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布

@rebelbamboo

<七日书>第七日|飞走的那一刻,我终于失去了,才觉得家变得可能了

最后一次离开家是三年前。要飞去美国的前三天,在一起四年的当时的男友也来了深圳送我,我对着手机备忘录上的清单检查:机票、护照、美金、新冠核酸和抗体检测结果、录取通知书、I-20。新冠检测证明有时效限制,我们开车四处去找可以检测并且很快出结果的医院。

<七日书>第六日|回去,是知道有些地方再也回不去

回去,曾经是给自己一个交代,给自己背井离乡的孤独,成长,和理想中的自己一个交代。现在,我知道有些地方是再也回不去的了。

<七日书>第五日|究竟离没离开过家,本身就是个问题

写到这里,我实在汗颜自己对离家的感觉过于麻木。我究竟离没离开过家,还是家一直就在脚下,这本身就是跟问题。

<七日书> 第四日|流连粤语歌中,怀念

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广东人,我于它更像是浮物,是过客。但很意外地,此刻,是粤语和粤语文化让我可以出走,可以在灵魂出窍中再次找到平静。

<七日书>第三日|当我们在未来相遇

以前,我把她当成我生活的全部依赖。现在,我不期待生命的重合,而更期待相遇。

<七日书>第二日|行李箱中的家

我离家越来越远了,那个带我四处游走的行李箱却是母亲买的。她把一个可以承载我自己理想的箱子放在我的手里,把一些落寞留给了自己。当我享受着自己的冒险,总是遗憾生活正在将我拖离和她重合的世界。但我想,当我现在打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还是比想象中离她更近了一点吧。

<七日书>第一日|能生长的地方就是家

在英国毕业后,我的第一份工作在肯尼亚,我成了一个写字和讲故事的人,而那时我意识到家的感觉可以更宽泛,它可以通过文字和表达搭建,让一个远处的人看到你的变化和成长,并愿意与你分享他/她的成长。它是一种土壤,一种让你想扎根和生长的土壤。对家的不舍,就是对这种生长欲望的不舍,就是“不死”。

异乡记|请让我记得此时此刻的生存,抵抗,和爱

去年五月,我结束在纽约的硕士学习,如同许多流离故土的中国人一样,开始了一场漫长的重建生活的旅程。然而,对于十七岁就前往异国求学的我来说,在三十岁再次出走比想象中更加艰难。离开被精神边缘化的中国社会,完全的职业转换,以及作为女性突然面临的事业和情感困境,我一度想放弃,想消失,不知要去何处。

漂流者(补)打卡

Hi。我是一名前记者,曾在三个大洲读书和工作。表达欲旺盛,情绪敏感,有一只猫。现暂居北京,但并不打算停止漂流。看到Matters网站的名字,我会问自己,What "matters" to me?刚好最近在写graduate school的个人陈述,这是个避不开的问题。

辞职闪回记|一通电话

前记:今年五月,我从媒体辞职了。我努力消化上一段工作给我的生活带来的碾压感,以及辞职带来的种种变化和不确定性,并试图把它们给我的感受写下来。这个故事关于Y和Y打给我的那通电话,关于我们本来也许会多么相似。-- 刚刚上交辞职信的时候已临近四月中旬。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