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y S

@obafgkm

Meeting My Idol Online

I couldn't help it but have a strong crash on this guy. Nope, not this guy. It's his brain.

連續

連續是緩慢的、是漸進式的、是一點一滴讓水珠在石頭上留下凹痕的,就像愛一個人,一見鐘情是少之又少,就算真的發生,後續的摩擦與妥協也是連續性的輕輕磨去彼此的稜角。

七日書 後記( 6 月 10 日)

我還是嚮往能有人一層一層剝開我以文字設下的密碼,我想要有人走進來,拍拍我的肩膀,告訴我辛苦了,我願意陪著你。這才是我寫作的初衷,想要被人理解,想要對那些一樣不被理解的人說,儘管這裡很黑,我也在這。

馬特市自由寫「七日書」|那些地方

我靠著奶奶的愛一路活到現在,為了不讓她再接受任何噩耗,活得再累,我都不想讓奶奶再體驗一次失去的感覺。到這時我才明白這是歸屬感,這是愛,這是愛一個人愛到願意承受讓她先離開的悲傷。

馬特市自由寫「七日書」|回

孔乙己早說了,回有四種寫法。回來是一種,回去是一種,回家也可算入,還有一種,我說是徘徊。

馬特市自由寫「七日書」|解離

去美國是為了留學,離開身體是被迫解離。不是二十四個比利,但解離確實讓我能像看著其他人開車一樣的駕駛我的身體。

馬特市自由寫「七日書」|秘密

語言是新的意識結構,秘密是被傳達的內容,我的家鄉是我的身體,在這裡,我與自己沒有秘密。

馬特市自由寫「七日書」|口

儘管充滿厭惡,我終究得依賴口的存在,但舌尖滾動的那些字詞大多還是被吞嚥入腹,而我仍喜愛舔拭刀尖,磨利的金屬、冰涼、無情。

馬特市自由寫「七日書」|疤

手指與視線的每一次造訪,都是帶我回到家的一次時光旅行。每一個人都是由過往的事件組成,而我是我,是疤痕組成的我。

馬特市自由寫「七日書」|我的家

這具身體是我在這個星球的居所,盛放碎裂的靈魂。我出生於此,也必終於此。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