有你在旁

那天父親說:「我想讓你明白,伴隨著你長大,不管以後遇到什麽事,去什麽派對,遇到什麽男孩,你都可以隨時講給我聽。」

《我們與惡的距離》是多遠?

「他可能是一個罪人,但他是一個壞人嗎?到底什麼是好人,什麼是壞人,有標準答案嗎?」或許沒有標準答案,但一直去問這個問題才是重要。

每個人都面對著一場戰爭,一場與自己的戰爭:《社交恐懼症:不孤單生存指南》上

很想對所有社恐的人說:「有我的陪伴,你再也不孤單」

如果地球上有另一個你,你會跟你說什麼?

先處理心情,後處理事情。但是,當生活的所有事情都失了序,心情可以怎樣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