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浩川

@stanmiracle

《都市靜止》#266 更瘋的妹妹

「甚麼?老老哥,你在夢話嗎?」丁茜正跟與她同在一車子裡的家人笑鬧個不停,腦裡卻一直傳來另一個大哥的聲音,終於忍不住的回應,卻是反問。丁東在問的,都是他才剛剛自己想到的假設。妹妹的反應,就是不明所以,似乎根本不知道他在說甚麼。靜璇則稍感奇怪。

《都市靜止》#265 老老哥與老哥

「難得你竟然可以這麼肉麻。」毫無隔閡直接知道丁東所思所想後,靜璇吃吃的笑。「這些,妳想得還少嗎?哈!」「那你是學我了,學費少不得。」老毛病發作,丁東自言自語起來,靜璇也被拉進其神經病發似的自我討論中。沒想到的是,那麼學術性的探討,竟會不知不覺間……該說是突兀的,轉化成關係加深確定…

《都市靜止》#264 高牆

「任何時候,都不是適合時機。同時,都是最適合的時候。」靜璇幽幽的說:「你應該已經最能夠明白這一點了。」靜璇說的話,丁東完全聽得懂。甚至,他的思念,比思想更快的,以擁抱回應著她。先後自然而然的相同反應,在那一刻把他們拉得更靠近。連同思想,透過思念,他們的一切,更加同步了。

《都市靜止》#263 天氣的錯

由於風暴在不斷增強的同時,移動速度卻很慢,所以才會做成這種因熱帶氣旋的擾動而引致的溫度異常。幸好如此,風暴雖似還在增強,距離本市卻還尚遠,縱使天氣已有惡劣的趨勢,卻還不至於癱瘓這座城市的運作。這一點,很重要!因為數小時後,就是最終站!經過了原本的初冬,然後是反常的春與夏之後,在天…

《都市靜止》#262 最後一夜

「妳不說,我還真的忘了妳是女的!」丁東故意擺出一副大感意外的神色,卻也旋即彷彿認真起來,說:「妳知道爸的!他顯然是想把我們四個都變成方向呀!『東南西北』才是對的!」觀察著這一切的丁東,重新翻閱自己的記憶。眼前的這一段,他的記憶不曾給模糊掉。

《都市靜止》#261 當下之惱

這樣的記憶,不是被調整修訂過,只不過純粹被巧妙地安排了?原來,這都是他自己的要求?「我一見到你們就告訴你了呀!」「是我啦!」對呀!或許因為當時丁茜的聲音出現在思域帶來太大的震撼,導致丁東根本沒有在意她出現時說過些甚麼。只是,這更讓丁東懊惱不已。

《都市靜止》#260 珍惜當下的代價

當年丁東不是無差別的把他所牽掛的人都給拉進時空亂流。而是,與他存在著深厚情感牽絆的人,觸發了某種條件,才會被他牽引,隨他墮進那裡去。那個或那些條件當中,在現實中的距離應該包括在內。丁茜就是因為當時其實就在丁東附近,所以觸發了那契機,在毫不知情之下,接觸到時空亂流。

《都市靜止》#259 斷不開的紐帶

「你對家人的思念,把你的爸爸與妹妹的意識給帶進時空亂流。」靜璇把自己所想的說下去,「丁茜對你的思念,非自主的修正了你的記憶。」「妳是老哥的太太?即是我的嫂子?」丁茜乍驚乍喜的,單是聲音已聽得出她有多興奮!「算是吧,妳雀躍個甚麼勁的!」丁東沒好氣的回應。

《都市靜止》#258 思念之名

丁茜只是擁有與意識體聯繫的能力,這應該也是靈感的一種運用方式。不知道自己懂得靈感的她,愛上魔音樂團,是不是魔力的相互牽引?那些或許都是後話。現在,重要的是,丁茜的能力,是否與丁東他那一夜的記憶似乎都給模糊掉,有著某種關係?這都是丁東依據丁茜出現的情況來聯想與推測出來的。

《都市靜止》#257 丁家老娘

帶著白泡沫,啤酒流瀉到丁茜踢著拖鞋的腳畔,害她尖叫的跳開去。「很噁心呀!」「天台從來都是我打掃的,我在這裡放火都沒妳的事!」丁東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疑惑地皺起眉頭來。為甚麼?怎麼就這樣生氣了?不是他的作風呀!昨晚發生甚麼事了?到底在惱個屁呀?

