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淡

@ab28done

模糊的声音

沈红玲悄悄在楼道里等我。当我在楼梯拐角遇到她时,她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风骚表情,我先是一愣,然后二话不说上去就一把抓住她的乳房,然后说,奶子好大!想和我做爱吗?沈红玲很风骚地笑着,然后张开红通通的嘴唇吻了过来。我们抱在一起津津有味地品尝对方的舌头,好像那是什么美味佳肴,直到几分钟后我们感到有点累了才停下。

狗日的夏天

夏马站在窗口看见邻居老头正站子楼下院子里,他正盯着一棵树看。树上除了树叶什么也没有,而树叶也是正儿八经的绿叶,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但是老头仍然津津有味地看着,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夏马对欣赏花花草草毫无兴趣,天气正热,他在房间里热得待不住,于是他套上T恤和短裤,出门。

加速器

罗辰气喘吁吁地又跑了一圈,但是他已经被迎面而来的两个妇女甩下了一圈,而且她们似乎并没有减速的迹象。这让他感到愤怒且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那两个毫不起眼的三十多岁的妇女体力会这么好?这完全超出了罗辰对普通中国女性体能状况的认知。也颠覆了对自己身体状况的认知。

放学路上

中午放学的铃声响了,学生们按耐不住地开始骚动。班主任仍然板着脸站在讲台上,她三次提高嗓门想震慑住越来越吵闹的学生。效果当然是有的,但是很短暂。学生们稍稍安静了一会儿,就又压低了声音彼此交头接耳,然后声音逐渐放大,最后教室里又恢复了原本嘈杂的状态。

信仰战争

一天上午,我站在公司的茶水间里泡咖啡的时候,面对着吱吱作响的热水壶,我突然决定给自己找一个宗教信仰。我卡在咖啡和巧克力派之间左右为难,然后我又想起了早已被我遗忘的古老信仰——香烟。这是一次艰难地选择,如果稍有差池,我就会堕入异端邪教的深渊,这辈子和下辈子都得在罪恶的地狱里度过。

《最后一盏灯》

《最后一盏灯》 所有的灯都熄灭了 只有一盏灯 还不甘心的亮着 一个孤独的失眠者 不安的看着窗外 和自己的内心 这是他与世界独处 的方式 一半愉快 一半悲伤 此刻 世界的声音已经远去 成为微弱的背景 只有风吹过心扉 如同吹动风铃 还有灯在不易察觉地闪烁

《水面之下》

《水面之下》 面朝下 浮在泳池里 一个游泳的人 却像一个溺水的人 清澈见底的池水 可以看见 池底的瓷砖 和一个人影飘过 那是自己的影子 一动不动 落日余晖 斜射在水面上 荡漾着 好像一种平静地召唤 在屏住呼吸的四十秒

没有方向的旅途

火车抵达天门站的时候,车厢里和平常一样熙熙攘攘,装满各色奇形怪状的乘客。但是车厢外的站台上,却是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就连站在站台上接车的着装整齐的铁路工作人员,也流露出一丝意兴阑珊。好像他们也为自己工作的车站的萧条状况而感到尴尬。这让他们每天煞有介事地站在站台上的工作,显得多余和可疑。

我是如何成为一名游侠的

我是如何成为一名游侠的 隔壁王二家的又在吠了,深更半夜,它到底在吠什么呢?难道是有贼吗?但是里墙那么高,里尉大人孔武有力,是远近闻名的狠人,又有哪个不怕死的毛贼敢来犯险呢?上次一个外号叫“飞燕”的流氓李三,在街上和里尉起了争执,里尉二话不说,从旁边的肉铺里拿出一把剔骨刀,一刀就削掉了“飞燕”李三裤裆里的卵蛋。

《但闻鸟语声》

《但闻鸟语声》邻居装修的噪音暂时停止了现在外面没有其他声音只有一种清亮婉转的鸟叫声大概是雄鸟求偶的声音我整个下午都听见这种声音在山里的隐士也会听到这种鸟叫当傍晚鸟终于不叫了现在传来邻居做晚饭的嘈杂声 《雨天》我曾经经历过无数个雨天于是我在诗里写过很多次雨以后可能还会写很多次但每...

