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
桐生茂豫
Maintain
45 are following
581 articles
德希

1957的青春 下 第14章 無路之路

我想起那時那樣年輕的我,是一只羽毛未長豐滿的小鳥,我的翅膀是那樣的脆弱,那樣的柔軟。還不具備搏擊長空的力量,可是就這樣一個卑微細小的我,在無情的風中,在殘忍的雨裏,卻能……

硝梟

第二章 礦燈亭.樓梯(0-1-2-4)

第二章 礦燈亭.樓梯(0-1-2-4)

亞紀細工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一篇 男人淚(十九)

徐千惠在後門聽著屋內陳揚,聲嘶力竭的哭聲,狀若癲狂,心裡難過眼角不自覺滑出淚來,抺了抺眼角,轉過身對著身後的陳亞紀邊說邊強撐著笑容,「阿紀,妳先回去吧。」   「千惠,沒事,真的都哭出來才好。別在心裡留下心病,妳好好陪他吧!」聽著她微啞的聲音,看著屋外消散的白光,點了點頭,見她擔心屋內的人,趕緊安慰著。

亞紀細工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一篇 男人淚(十八)

門口的門鈴許久未按,早就失去效用,敲門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過來,似是被門口的動靜吵醒,門口的大黃狗氣沖沖吠叫著,引來了陳亞紀一把推開鐡門。得知來意後,陳亞紀三兩下跑過去酒櫃下拿起醫藥箱和陳爸交代的水果,穿著夾腳拖就跟著徐千惠走去。農村人沒那麽多講究。

Related Tags

  • 日記
    5173.8k
    隨筆
    5393.6k
    情感
    325782
    短篇小說
    187743
    旅行
    6003k
  • 心情
    4902.6k
    繪畫
    2372.1k
    旅遊
    4921.9k
    BL
    64338
    海外
    3172
Back to All
亞紀細工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一篇 男人淚(十七)

陳揚睜眼醒來,花了五分鍾時間確認,如夢初醒的靠著牆邊看著天花板上的燈具,房門被徐千惠推開,她拿著二杯從超商買來的咖啡,一開門看到他怪異舉動怔了怔。「你這一大早是在幹什麼呢?」 「沒有,沒有,沒有,我媽沒有入夢來。」連續說了三遍,又憂鬱的又說了一句,「我哥都有入夢來跟我說話,就我媽沒有。

亞紀細工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一篇 男人淚(十六)

白忙一場。

亞紀細工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一篇 男人淚(十五)

王大嬸樂呵呵抬了麻布袋回家再出家門到陳宅的時候,稲埕這搭好的棚子下,每一個大圓桌上已經坐滿了人了。「幹啥呢,沒看見位置不夠坐,再出來搬桌子!」王大嬸在棚子外喊了起來。鄰近的幾人起身就想去貨車上再卸下圓桌,陳學忠瞧見連忙制止。「別搬了,人家早就訂好幾桌了,新增桌子這菜色也不夠上的。

亞紀細工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一篇 男人淚(十四)

客廳當中現在就只有一張四方的實木桌,和靠牆擺放的一台JUKI縫紉機,落地陳列櫃上的電視機被搬的面朝牆壁。也同樣罩着白布。還有些零零散散占滿客廳的雜物,差不多都被陳揚清空了。徐千惠從廚房的端來了兩碗冒着熱氣的粥,陳揚抿了抿嘴沒用幾口毫不費勁地吃了大半碗。

亞紀細工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一篇 男人淚(十三)

世間之事終難圓滿,人人都敵不過無常。不遠處街角那戶木門突然發出「吱呀」一聲響動,慢慢打開。門框旁一點一點黑影朝著向上爬著,慢慢地聚集在陳學任的身後。喪禮大部份的事處理完之後,就等待今夜的七七。不是未亡人身份的陳學任,在法事空閒時間處四處走動,陳學任走哪都是前呼後擁,一群酒肉朋友虛...

亞紀細工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一篇 男人淚(十二)

快凌晨三點進病房時,己經看不見她兩條腿被碎玻璃插得到處都是的模樣。腿上左一塊右一塊紗布纏繞著,印象中在眼前囉裡八嗦,在耳邊聒噪著叨得他一刻不得安寧的人,就這樣靜靜的躺在病床上。床墊上微微凹陷下去,才幾天不見竟然能讓一個人面目全非。第一次急救,他同意插管、急救藥物或強心劑,那次救回來了。

亞紀細工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一篇 男人淚(十一)

急救與否

亞紀細工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一篇 男人淚(十)

節日後的下班日,徐千惠一整天忙得煩躁。在地下車庫停下車,剛打開車門,那熟悉的黑狗就衝著她汪汪直叫。徐千惠腳沒忍住地往那隻狗走去,平時讓人摸一下的四腳朝天的黑龍,哪有平時乖巧的模樣。徐千惠只好遠遠的和黑龍打了招呼就回家。「只是兩人國外旅遊一趟都那麼難排。

亞紀細工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一篇 男人淚(九)

第一次有窒息的感覺,高盛昌撑了兩個月,下定決心

亞紀細工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一篇 男人淚(八)

在龐大的利益下,王錦誠的事情被拋開腦後,那一日的萬裡無雲,正如他倆的內心。

亞紀細工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一篇 男人淚(五)

久別重逢

亞紀細工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一篇 男人淚(三)

室內燈照在他噙著笑意的臉,餓狼看羊的目光,似乎是要把他拆入肚中。

亞紀細工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一篇 男人淚(二)

「你叫什麼名字、幾歲,住在哪裡?」即然都收留一晚了,趙阿亮認為至少該知道他基本的訊息,聊天似的問起。「怎麼就昏倒在路邊?」 「謝林,20。」好像多講一個字就會要了他的命似的,其他的話就閉口不再說了。「沒家。」 趙阿亮歎了口氣,看著面前的人,還是說道:「這是跟家人鬧矛盾?

亞紀細工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一篇 男人淚(一)

自己的家人已經是別人家的人了

亞紀細工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篇都更風雲(二十四)完

股市裡賺錢快,股市都是他的朋友們在聚會上的話題,每個人大手大腳的花錢,好像一下子,都算得上有錢的主,能夠帶著一幫子人享受。

亞紀細工

長篇小說-荊棘-第十篇都更風雲(二十二)

五十多歲,額間一顆痣,左手斷指一截。這麼一一核對下來,高忠曄怎麼有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