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主义
116 are following
274 articles
米米亚娜

歪脑|温哥华酷儿女权脱口秀:带妈妈来看我们讲性和政治笑话,如何成为“异类”们战胜恐惧、偏见和暴力的抗争

“我自慰好像只是为了检查一下我的阴蒂还在不在。我就想,不对啊,俗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吸土。我这马上要三十了,我如的是什么狼呢?黄鼠狼?屎壳郎?还是那种,外强中干,疲软早泄的战狼呢?意识到自己是无性恋之后,我就想和朋友说,可是我心虚啊,毕竟我睡过男人,我脏了,我不是一个纯洁的无性恋啊!我朋友人还挺好的,她安慰我说:没关系,自我探索总是需要时间的嘛,我年轻的时候还以为我爱国呢。”

低音

“中华坏女人”的伦敦三八游行

2024年3月8日,一些中国的女权主义者在伦敦进行了一场游行,最终聚于中国大使馆门前,抗议父权和政权对女性的压迫,以此欢度了她们的妇女节。“低音”邀请一位活动参与者分享了她对当天活动的观察和记录。

qf4palestine 🇵🇸

种族灭绝时代的爱:巴勒斯坦的生存赞歌

在种族灭绝中践行女性主义意味着什么?我想和所有女性和女权主义者说的是,要不断发巴勒斯坦的帖子,传播真相,尽己所能地扩散新闻,继续诉说我们的事。

小毛

我和我的母亲1.0

如果她依然抱守关于理想女儿的期待,而我已明确知晓我毫无意愿把人生用在这场永无止境的讨好游戏中,如果我已选好了自己要走的路,那么承认母亲的自恋也是对自己的公平。

失衡观察

2020-2023,中国女权大事记汇总

今天是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抛开消费主义给女性创造的神话,这是一个纪念女性在经济、政治和社会领域争取权益、取得成就的日子。过去几年,女权主义者们曾发起各种行动:在疫情隔离期间呼吁关注家暴问题,推动公众对《妇女权益保障法》的讨论,发起民间倡议敦促政府回应性别暴力案件……网络上,对月经...

小毛

我和我的父亲 1.0

他在我尚未有明确自我意识的时候教我朝世界大喊,却在我真正拥有独立思想的之后按住我让我配合不可抗力的精神强奸。

番茄米线

父权制的核心本质是“两性分工”而不是“男性主导”

虽然两种分工同样重要,但是在资本主义社会,只有商品劳动(赚钱养家)是能够拿到钱的;做家务带孩子是无法直接产生经济收益的,不赚钱的

jokerxi

弗洛伊德真的窃取了杰出女性萨宾娜的研究成果吗?

大陆女拳现在掘地三尺诬陷男性偷窃研究成果,确实令人感到很抽象,我感觉这种行为就类似于阿 Q 说的:我祖上也阔过 。她们真以为研究成果就是一本答案之书,放在姐妹的家里,谁走过去都可以偷过来 但是事实上科学研究是很多论文逐渐堆积起来的 ,你大学的时候发了什么论文、读研究生发了什么...

小毛

拿起钩针,女人的手能创造世界

钩织实在是女性友谊的绝佳隐喻:由朋友带我入门,在不同的朋友们家,我们各自创作又互相陪伴着,也常把勾好的东西送给对方。在毛线交织得越来越紧,八卦和垃圾话纷飞的同时,我们也和彼此更近了。

小毛

Everything is about sex,但性的一切全靠自学

小孩知道什么不该问,家长也一如既往拐弯抹角,这一套性教育太极拳,几乎是大部分中国家庭的写照。

小毛

攀岩:向上爬和做女人一样,痛并快乐

垂直向上开辟出一条路。

小毛

那些直到确诊我才去了解的妇科病

和多囊一样“发病率不低但科普程度却不高”的妇科疾病其实不少。

小毛

让体毛在夏日飞舞!

如题。

小毛

自爱,一道“仅限女性”的伪命题

女孩子要自爱?

小毛

我的月经,你好。

给我的月经写一封信。

小毛

来月经的时候,弄“脏”女生裤子的,是经血吗?

本文为2020年受邀在Vagina Project做过的一次关于“月经羞耻”主题分享的文字稿。

小毛

《隐入尘烟》导演「票房千万女制片裸奔」不妥在哪?

本文写于2022年7月,电影《隐入尘烟》上映后,发表于“野马青年”公众号。

小毛

你学到的关于"处女膜"的一切都错的

如果我们把自己的健康和感受放在第一位来思考处女膜的存在及其意义,一定会得出这个结论:这层膜,真的没那么重要。

小毛

化妆是工具,她才是目的

拒绝化妆是值得尝试的选项,挪用这个工具并重新定义它,也是。

小毛

每次去妇科,都是过山车

女性用肉身直面来自庞大医疗系统的查验,我们的肉身即是证据,见证我们的遭遇,也让我们有勇气 ask for better。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