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心情
2 are following
51 articles
Kukumama

跑步週記.五五

今晚不斷遇見三人組。比如大操場看台並肩而坐的青春剪影,聊的卻似乎是公司主管的事。當然也可能是實驗室主持計畫的BOSS,或指導教授之流。按這些年混跡校園的經驗,兩種老闆好壞比例其實相去無幾,端看人品,而人品又往往得實際相處才知道。以至於選老闆大概就像玩扭蛋機,等一切落底旋開膠殼見真章。

Kukumama

跑步週記.五四

螢光地板。不是第一次經過這裡,卻是第一次注意到。為了確認還往來折返了一趟。偌大校園的旁側入口安裝幾盞紫燈,在極其低處極其低調地照著極其窄仄的路徑。磨石子碎花地板泛著寒綠,雖然回頭在鏡頭下好像潑灑過光敏靈,肉眼看時還真不知該說是曖曖含光或是氣若游絲。

Kukumama

跑步週記.五三

從小到大都跟著老爸到同一家理髮。理髮師傅是一對夫妻,那時的鄰居倆人都是教師,後來雙雙成了校長,加上爸媽,有好長一段時間一直以為只要夫妻都會是同行。曾孫出生以後,理髮店就只開每週五六日,老闆說,陪陪老顧客聊天,閒時動動手也免得變痴呆。慣常的下午慣常的短暫招呼,慣常的上點油之後一把推...

Kukumama

跑步週記.五二

傍晚娘親說懨煮晚餐,便隨興訂了印象還不錯的火鍋店,母子倆散步去吃。挾料涮煮之際但覺有些不對,譬如蔬菜的色澤,肉片的厚薄口感,鮮蝦(用積點數換的,也就不怎麼計較大小)與魚餃下鍋前就有些懶洋洋的身板。都不是什麼值得嚴正批評的事。但就是那個稍微,感到被用心款待與僅只是銀貨兩訖之間,不至...

Kukumama

跑步週記.五一

昨夜來了兩位訪客。因為始終無法以視線捕捉形態,所以無法確定是什麼樣的存在,也就難以描述外觀。一位自稱十月,柔細的年輕嗓音,另一位是拉左,聲線低沉,但語氣總帶著笑意,兩者都分辨不出性別。「今天來主要是代表骨盆、髖關節,大約是臀部到膝蓋那附近的肌肉。

Kukumama

跑步週記.五十

那晚,先是畫面突然中斷,老派的觀眾舉手拍了兩下,想激醒可能在打盹的放映師。結果頂燈唰地大亮(現在回想起來,簡直比今日的手機警報還先進),緊接著整個影廳開始晃動,直到伴隨周圍擠壓裂解聲響長達數分鐘體感的搖擺終於止住,跟著慌亂從地下樓湧出地面的時候,午夜的台北街頭早已喧鬧一片,警車的紅藍光四處閃爍,儼然另幅華燈初上的光景。

Kukumama

跑步週記.四九

傍晚下了場大雨。蜷在被窩聽到雨聲潑灑,堅決而朦朧地覆蓋記憶的晴空,然後又悠悠睡去。一晃眼已暗的天色中散發清透的涼意,晚餐盤帶著蒸蝦的氣味遶出灶咖。阿姨飛回日本後,姊妹倆的時間線再度分岔,母親得了小感冒,這兩日總睡不好,夜裡伴著咳嗽噴嚏起身,擤去過多的思念後才能復寢。

Kukumama

跑步週記.四七

籃球場熄燈後,失去強烈的動能與焦點,邊角光塵微粒開始流溢進跑道來,暗影裡漂浮著窸窣及窺伺,一切不經意散佈四周,有種輕盈的隆重。突然起意跑個最慢的成績,雖說是慢但腳步拖沓不得,仍舊在跑只是少了爭先恐後。果然如預期的累人,稍未留神節奏便鈍下來,提起氣來又要克制別催促趕路。

Kukumama

跑步週記.四六

田代氏石斑木,回家在網頁上對照半晌得出的結論。乍看不怎麼相稱,總覺得那一欉欉滿綴的小小白花,比起那種戰國家臣般四平八穩的封號,應該給起個更香甜玲瓏的名字。但都過了春節溫度還如此陡降,來自慣性的刻板想像更顯得無足掛齒。為了避免身體冷卻保持著一定的節奏,雖然也沒有破開迎面凝結的寒氣,...

