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一天
2 are following
18 articles
Kukumama

跑步週記.五二

傍晚娘親說懨煮晚餐,便隨興訂了印象還不錯的火鍋店,母子倆散步去吃。挾料涮煮之際但覺有些不對,譬如蔬菜的色澤,肉片的厚薄口感,鮮蝦(用積點數換的,也就不怎麼計較大小)與魚餃下鍋前就有些懶洋洋的身板。都不是什麼值得嚴正批評的事。但就是那個稍微,感到被用心款待與僅只是銀貨兩訖之間,不至...

Kukumama

跑步週記.四八

已經過了一週。一方面想做個實驗,另方面實在也不懂怎麼總能挑到最低溫的那晚,跑完了整條能量值,三方面是剛剛感受到的,以一方面為藉口另方面為理由所構成的懶。只能說是回顧,雖然無論如何都是種回顧,雖然真想試試毛孔還騰送熱氣肢體還殘留痠疲的回顧,與指尖滑過照片搭配腦海滑過殘像的那種回顧,究竟何者更為真實。

Kukumama

跑步週記.四七

籃球場熄燈後,失去強烈的動能與焦點,邊角光塵微粒開始流溢進跑道來,暗影裡漂浮著窸窣及窺伺,一切不經意散佈四周,有種輕盈的隆重。突然起意跑個最慢的成績,雖說是慢但腳步拖沓不得,仍舊在跑只是少了爭先恐後。果然如預期的累人,稍未留神節奏便鈍下來,提起氣來又要克制別催促趕路。

Kukumama

跑步週記.四二

诶?操場一角的三團物體微幅震了震,似乎在回覆剛發出的疑問聲。定睛確認之後才明白,那就是點頭的意思。雖然只是配角,但表現很搶眼啊,難道… :確實就沒有再收到邀約了。欸。:畢竟太過特別,怎麼都會聯想到吧。欸。:妖怪故事已經是類型啦。欸。這種造形又是類型中的類型嘛。

Kukumama

跑步週記.廿四

壁虎已經叫了第三輪,位置約莫在東南角的天花夾層,咂咂咂地感覺在對什麼表達不滿。聽說這聲音是為了求偶而發的,不過早先也聽說北部的壁虎不會叫,除非宜蘭不夠靠北不然這聲音可是從小聽到大呢,寫到這的時候又叫了,想想壁虎並非食物鏈頂點的掠食者,無端端這樣高談闊論暴露自己的位置,怎麼說還是不...

Kukumama

跑步週記.十五

所謂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也沒有每天在過年的。大概是近兩回都順風順水,還不到週末就期待著「這次可以刷新紀錄」。對,無論如何紀錄還是很誘人,那什麼為跑而跑的彷彿哲理的淡泊話語,倒也並非偽裝清高,而是逐漸明白有些事情除了不在意好像也無能為力,比起懷著忿妒去嘲諷挑剔,淡泊處世其實也是放過自己。

Kukumama

跑步週記.十四

雖說氣溫又轉涼,其實對於跑步來說剛好。生了場病,正好從上週日開始,發燒、腹瀉、鼻塞、輕咳、失聲,一天一症輪番上陣。醫生說像諾羅又沒那麼嚴重,大概是腸胃型感冒,身體也就在這診而未斷中度過了癥候的週期,停留在某種痊而未癒的曖昧狀態裏。不過似乎沒怎麼影響節奏,或者因為休得有點久反倒有...

Kukumama

跑步週記.之十

實在太冷。事後看來真是挑了最低溫的一晚,只是當時並不知道。不過有些事情就算早知道,大概也很難改變什麼吧。第一次穿著長褲跑步,而且決定前往久違的宜大田徑場。原因就在出門前雖然既旋又扭認真拉伸了一番,起跑後所有超前部署都瞬間瓦解,感覺內核正在逐步發動,外殼卻同時被噴灑急凍劑,運轉產生...

