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21 are following
40 articles
金州勇士8号

或许抑郁是因为没有“积极的动机”?

在我深入描述我的感受之前,我想承认这是我第一次感觉自己可能算抑郁了。因为我觉得我的“症状”微不足道,甚至可能压根不符合抑郁症的标准。在过去的两年里,我所感受到的可能完全是正常的,毕竟疫情在家,加上看了那么多新闻,很少有人不政治性抑郁吧。

梦之轮回

歌手李玟轻生去世,抑郁症只是心理问题吗?

她仿佛是组成我们童年回忆的一块拼图从我们的心头消失不见,也许我们还不愿意承认,可是人生的真相是,我们已经习惯了的一切都终将会渐渐从我们的人生里退场离开、消于无形。

Jana

从中医治疗抑郁症而澄清我的立场

图片转自黄士姗老师:Musée Guimet. Dunhuang library cave先读这篇文章:【植物猎人废纸篓】古代医学实践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5MTMyNzM2MQ==&mid=2649648760&...

Sophia

上帝死了,你的价值由自己定义

我们越想要在五浊恶世中保持独立自由的精神,就越容易遍体鳞伤、身心交瘁。尼采说,“上帝死了”、“一切价值重新评估”,生命的意义不再天赋,自由让人眩晕,人得先是活着,而后自己要创造生命的本质(意义)。

The Basic Witches

女性与心理疾病

但现实就是,社会就是如此要求并规训着女性,女性做什么都是错的。女性戴着写不完的规训枷锁,挣扎也是错,放弃抵抗也是错。

DrYuan。汤圆

面对忧郁的情绪时,可以这样做。。。。

学习如何舒缓压力以及消化负面的情绪其实会直接影响我们的生活素质。适当的压力某个程度上是好的因为它可以激励我们打破自己的舒适圈,但相反的如果没有控制好的话,不但会照成身体与心理上的负担,严重的话甚至会留下永久性的伤害。

芯片辰雄

我的畫

我想要找到母體但是我讓她過敏了。

阿離

寫在世界精神衛生日之後:刻奇與禁忌中的抑鬱症

來自網絡鋪天蓋地的信息“溫情”,對照著現世里依舊真實的涼薄,似乎這個群體的存在,就是人們自我感動的消費品,如同昆德拉筆下的 Kitsch 。抑鬱症的生命敘事,本身就只能在這個社會的言論禁忌廢墟夾縫中生存,縫中穿過的光線帶給病人以他救的生機,卻永遠不可能真正等來瓦礫的挪開。

芷汐你好

人的内心不能壓抑,不然反彈就會很大

不能壓抑自己,不高興内心就要釋放出來

Pennyfu

特稿|轻生孩子们的命运天平

逝去孩子的故事是如此相似,结局都是阴郁与悲伤。几个故事又各有不同,因为每一位逝者都独一无二,活着的人不舍昼夜。

樹聽樹聽

成为 G.O.A.T|拜尔斯退出东京奥运会赛事的决定

如果奥运会的格言是“更快更高更强更团结”的话,是时候调整“更强”的定义了,而我们的文化对精神疾病有许多下意识的判定。在全世界的注目下,拜尔斯敢于表达自己的心绪。她宣告,运动员的心理健康比金牌更有分量。

漢斯·阿斯

[識飲識食] 疫情增抑郁風險?攝取食物大有玄機!油脂纖維不可少~

疫情都持續左一般頗長的時間…大家都開始頹頹地,又無得飛,staycation又怕會有感染…相信一眾港人都好大壓力呀~~~~~中醫經絡美容協會副主席梁美蘭女士 就建議大家應多攝取含豐富ω−3脂肪酸的食物,有助對抗壓力。ω−3脂肪酸於深海魚中含量較多,好像三文魚、鮪魚、鯖魚等,不過家…

Alfred Cheung

【Stay home and chill 即時紓緩精神壓力】

留喺屋企已經數唔到第幾日,想要出街抖吓氣都會擔心一輪,用一次CBD油已可即時紓緩壓力,平伏情緒。

围炉weiluflame

对话Agnes:“污名化”是抑郁症看不见的刀锋 | 围炉 · HKU

抑郁症对大多数人来说不是一个陌生的词,但大多时候它的意义也仅仅停留在一个词语上。因为了解不足,很多人并不能对其拥有一个中立客观的认识,同时妄下判断也往往会伤害自己或他人。Agnes有抑郁发作的经历,对精神科学也有一定的了解,我有幸与Agnes进行了一次关于抑郁症和一些其他精神疾病的交流。

瑪力再說MariosBB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從成都49中學生墜樓事件看微笑抑鬱症現象

Hello大家好,我是玛力。这是一个致力于提升你思辨能力和手撕五毛的小频道,每一期我们将结合一个政治经济案例,帮你分析下它背后的原因和不同的思考维度。2021年5月9日,四川省成都市第49中学发生一起学生坠楼事件,一个年仅17岁的少年结束了他的花样年华。

围炉weiluflame

对话抑郁症群主:网络与现实的界限与交融 | 围炉 · CityU

2020年,中国有超过9500万的抑郁症患者,占总人口的7%。网络上不断有人宣称自己是抑郁症,各种自杀宣言与自杀新闻层出不穷。而也不断有人“骂”抑郁症,给他们贴上矫情,做作,博关注的标签。网络是个神奇的集聚地,线上抑郁症群成了一个小社会与生态圈。

C计划

张进X蓝方:“内卷”卷出抑郁?我们该如何看待心理障碍低龄化|C计划播客

编者按绩点为王、加班猝死、老年空巢,现代人的生活方式令人更容易抑郁,当“达尔文主义丛林法则”再次盛行,重压之下,抑郁呈现低龄化趋势,孩子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甚至选择自杀。焦虑的家长、空心的孩子,C计划曾在2020年度教育热题盘点中梳理社会性焦虑背后的问题、探讨作为父母该给予孩子怎样的童年。

围炉weiluflame

对话药娘:原谅我成为不了讨喜的人 | 围炉 · CityU

药娘,指通过服用或注射药物(包括但不限于雌性激素、抗雄性激素)等手段,使其生理状态(主要为体貌特征)接近女性的男性或双性别者,通常属于跨性别群体,即LGBT中的T(Transgender)。药娘对于自己的性别认同与生物解剖学上的性别不一致,并且常内心痛苦,想要改变生物学上的性别以及心理治疗对性别认同障碍的干预。

ASK100

圆桌 | 抑郁症解剖术(上)

Ask 100独立运营的采访类播客, 带你探询生活方式,探讨专业知识。28 在抑郁成为时代症候的今天,投球手、涂色刷和严严三位困惑女大学生再次聚首(对上次圆桌讨论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此处前往),试图对这项缠绕我们生活、黑洞般的病症作一场语言解剖术。

ASK100

圆桌|抑郁症解剖术(下)

Ask 100 独立运营的采访类播客, 带你探询生活方式,探讨专业知识。28 在抑郁成为时代症候的今天,投球手、涂色刷和严严三位困惑女大学生再次聚首,试图对这项缠绕我们生活、黑洞般的病症作一场语言解剖术。这是抑郁症圆桌的第二期推送,对上次圆桌讨论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查看我们另一篇文章圆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