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獨火塘|西拉雅釋憲案:土地、原住民、國家的關係,從澳洲高等法院判決反思

原獨俱樂部
·
·
IPFS
·
台灣的法律制度和澳洲差距極大,但這不影響我們思考澳洲這項判決的核心思想:原住民與土地的連結不能被國家以任何方式抹煞,作為國家法律制度根基的憲法也不能夠。

歡迎回到【原獨火塘】。本週繼續關心能讓各路人馬現形的「西拉雅釋憲案」。上週我們談過靠不住的「權利排擠」說,今天來看他山之石。

Source: Photoholgic/Unsplash

澳洲高等法院:不得驅逐原住民

2020 年 2 月,澳洲高等法院審理兩名長期居住在澳洲,但並非澳洲公民的案件,就是否將兩人驅逐出境做成一項極其特殊的決定。

兩名被告當中,31 歲的 Brendan Thoms 出生於紐西蘭,母親是澳洲原住民,他本人自 6 歲起就居住在澳洲,為 Gunggari 部落接受為其成員,且被部落認為是傳統土地所有權人之一。基於這些事實認定,雖然 Brendan Thoms 不是澳洲公民,也不具有法律上的澳洲原住民身分,但法院認定他是澳洲原住民,澳洲政府不得將原住民驅逐出境。

另一名被告是 40 歲的 Daniel Love,他出生在巴布亞紐幾內亞,父親是澳洲原住民,5 歲起就居住在澳洲,但多數法官對於他是否被接納為 Kamilaroi 部落成員還有疑慮,因此他的律師還得設法提出更多證據來說服法官。

這項判決特殊之處,在於創設一個特別的人群,這群人既不是澳洲公民,也不是外國人,而是「與澳洲有特殊文化、歷史和精神連結」的澳洲原住民。基於這樣的特殊連結,法院認定他們不符合澳洲憲法意義上的「外國人」,因此不能將他們驅逐出境。

兩名被告的律師在庭外告訴媒體,這個案件不關乎公民身分,而關乎誰屬於這片土地。現在的澳洲公民身分來自於十八世紀英國(在沒有條約的情況下)片面主張的主權,這主張在澳洲原住民面前沒有多少意義。

西拉雅身分: 問題不在西拉雅而在國家

從澳洲的判決出發,我們可以反省台灣看待原住民的態度。當然,台灣的法律制度和澳洲差距極大,但這不影響我們思考澳洲這項判決的核心思想:原住民與土地的連結不能被國家以任何方式抹煞,作為國家法律制度根基的憲法也不能夠。

台灣的現況,就從「西拉雅釋憲案」來說,顯然還沒有走到澳洲這一步,更糟的是,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不真的在乎「原住民族」本身,卻從「既得利益者」的角度來考慮問題,堅決反對承認西拉雅人為平地原住民。此外,原民會找這麼多理由反對,可能還有一個原因,早由西拉雅人 Alak Akatuang(段洪坤)明白道出:

平埔族群身分認定,人口數及資源問題一直都是個假議題,只要實踐蔡英文競選時的承諾「配合原住民族人口成長比例同步增加政府原住民族相關預算」,就會回歸從歷史正義與人權議題上來討論平埔族群復名復權的問題了。

這是 2018 年發表在《蘋果日報》的意見,那之後到現在,蔡英文總統的第二任期已經過了一半,卻鮮少有人提起她曾經做出如此主張。若執政者實際上無意兌現承諾,那麼原民會自然成為第一線護航者,找各種理由推託。事實上,我們不難想見,如果蔡總統有心兌現承諾,做出政策宣示,責成行政院研議,恐怕原民會見預算眼開,要全台巡迴籲求平埔各族前來登記身分吧。

噩耗預報:澳洲可能開倒車

2020 年澳洲最高法院「不得驅逐原住民」的判決做成其實不那麼順利,同意和反對的法官票數是 4:3。而在 2020 和 2021 年,共有兩位支持該判決的法官退休,總理新任命兩名法官,之後聯邦政府便向高等法院請求推翻 2020 年判決。此案若真被推翻,澳洲原住民就可能成為自己土地上的外人了。


原獨語錄042|「國族觀」當然需要被討論。人類是以殺死同類為歷史的物種。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原獨俱樂部我們是原獨俱樂部。政治上主張台灣原獨。運動上堅持自然主權和歷史正義。智識上強調複數方法與複數觀點。關心所有與原住民族有關的課題。我們也是文化橋樑的建構者。
  • Author
  • More

原獨要聞|丘馬什人要保護區得離岸風電中心・夏威夷藝術說的故事

原獨要聞|仇恨淹沒哥斯大黎加網路,原住民成隱形人・拉科塔攝影雪地奔馬

原獨要聞|澳洲影子原住民部長稱殖民有正面效應・國會之聲辯論簡介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