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AN

@elsewhere

【旅途碎筆‧之八】轉變與生成

我懇求一種樸直,溫柔,誠實,不做矯飾的語言。

【旅途碎筆‧之七】Solo

這是你初次獨自旅行(first solo trip)嗎?我說,是的。

【旅途碎筆‧之六】Heo Quay

暑氣炎熱,日光熾目。暑熱裡的Heo Quay是如此完美而相見恨晚。

日記:記得你們走下去?

快要一年了。五月。重新回想起來,還是有「怎麼會這樣」的戰慄與哀傷。帶著一種明知不可能,如果可以,希望能夠挽回些什麼的遺憾。哀慟讓我們對時間記憶得深刻而鮮明,我們總是能夠想起,得知消息的當下,我在哪裡。那天晚上,大家圍坐訴說,我在山上,我在房間,接下來我去通知其他人,接下來我什麼也...

【旅途碎筆‧之五】夜車

我無法偽飾。

【旅途碎筆‧之四】自己的房間

風聲好大,好像三隻小豬裡面,大野狼深吸一口氣後,所要刮起的狂風呀。

【旅途碎筆‧之三】旅人的行李

天亮我們就會各自別離,但是我想記得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以及他們的行李。

【旅途碎筆‧之二】免於恐懼的自由

母親訴說傷痕是為了避免重蹈覆轍,避免女孩經受自己承受過的傷痛與不安;而父親規訓女孩,是擔憂發生了什麼,而他束手無策,不及保護。他們都在告訴我一個顯明不過的社會事實。

【旅途碎筆‧之一】未曾(意識到的)告別

但我現在,在這裡,我得用力才能讓自己更加意識到。

【旅人的交換信‧清邁之三】銜接,家與他方,日常的一天

這些或是出於必要、或是緣自偶然的決定,織就了第三天的路徑,也讓我一天結束後重新審視這一天如何開展時,知曉這一天,身在這裡(here)與在那裡(there),家鄉與彼處並沒有太大的不同,都是基於日常生活(所需)的一連串決定所構成,而過程中帶著探索與新穎的目光。

隨筆:還是一樣

我就快要磨去記憶了。有時候當我回憶起那些世界,好像從現下的人生軌道中,我深愛的生活、不確定但努力保持穩定的未來時,倏而掉落進那些破碎的、多重的,我曾深愛過的世界。但那是一種不可能再被挽回,不可能再被重建的世界而已。

【旅人的交換信‧清邁之二】第二封信:你要去哪裡,你要怎麼旅行

書寫的時候我才發現,真正成為旅人的那一刻,一種害怕的驅力好像是一直存在的,我好像很害怕「看不到」地方。或者是──我很害怕,看到的只有我自己。

【旅人的交換信】第一封信:清邁的第一天,第一次,初來乍到

這樣的過程裡,靜默與眠夢帶來了真實,半夢半醒也帶來了真實,黑夜與光帶來了真實,生活與旅行,家與抵達也攜帶了無數確切並存的真實向我而來。我們想要看到什麼樣的世界?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