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前消息 Le Rêve Lucide

@LeReveLucide

【文艺】在路上 我们此地此刻:Kyrie、歌、岩井俊二,以及我(投稿)

Kyrie 被迫了失去了家人,被天灾与命运玩弄,所以流离。我被既存的文化拒绝,主动回避原生家庭,走向与以往的人生割裂的必然,也是在流离。

【思想】孤独摇滚的玛丽王后

我们应该打破如“女性就是体弱”“女性就是需要照顾”的刻板印象,把每个人平等地带进现代社会的困境中。理由并不是“绝对平均”,而是需要“统一战线”。

【键政】“我们的问题是否会越来越少”,可谁是“我们”?

面对同样的题目,发达地区的城市中学生早就已经把生成式 AI 玩溜了,不发达地区的小镇做题家对生成式 AI 几乎一无所知,那答案很明显,小镇做题家不属于这里的“我们”。

【文艺】非必要不读书

关键是问题意识,就是你感觉到不对劲、困惑、不明白的瞬间,意识到自己的思维中有空缺,随之你会有想解决问题的求知欲。

【文艺】在新年逆走的人(投稿)

像我一样仓皇离开的人也许是少数

【思想】尼古丁困境

笔者每每看到有朋友对诸如香烟和酒精、药品成瘾、泛滥的色情业这些现代性问题产生的结果而义愤,却又很简单地认为,只要取缔/限制了它们的发展,事情就自然地会变好——真有这么简单就好了。

【文艺】新年不快乐

又是新的一年到来,你们快乐吗?人似乎本应在此时感到快乐,但我不快乐——并非是有什么令人伤心的遭遇,只是我不为新年而快乐。

【创作】入土为安

我死了。何时、如何死的我还不清楚,但我已经死了这一点是确凿无误的。可是,他们不仅不承认我的死亡,还要时刻假装我还活着。

【键政】《我本是高山》?我本是底层!

整个围绕张桂梅和华坪女高的这件事给人最大的启示,是中国社会已然割裂成无法相互理解的两部分。

【创作】无蛋人

天有不测风云,有一天吴丹仁正在去上班的路上,一辆疲劳驾驶的货车撞向了他。幸好司机发觉了前方有人,及时踩了刹车,但吴丹仁还是伤到了一个关键的地方——他的蛋。

【创作】新杞人忧天

大家都知道杞人忧天的故事吗?据说有个杞地的傻瓜,天天担心天会塌下来,最终忧郁而死。幸好,得益于科学教育的快速进步,当代的中国已经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吗?

【思想】对后意识形态社会的一点癔言(投稿)

传统的意识形态已不能适用于 21 世纪,也就是说,不能用传统政治的视角来理解这个乐子人与日子人遍地的世界。人们不想再被政治所支配,他们只想要自己的一点生存领域,这是现状。对于我们而言,要想运动起来,只能去寻找一个既属于我们又属于他们的共识。

【创作】国男公主

在一个古老的王国里,邪恶的现任王后用魔法把年幼的公主变成了一个男人,而解除诅咒的条件是有男人真心亲吻她。

【文艺】人要为自己而活

新文化运动时鲁迅曾在《新青年》上发表过一篇叫《我们如今怎么做父亲》的文章,里面说“總而言之,覺醒的父母,完全應該是義務的,利他的,犧牲的,很不易做;而在中國尤不易做”。很遗憾的是,如今过去一百年了,这三样美德在中国社会仍旧付之阙如。

【创作】大象存在的日子

已经没机会逃出去了,大象堵死了所有的门。

【思想】仿生汉族人会梦见电子馕坑吗

最近发生了一件某维吾族尔跨性别人指导汉人吃馕的方法的事情,事情本身不大,却由于一些怪异的原因,让整个 Twitter 的左派、跨性别圈子陷入了围绕着身份的争执怪圈当中。

【思想】赛博空间僵尸生存指南

本文简要介绍了几种常见的受意识形态僵尸病毒影响的感染者之具体表现型和普通人在面对他们时可以采取的应对策略,并对意识形态僵尸影响下的赛博空间现状进行了总结概括、展望未来。具体内容分类详见“目录”。

【异色】《主播女孩重度依赖》和我们时代的精神状况

它给现实以讽刺,现实报之以反讽,它成就了现实,现实也成就了它。

【思想】神秘学狂热

“举头三尺有神明”,这种对神秘事物的迷信,或者又可称为神秘学狂热的思想从何而来?对“神秘学”的崇拜,正是对“科学”的轻蔑。这里的“科学”不只是一种知识,它更是一种思维方法。

【创作】【连载】君子无义(七)

李家的宅子古色古香,而且相当气派,或者不如说武侠世家的房子几乎都长这样,古色古香是为了表示念旧、守传统,气派是为了代表家族的脸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