硬着来硬着去

硬着来硬着去 方小燕在帮麻酱洗头的时候,偷偷从背后用力贴住麻酱。两只大乳房紧紧地压在麻酱的后背上,隔着胸罩也让他感觉到沉甸甸的爽快感。麻酱没想到方小燕会这么快就主动勾引自己。他还以为还要再经过一阵子的酝酿和试探。洗头的时候,他闭着眼睛,心里一阵窃喜。

猫,战争,心脏病

小区里出现了两只小猫,海夫观察了几天,却始终不见母猫的踪影,它们似乎被遗弃了。海夫不知道动物界也会有遗弃幼子的现象,这似乎和动物的天性不符。那两只小猫看起来活泼健康,看不出有什么先天缺陷。这让母猫的残忍行为更加难以解释。两只小猫机警地藏在停着的汽车车肚底下,时不时伸出小脑袋四处观察,并不停地发出喵喵的叫声。

秋风秋雨愁煞人

秋风秋雨愁煞人 为什么你的眼中充满悲伤 死亡的季节如 草木枯荣 时间短暂而又漫长 来不及等待成熟 心头的利刃是光 让热血融入热血 泪水流向泪水 雨流入家乡的河流 流向 注视中的 未来 亮马桥 寒冷的冬夜 来自天性的呼喊 驱散暧昧不明的迷雾 放弃生存策略 化作生活的勇气 无辜的...

乌克兰

《乌克兰》 年轻的乌克兰士兵 惊恐地睁大眼睛 蹲在战壕里 排在战友身后 等待轮替 轮到他时 拿起弹夹 装填 拉开枪栓 爬上去 对着外面射击 枪声清脆 随时迎面而来的死亡 这就是他的青春 留给世界一个 残酷的注脚 《影子属于光还是属于物体》 光变幻莫测 物体一成不变 影子受限于物...

Heartbeat

天安门 8964 Tankman

Lonely God

Lonely God 孤独的上帝 一种廉价的膨化食品 却有一个哲学化的名字 夹杂着后现代的戏谑 当你吃着这种不健康的休闲零食 在一片寥寂中 体会上帝的无所事事和 永恒的耐心 在一片空虚中 你用堕落的方式接近上帝 一丝甜味的幻觉 隔绝了尘世喧嚣 你被迫享受孤独 还没学会 时光已逝...

灵活的中指

马东再一次早退。他宁愿顶着炎热的阳光往家赶,也不愿意待在有空调的办公室里。他觉得那里的空气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好像添加了太多化学试剂的味道。他怀疑是空调的循环系统出了问题。污浊的空气只能靠化学试剂掩盖其腐败的气味。他在那里是待不下去的,但是暂时又无法离职,所以只能靠迟到早退来减少待在污浊空气中的时间。

《操来操去》

《操来操去》 鸡巴粗大的人 最喜欢操 精神上勃起 的人 总是在操 阴暗的家伙 遮遮掩掩 躲在暗处操 胆大的人在操 领袖的脸面 有人用尽最后的力气 深情地对世界说 操!《生病而后痊愈》 据说生病的人 世界观也会改变 更简单了 更清淡了 更敏感了 就像病中的胃口 原来不健康的杂质 被...

封锁

傍晚的时候,许青终于决定关掉电脑,出门去吃晚饭。整个下午,许青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玩一款他始终无法获胜的电脑游戏上。因为总是输,所以他一直怒火中烧,欲罢不能。就像一个输急了眼的赌徒,无法离开赌桌一样。如果不是因为腹中饥饿难耐,他还不愿退出游戏。

火车,火车

一大早,麻将愁容满面地出门,去赶早班火车。睡眠不足使他的头昏沉沉的。和其他早起上班的人一样,强作精神的脸上隐含着对床榻的依依不舍。麻将和其他人略有不同的是,他把对床榻的留恋变成了对火车车座的憧憬。两个小时的车程,他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车厢里好好睡个回笼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