Kukumama

跑步週記.四五

年菜.食滅迴油作戰計畫啟動。

Kukumama

跑步週記.四四

約莫三公里之後,呼吸開始順暢起來,支氣管和肺葉和肋膜之間總算取得共識同步脹縮,順著邁開的腿腳起伏,還真是不折不扣的同步。上週被寒流襲個正著,在中壢過嶺的許家三合院,即使喝了熱茶吃了客家菜包,即使劇名很長很怪不過蠻好看,但13度的戶外就是實打實的冷。

Kukumama

跑步週記.四三

首先是啟動。要不知不覺從行走進入跑的狀態,沒有一聲槍響沒有劈下小旗幟,就像物理上存在但意識無法捕捉或記憶無法重現的那個瞬間,被什麼推擠著忽然就滑進這個世界那樣,隨意揮舞四肢墜向地面。然後是迎接。凍僵的鼻腔內壁,不太合拍的呼吸,泛痠的腰際,濕漉漉真是好傳神,光是想到著個詞全身都被浸...

Kukumama

跑步週記.四二

诶?操場一角的三團物體微幅震了震,似乎在回覆剛發出的疑問聲。定睛確認之後才明白,那就是點頭的意思。雖然只是配角,但表現很搶眼啊,難道… :確實就沒有再收到邀約了。欸。:畢竟太過特別,怎麼都會聯想到吧。欸。:妖怪故事已經是類型啦。欸。這種造形又是類型中的類型嘛。

Kukumama

跑步週記.四一

小寒。2024的首跑,選了與平常不同的路線,沿著圍牆直行到宜大校門,不過路況還是稍有顛簸紛雜,感受些熱鬧後便繞進校園裏。期末的氛圍隨著回暖的空氣四處流動,三兩交疊成群的青春,還剩幾科假期將近的興奮斷續其間。一組興許快要成對的身影,男孩微微發抖微微高亢的聲音試探著身邊人何時返鄉,右手握著背帶都要搾出汁來了。

Kukumama

跑步週記.四十

2023年12月31日。有種特別的專注,渾身能量都被調動,格外振奮的最後一跑。並沒有這樣。還好沒有這樣。起步之後再次詢問了自己,真的需要儀式感的話,其實沒有問題的啊。節慶是充滿力量的,無論是與天地或他者的約定,自願受縛的同時,游離的狀態便會收束,渙散的日常凝聚成記憶鮮明的時刻。

Kukumama

跑步週記.卅九

出門的時候有雨,介於薄霧與水滴之間的那種,既不逸散也不凝聚,隨風飄降,有點像是過去這一年的狀態。雖然穿了外套與長褲,但要是濕氣們驟然決定團結急落,在這種氣溫裡遭遇可不太妙,所以貼著文化中心和國中外圍緩緩前進,以免來不及折返。寒夜的跑途總有著闃寂的寧靜,街面跫音清冷,連三兩迎面的路人都調低了話聲。

Kukumama

跑步週記.卅八

抬頭望見獵戶星座的時候,發現已經過一年了。好像是去年的11月底開始的,因為跟朋友的創作約定,因為一種啟程探險的興奮,因為摸索的過程發現比預期更好玩,因為其實一直想找件可以持之以恆的事。總之開始跑,然後寫,然後設法繼續。也不是沒有中斷的時候,但這次居然相隔五週,更驚人的是一時想不起...

Kukumama

跑步週記.卅七

朝三暮四。流傳已久的騙局。無論視之為東方杜立德與群猿討價還價的紀實,或者以寓言一則看待,猴子都是無辜的。那會兒在西遊的路上被捧成鬼靈精智多星(那邊廂就苦了豬和牛羊鹿蜘蛛等眾牲),這會兒倒被貶成短視近利算數不合格的愚畜。本來這故事的重點也可以是給養猴人的讚譽,既備細察善體之能,又有工於設辭之巧。

Kukumama

跑步週記.卅六

其實句。以其實開頭的句子,某種含蓄的起手式。有時候是委婉地控訴,譬如說其實很簡單其實很自然,就知道必定有哪裡弄擰了,事情就像蔡健雅聲線一般,穿透得太理所當然,卻又怎麼也磨不去那略起毛邊的沙啞滄桑。有時候是傾吐,譬如偶爾有點別人看不出來的小小悲哀,或者最後還是試著看開的令人傷懷的孤...

Kukumama

跑步週記.卅五

皓。坦白地宣告,或者昭告的內容明白。用上了一堆日與曰,有種過曝的感覺,果然是最適合,可能也是唯一適合月亮的搭檔。連續跑了兩天,連續兩天被亮晃晃的月引得幾次停步。據說是十年來最圓滿的月,圓滿聽起來就像個句點,時間階段的終止,「。」,但時間何曾終止過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