Kukumama

跑步週記.之九

每回被問到新年願望總是語塞。並非沒有想開啟或進行中的計畫,而是願望這種東西,如果憑一己之力有望達成,那去做就好了,成事與否反而沒那麼重要;如果無法完全操之在己,與其用力在許願,真誠地祝福好像更舒暢些。但要說新年最怕遇到的,那就很鮮活了。關於一年一問的聚餐流行癥候群已經免疫,近年來...

Kukumama

跑步週記.之八

天氣雖然轉涼,起跑前全身卻感覺躍躍欲試,本來想輕裝出發,一開門兩尾冷龍竄進鼻腔,還是回身披上外套,人生值得挑戰的還很多,頂著寒風邁步向前這種事還是留給勵志電影就好。但外套有口袋呢,不需要臂帶也能裝手機,那就可以測里程吧?於是又更新了App,一來一往暖鬆的關節又痠澀起來,趕緊甩動肩背把自己推出家門。

Kukumama

跑步週記.之七

關於空出自己讓______發生這件事。今晚出發得晚,一方面是與親族長輩的聚餐延遲散會,另方面是連日來雨神同行,就像學生時期踩著自行車,和對向的騎士窄巷相逢,經常同左同右齊進齊停,想錯出個空檔卻總不可得。所謂巧合,要是發生得不湊巧也挺傷腦筋的。

Kukumama

跑步週記.之六

不得不說真的是冷,印象中這是第一次穿著薄外套跑完全程。會說印象中是因為最近察覺記憶力越來越不靠譜了,聊同一件事細節卻與人相左的情況頻繁到令自己有點在意。另方面雖然聽說冬天的基礎代謝率會增加5%(這類的冷知識倒是記得很清楚,不過因為是冷知識也不太會引起爭論),每回躍躍欲試想應用天時...

Kukumama

跑步週記.之五

到底踩了煞車沒,現在依然想不起來。原本想發個休刊公告。倒不是因為下雨,自從出現了超慢跑的選項後,氣候再也不會是理由了,更絕不可能成為藉口。旋即想到的是休甚麼刊呢,一來雖然打算持續寫下去但從未有成刊的念頭,二來是要向誰公告呢?總覺得(期待著)有觀眾或讀者在注意自己果然是獅子座的原廠...

Kukumama

跑步週記.之四

雖然兩件事情其實都無關,但說到跑步和寫作,好像就會聯想到村上春樹。看了大部頭如《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1Q84》,也有短而無厘頭的《夜之蜘蛛猴》,倒是沒讀過那本講跑步的書。說起來最喜歡的還是沒有色彩的多崎作,也說不上為什麼,硬要找個理由的話,大概就是因為沒有色彩吧?

Kukumama

跑步週記.之二

邊放鬆關節向小操場走去,發現沿途多了好多競選廣告,因為這次對哪些職位有哪些候選人幾乎沒有概念,於是臨時決定將路線改成文化中心外圍,或許趁著跑步的時候認識一些候選人,比起認真研究選舉公報,對維持血壓穩定來說更有幫助。果然人車比較頻繁的那側廣告更是茂盛,既有跟店面商家或民居租借空間的...

Kukumama

跑步週記.之一

出門的時間差不多,就順道去等垃圾車,將袋子靠著人行道一邊暖身的時候想到好久沒有等垃圾車了,以前因為定時定點會碰到的熟面孔似乎都不剩了,或也認不得了吧?那種有些事應該永遠不會變的感覺果然都是一時的恍惚造成的。自從外出需要戴口罩,在宜蘭的時候就會去附近的學校操場慢跑,說起來是母校的這...

小夜

因為某一天追了兩天,然後都半夜四點才睡

金秀賢黑化

Kukumama

傷心的時刻

那一年,在南部的獸醫院巧遇一隻瀕危的幼貓,因為拾去求診的人無力照護(只是住家附近的浪貓),我也就因緣際會地帶牠北返,雖然心裡明白牠大概存活不久,總還抱著一絲希望。在相熟的獸醫診所裡接受診斷的幼貓去了相熟的獸醫師那兒,再次確認情況很不樂觀,只能為牠洗淨吹乾,為牠佈置一個舒服些的紙箱。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