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產權
8 are following
14 articles
超载叽

莫慌,AI绘画杀不死艺术

AI绘画一日,人间一年。

鄧正健

盜版歲月——寫在Z-Library被封之後

那條充滿二十世紀機油味的小街,盡頭是未開發的海濱。我的小步帶我來到街中的小店,黑白色的,像默片,也像給平價影印機複印出來的化墨。手上拿著一片電腦磁碟,別人都比我高,我小侏儒似的等待著抄碟。抄,是不對的,那是二十一世紀的倫理,那個時代,帝力於民何有,我一直被教育要用自己方法解決問題,大家圖個方便,生活就過了。

Hung-Kai Chuang

BAYC 無聊猿與 CRYPTO PUNKS 加密龐克的著作權紛爭

兩大經典NFT系列,要價近千萬的 crypto punks (加密龐克)與 BAYC(無聊猿),不同的著作權授權設計,衍生出不同的命運,無聊猿的發行團隊 Yuga Labs宣布買下 crypto punks (加密龐克)的品牌及智慧財產權後,將為 crypto punks (加密龐克)開創新的時代。以下這篇文將解說兩大NFT專案在著作權條款的設計不同之處,如何帶他們走向歧路。

阿信 ahshun

「IP知識產權」創意產業

亞洲是一個很大的市場,相信IP市場仍有待開發!

蔡凱西

淺談魯蛇作者簽署著作授權合約要注意的事(四)

繼續來淺談

蔡凱西

淺談魯蛇作者簽署著作授權合約要注意的事(三)

感謝上一篇有聽到敲碗的聲音。這篇還是非常淺薄。

蔡凱西

淺談魯蛇作者簽署著作授權合約要注意的事(二)

這個系列被我遺忘很久了

陶樂思

樂思展館講故事:關於英勇村民打退吃文怪獸的故事

。從前有一只食量驚人的吃文獸。不但食量驚人,而且吃文的速度也是迅雷不及掩耳。很短時間就能把大量文章吞掉。要知道,每一篇原創的文,都是每一個作者經過盡心盡力耕耘而得的產出。而那怪獸卻一口吞掉,然後人家看了它吃進肚子的文章,又會給他更多力氣去吞食更多文章。

蔡凱西

無恥的優享資訊網站不要再盗用我的著作跟很醜的風景照了!

被疫情搞到很阿雜,還遇到盜文

蔡凱西

淺談魯蛇作者簽署著作授權合約要注意的事(一)

我是魯蛇,只是淺談,專業的不要來叫板。真的很淺,但都很重要。

蔡凱西

「想轉載文章先徵求作者同意」這件事,對號稱禮儀之邦的部分國民來說,永遠是那麼的困難

Photo by Meg Jerrard on Unsplash本魯蛇是一個無論寫論文還是歷普文、閱讀心得、遊記,每生出個五百字,要爬梳、比對大量材料,不求多產快速,或強迫自己去攀比那些甚麼十五分鐘寫出千字深度文的作者們。即使這樣產出的作品,自己也不見得很滿意,還有修改的空間,不過,總還是自己辛苦寫出來的。

蔡凱西

作者魯蛇我授權轉載文章的一點小心得

原本想要用「當個討厭的乙方吧:魯蛇我用『這些』方式確保權益」這種釣魚標題,但實在很難無視良知在對我呼喊:「這樣母湯」。最終,天使戰勝了惡魔。都說了是小心得,有專家覺得太淺還請見諒喔。Photo by Brooks Leibee on Unsplash這個任何人只要願意,都能在網路...

MaryVentura

書評•評書|2020新書—The Liar's Dictionary

字典裡的詞條釋義本來是追根溯源、嚴密審慎的,然而,在「知識產權」概念初期的十九世紀,字典、辭源、百科全書的編寫者們則運用加入虛假詞條的方式來防止剽竊問題的產生。例如,paper street(一條完全不存在的街名)之類的詞條。這樣,如果有「知識產權剽竊者」直接照搬,那也會將這些詞條照搬,從而拙劣地「露怯」。

慕雲

抄襲(盜竊) 理應是每個創作者的噩夢、每個公民的憤怒

近日有港人依照大熱同人漫畫作品製作抗疫用品,惹來一番爭議,最後以停止製作平息風波。有人指出,擅自利用他人作品去製作商品盈利,是竊取創意、侵犯版權的行為。有人則認為,基於抄襲者及被抄襲者的政治立場,可以接受有關行徑。甚或,只要抄襲者把所得「回饋」在公益用途上就可以。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