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明

@ximing

家人留置日記(七):和友開口

母親說:「你的心事,可能會成為別人的樂事。」

家人留置日记(六)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活在这个大举报时代,人人都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家人留置日记(五)这个年不好过

等待之中,求神拜佛。

家人留置日记(四)

这些日子,从「想念是会呼吸的痛」,转换为不甘。

至亲留置日记(三)

我坐在办公室,泪水不由控制地渗出,一种莫大的孤独感升腾而起漫过我的每一寸肌肤。

家人留置日记(二)六神无主

1月23日 这几天忙坏了,去拜访前同事,坚定了要这周提离职的决心,大概周五就正式提出离职报告;去复查了乳腺结节和甲状腺结节,问题不大;和李莹律师通话,她建议我去找专门做刑事犯罪和职务违法的律师,不然会很凄凉;和罗检、陈律、谭律联系上,我们都还太年轻了。

家人留置日记(一)究竟是祸不单行,还是一语成谶?

2024年1月20日 周六 凌晨 究竟是祸不单行,还是一语成谶?当我妈告诉我的时候,我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晚上九点半,我妈给我发消息,说今晚可以聊聊吗?我以为只是她想我了,便说好的,晚些。她说十点也可以。十点,我一面拨菜,一面点开她的视频电话。

X往事

-我真是捅了台湾女人窝。送x离开我房间后,我发给好友。好友说,你们聊了这么久。我才注意到,一个半小时,确实够久的。很久没有闲聊这么久,还不腻,稀奇。心里惦记上一个人,无非是始于五官,忠于人品。闻香识人,见色起意,听声沦陷,这不丢人。我和X因同从杭州转场台州相识。

在同性恋人眼中的婚姻究竟是什么

当同性恋人问我为何执着于婚姻时,我无语凝噎了。

旅港见闻(一)一觉醒来,老师没了

飓风刮到身边,人人都凭肌肤而非温度计来感知政治气候。BEST WISHES今晨起来收到一封授课老师请辞的邮件,大意是: “我很抱歉昨晚没有告诉大家我正和学系提交离职申请,因为我的个人原因,我将不再教授本学期的课程。学系正努力寻找合适的老师接替我,或许后续课程会有些许改变。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