《都市靜止》#256 記憶快轉

成年丁東來到此刻也看懂了。少年的他,一直都「聽」到他的靈感留語,甚至直接就獲取了他的想法!只是,那些,都被他當成自己超出平常有意識的思考,近乎於天馬行空的念頭。追本溯源,那可能跟十年前初次成功通靈時有關。那時候,他就似懂非懂的,知道意識當中,是真的可以存在其他人、其他思想。

《都市靜止》#255 更應該

失去爸爸,放棄丁家能夠維持完整與美好的可能性,一切不變…改變歷史,失去當下的自己,失去靜璇…或許,其實那都不是誰能決定的…又或許,早在選項放在眼前的那一刻,已經作出決定了。期間的任何掙扎,只是加深決定的確立…已發生的,不會改變。「我們更應該,好好的珍惜時間!

《都市靜止》#254 必然遺憾

「茜茜喜歡流行文化,尤其K-pop那些,一支支男團女團,最搶眼球的就是所謂的刀群舞。他們無論從甚麼時間點切入舞曲,當中根本沒有任何思考的時間,都能夠即時反應,動作整齊劃一到令人咋舌的地步!」媽媽點了點頭,淡淡的笑說:「我們的娛樂分部,整天都在尖聲怪叫的,也對刀群舞的現象有過一些老掉牙的研究。

《都市靜止》#253 對不起

只見媽媽仍然沉浸在她自己的回憶中,要在凌聖留下的話語中,找到更多憑藉,讓她能夠相信,哪怕其中有誰在這個現實世界裡消逝,人們還是能夠在另一個暫時無法接觸的地方再次相見。她的冀望,大概也是無數人曾經的心願。然而,自古至今,能夠實現這個的,幾乎沒有。

《都市靜止》#252 關連

「利益有好多種,金錢財產只是最表面的一種罷了。」丁東反而不覺奇怪,尤其最近經歷過的那些,讓他不自覺的就把一切都拉扯到非一般人的認知與觀念之外。他說:「我媽是資深傳媒人,採訪過不少商界名人,宏圖的蘇公、妳的柏伯伯,還有零企業的凌聖,都曾經落到她手上。

《都市靜止》#251 腦補

「放心,至少,以現在的狀態,我離不開妳了。」丁東失笑說:「不過,倒也明白了,我們不能改動記憶,但我們確實曾經影響過記憶中的自己。只是,那不是我們主動就辦得到,不是我們改變過去,而是那其實已經發生過了。」「就像潛意識與意識的關係…」丁東繼續跟自己說,也在告訴靜璇,他所想到的。

《都市靜止》#250 橋斷

丁東自嘲似的哈哈大笑起來。靜璇自然也明白過來。他們剛剛就正好實驗了一次祖父悖論的存在,靜璇那一番話,成了悖論的結語。如果丁東真能透過向少年時的自己給予忠告,從而令那本來已發生的過去變得不一樣的話,連鎖影響下,丁東根本不會當上警察,他跟靜璇根本不會認識,往後的一切自然也不會依他們記…

《都市靜止》#249 逆改

不是因為樂團最終站事故導致集體中毒事件,讓他們都不得不被隔離醫治。那頂多讓她不得不有幾天無法工作罷了。她可是資深又專業的媒體人呀!早該想到,她哪有這麼輕易被人給刷下去?然而,那是事實。樂團最終站,不單讓他們不得不面對不想面對的事,也讓媽媽最真實的情感都給全面掀翻了……少年丁東依然…

《都市靜止》#248 很想相信

他比媽媽有著更多的原因,可讓他在思想上一丁點掙扎也不需要,就能夠完全接受,那是將在爸爸身上發生的事。哪怕或許很長一段時間,長得就是一輩子般的時間,他們不會再見,但終究還是會再次見到彼此的。不!他有更大的優勢,他懂通靈,或許能抄小路走捷徑,有事沒事便通他一通,與爸爸見上一面!

《都市靜止》#247 不在這裡

「非一般人,都會被認為奇怪。我家就一堆了!」媽媽終於望向自己的兒子,卻是斜睨的一眼。好吧!如果成年丁東能夠自行控制的出現那時的媽媽面前,大概會撇撇嘴,搶掉她手中煙拋掉。都一把年紀,裝個屁呀!女人抽甚麼煙!丁東從來不否認,在有害東西上,他不認同男女平等……少年時的他,似乎還沒有這樣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