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fael Cao

@caosihan2

布努埃尔的下限仍然不低,因为电影本来就是一种超现实

又一次,我们看到了,一个特别的人如何用他的天赋把其他导演需要更多篇幅,更复杂结构才能完成的思考如此简单流畅地放进电影里面

“我把生命当作一次伤痛接受...”《马尔多罗之歌》第三支歌翻译(节选)

我渴望马尔多罗胜过我渴望我的下一次心跳

Post-Human

On “Fire Refinement”

《马尔多罗之歌之歌》第二支歌(节选)翻译

我怕他,他怕我

Homage of Interval

On "Wolfheart" by Moonspell

Existirá música

I love poetry!Completing a poem confirms me my strength and forgetting this poem makes me feel even stronger.

只讲“废”话的戈达尔,你们膜拜吧

评戈达尔《我略知她一二》

“中国”是什么?

一根摸不得,说不得的想象性阳具

我笑是为了不思考,我思考是为了更疯狂地笑

很久没跟你们分享我的诗了

精神分析的平庸

但是不往“上”,只在大路上走,我怎么可能知道天有多高?

圣神:神圣声音

神学家拉康

政治性“抑郁” or ?

你键证上瘾,玩网过头,是因为有只老鼠钻进了你的菲勒斯

阉割,欲望,大他者

你进入分析之后就会发现,阉割无时不在,无处不在

为什么大他者必须要有缺失

儿子,你并不是你母亲的欲望,充其量你母亲欲望的对象暂时在你这里

给犹达斯补一次精神分析

题目是夸张了点,但是当基督教话语中的某些悖论不能通过释经被解决的时候,只能把它当作一个精神分析的基本现象来分析

只有一个萨德:恶人-哲学家——《萨罗,索多玛120天》仍然是对萨德主义的升华

我对于帕索里尼赋予本片的政治内涵和其本人过分戏剧性的死亡完全不抱任何兴趣,帕索里尼的这部电影的伟大之处在于他完美理解了萨德——通过克洛索夫斯基

基督教的失败

在复活的基督和虐待狂雅威之间,选择的还是后者

做个预告———我会告诉你什么是堕落

堕落天使,变成了天主的天使

大蛤蟆——《马尔多罗之歌》第一支歌翻译节选

看着它怪兽般的大眼睛,我的身体开始发抖。在我吸干被他们称为“母亲”的那些干燥胸膛之后还是第一次发抖。你应该很厉害,你的脸比人还大,ta和宇宙一样悲伤,像自杀那么美丽。我竭尽全力憎恶你,比起凝视着你的眼睛沉思,我宁愿一条毒蛇从时间的开始就绞杀我的脖子。

让“女人是什么?”进行到底——《母亲与娼妓》

"婊子“不存在,那么什么存在?”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