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獨火塘
3 are following
72 articles
原獨俱樂部

原獨火塘|西拉雅釋憲案:語言、宗教是認定民族的標準?

如果今天殖民者及其後裔全數退出台灣,台灣也就沒有原住民族可言了。每一個非原住民的台灣人存在的本身,都造就台灣原住民的存在。沒有加害人,就沒有被害人。這不是任何人喜歡不喜歡,樂意不樂意的問題,單純是個事實問題。

原獨俱樂部

原獨火塘|西拉雅釋憲案:土地、原住民、國家的關係,從澳洲高等法院判決反思

台灣的法律制度和澳洲差距極大,但這不影響我們思考澳洲這項判決的核心思想:原住民與土地的連結不能被國家以任何方式抹煞,作為國家法律制度根基的憲法也不能夠。

原獨俱樂部

原獨火塘|西拉雅釋憲案:真有98萬平埔人口?

若人數較眾就排擠他人參政,那麼人數最多的阿美族不時時刻刻在排擠其他平地原住民?阿美族的夷將・拔路兒當了那麼久原民會主委,難道不排擠賽德克參政嗎?

原獨俱樂部

原獨火塘|西拉雅釋憲案:原住民保留地真正問題所在

以上說明(一)原住民族保留地制度設計存在惡劣漏洞,亟須矯正,且(二)平埔族的傳統領域認定不存在技術問題,甚至比法定原住民的領域認定更容易。要解決問題,我們應該要求原住民立委們別再空喊口號,真有心維護大家權益,那就不要畏難,認真修法才是。別要解決不了問題,就乾脆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原獨俱樂部

原獨火塘|西拉雅釋憲案之原民會囈語

我們看待原住民族議題時,往往在兩個位置上跳來跳去,一個位置是國家權力與國家法律劃定的位置,另一個是超越國家的位置,相關人等未見得總在相同位置上談論事情。

原獨俱樂部

原獨火塘|垃圾文摘:學者稱原住民主張使用族名是「極端民族主義」

事實上搞民族主義的一直都是漢人。漢人面對搞民族主義的中國,總是也搞民族主義,說「台灣和中國不同文不同種,台灣有原住民」之類的話。但原住民必須要問:你們主張獨立、打造自己的國家,與血統何干?難道台灣沒有原住民,你們就不要自己的國家了嗎?

原獨俱樂部

原獨火塘|氣候變遷與原住民有用論?

我們這個時代信仰科學,非科學性的知識往往不被認為是知識——除非科學家們開始主張,有一些理解對科學有增益作用,可以算是知識。過去是十年間,科學家們開始主張原住民的傳統也具有知識價值,於是出現「原住民傳統知識」這個詞彙。

原獨俱樂部

原獨火塘|氣候變遷法:勾銷原住民以求立竿見影

近年來我們看到行政與立法都有漠視、勾銷原住民族的傾向,具體作法正如《氣候法》草案,將法案定位為幾種政經社會利益的折衝妥協,這當中不存在原住民基本權利,當然也就不必在法律上面對處理原住民族基本權利。

原獨俱樂部

原獨火塘|氣候變遷因應法:原住民族制度性提前退場

《氣候變遷因應法》排除原住民族,不同於《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排除原住民,其間差別在於《氣候變遷因應法》是「多邊關稅戰略組織」,是全球產業鏈被強制嵌入「氣候行動條件」的產物。在國際與國內壓力之下,《氣候變遷因應法》自然著眼於企業、財團、國際競爭考量而設計管制手段,這也是草案最迫切維護的利益。

原獨俱樂部

原獨火塘|行政機關法令迷魂陣之就是不讓你使用族名

健保和監理機關現在信誓旦旦,說原住民在任何證件上登記名字都得和身分證上一模一樣,果真如此的話,之前發出去的單列族名的證件豈不違法?這兩者當中只能有一個合法,不知道相關機關究竟承認哪一個?

原獨俱樂部

原獨火塘|狩獵與三種獵人管理制度

文化傳承的前提,在於文化存續的環境,假設我們今天想要確保文化的傳承,第一要務應該要確保文化不被其他強勢文化或政治外力摧毀,而不是計較有幾個奄奄一息的文化傳人。

原獨俱樂部

原獨火塘|關於狩獵:始終自說自話的動保團體

最近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系教授戴興盛撰文表達了類似觀點。他在文章開頭指出,動物保護團體反對原住民傳統狩獵活動,是一種昧於事實的指控。他主張「翻轉這個議題的論述框架」,從根本上否定動保團體的論據,不再和他們糾纏不清。

原獨俱樂部

原獨火塘|原住民,你有幾個本名?

近年來已有族人成功在健保卡、行駕照甚至銀行帳戶上單獨使用以族語書寫的本名。不過最近台南市議員 Ingay Tali(穎艾達利)發現監理機關拒絕族人以族語族名核換發行駕照,為此召開記者會提出糾正批評,監理機關則以核發行駕照之姓名登載需符合《姓名條例》第四條第一項規定為由,堅持族人不得單獨使用族語族名。

原獨俱樂部

原獨火塘|釋憲判決與原住民族集體權的穀堆悖論

這就好比一個人同意「蛋糕要用刀切」的原則,也同意「刀可以把蛋糕切成三塊」,但反對「同一把刀可以再把蛋糕切成四塊」,可是他不直說他「反對蛋糕被刀切成四塊」,卻說他「反對蛋糕要用刀切」。

原獨俱樂部

原住民身分認定之論者所謂的「漢姓擴張」有何意義?

關於漢姓,我們更應該思考的是:除非漢姓已經構成原住民社會的骨幹,否則一切計較都屬無的放矢。而且,若漢姓真的已經構成原住民社會的骨幹,我們是要維持它,還是要矯正它?

原獨俱樂部

原獨火塘|碳費先行以應變遷,漂亮框架能否塑造現實?

這說明了舉凡牽涉到原住民族生存與土地管理的事項,光有一套帳面數字和似是而非的說詞,並不能夠取代事實,商議合作才可能找到一條可供大家並行的道路。

原獨俱樂部

原獨火塘|氣候變遷因應法,管制手段還是逃避責任?

所謂的「碳匯」或者既有森林、林業固碳⋯⋯任何類似文字的指涉,都和原住民族傳統領域高度重疊,其上自然資源應當屬於原住民族,如果現在被國家所控制,那是殖民的惡果,不表示國家理所當然應該繼續控制這些空間。

原獨俱樂部

原獨火塘|原住民與氣候變遷:關於立場的前置話題

原住民是普通人,不是非原住民一廂情願幻想的純潔天真無私的原始人。那些認為原住民不該抱有金錢觀念的人,或許應該想想,同樣的邏輯將導致原住民也不該抱有法治觀念的結論。原住民不是你的 buffet 餐盤,你只選自己喜歡的東西放進去。

原獨俱樂部

原獨火塘|族群身分與原住民族身分

這兩種身份彼此不見得互相干涉,而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的主張,是要將後者(原住民族的身分認定)以前者(族群身分的認定)方式來進行,一方面削弱國家控制原住民族的權力,一方面鞏固族群集體權的行使。

原獨俱樂部

原獨火塘|原漢聯手維持原住民身分法現制,只為各保「資源」?

我們一直主張原住民的身分和自我認同之所以存在,是為了對抗國家與歷史不正義,而不是獲取資源的工具。從整體資源分配和保護既得利益的角度出發來考慮身分的原住民,他的認同內涵難道不可疑嗎?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