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
35 are following
68 articles
直樹的流浪之歌

方寸之間

如今他人的日常,也終有看膩的一天。旅行如何新奇,從來也敵不過自我頑強的習性。在這幾個月旅程當中的最大體悟,也許便是「儘管在時間彷彿無盡的自由中,所有的美好仍會逐漸淪為日常」的這一事實。

直樹的流浪之歌

渺小|阿爾巴尼亞‧地拉那

當將自己的生命與天地對接,失去了自己的座標時,就會非常尖銳地感到孤獨,卻又感到無邊無際的廣闊。那是歷史、是音樂、是自然,是超越語言與影像的臨在。那裡沒有自我,而你即是宇宙,同時擁有著渺小與偉大。

Min

誰要流浪?

在荒原 在沙漠 在城市角落 揚起一片灰塵 或不揚起一片灰塵 小鳥從這根樹枝跳到那根樹枝 小狗流浪過對街 驟雨喚醒紅酒 微醺的疲憊 沈入沙發中 一如嬰孩 沈睡在搖籃中

鯨魚男孩

永遠的夏娃:三毛

這麼用力生活著的人,應該被厚愛的;受益於她文字,在被窩裡將自己的遠方寄託在別人的流浪,自私又懦弱的我們,才活該承受生活的責難。

直樹的流浪之歌

啟程┃越南‧胡志明

樂聲響起,旋律推進,雋永的呢喃歌聲,在整個空間裡迴盪。「快樂是指南」當最後一句歌詞的旋律劃過耳際,心已出發到了遠方,黑夜轉眼成了白晝。

直樹的流浪之歌

代我去旅行

我又開始在腦海裡,默默編織起了下一趟旅程。也許送機對一個還正在醞釀的旅人而言,是件危險的事。即便此刻的我,仍常常需要釐清,我又情不自禁地把自己關進生活的牢籠,或只是滴水穿石般地,蓄勢等待翱翔時刻的到來。

直樹的流浪之歌

走進黑夜

我並非不懼怕黑暗,只是當真正被黑暗吞沒過無數次之後,我發現恐懼並不會無限增長,而我的腳仍能繼續前進。這讓我知道,我終能離開,走進光明。

殊途

阳光、加州和居住的尊严

今早去咖啡馆时,草坪对面,楼梯下一个无家可归者正起身离开。他已尽最大努力保持整洁,但仍然无可避免地带着憔悴。看完《无依之地》时我曾天真地以为没有住房也能保持尊严。但就算拥有四面墙的保护,住在客厅,我也很难获得居住的尊严,不存在隐私,不存在真正安静的空间。

直樹的流浪之歌

流浪到高雄

許多年沒來這了,腦海中隱隱想起曾經甜美的回憶,如今像泡沫般散去。我想我走了很長的路,才來到了此時此刻。我很可能沒變得更有智慧,只是更老了些,開始懂得坦然接受,自己只是個還算認真活著的普通人。

shenbolun

父女城市漫游记 03 | 想象的旅程

前两周女儿流感,出门上学都不便。最近又传染给了同住的妈妈和姥姥,又加一层不便。本想着天暖和点儿了,带她出去漫走一下,看来又要推迟了。女儿不在的日子,我一忙起来就昼夜颠倒。今夜躺在床上困意来袭,但却无法入眠。想着,明日要不索性我独自一人上路,想象着她在我身边出去漫游,也是一种同行。

直樹的流浪之歌

到哪都放不下的孤獨-<我是千尋>

當我們徹底沉浸於悲傷之中,我們才能與自己深刻對話,也才能從中找到真正走出來的契機。

shenbolun

父女城市漫游记 02 | 小餐馆和大饭店

那日的漫走有两个小事让我印象深刻。我们中午出发,走了没多久,我便感觉饿意来袭。望望周围,高楼林立,车流潮涌,看不见什么有餐厅的迹象。走了两步,发现左前方人行阶上有个面馆,我便招呼女儿过去。先路过个打印店,里面灰头土脸,看上去关门许久。我心念到,不会面馆也关门了吧。

shenbolun

父女城市漫游记 01 | 图书馆

很久以前,大概还在我上学的时候,我就想过,搭上一辆刚抵达的公车,任它载我去什么地方。看到个新奇的,就下去看看,没劲了,就再上一辆,饿了,就下车吃口饭。就这样,随便走走,一天就过去了,然后回家休息。于是前几天我邀请女儿一起做这件事。我学着一些育儿科普教的那样,给她几个选择,据说这样...

Assisi

防疫最后的病态防疫吓得我我们“流浪”2个月 -part2

曼谷

Assisi

防疫最后的病态防疫吓得我我们“流浪”2个月 -part1

没想到3个月后,治大国如烙大饼的领导人突然翻面

flyidi

在香港露營

我是香港第二個知道西九龍M+可以露營的人

allanoyster

流浪、流浪

無以名房,家是移動和遊行陽光以晨喚吻我草木枯黃,大地是目光遍及的乾燥北邊有雪在柴火旁聚集,換取物品上你的記憶 我愛你不是天生的漂泊矛盾困惑,有痛、有病、有傷刺骨寒夜也無能在絨被裡入眠 夏日來時,我會到日出海角拾貝、拾蟹你欲見我,便去問加油站半夜上班的女孩帶一根草菸給她,等煙霧瀰散...

直樹的流浪之歌

以當下回敬過往

生命是如此這般層層疊疊,像一場青春結尾時,我們一起沒玩完的遊戲。

直樹的流浪之歌

有頻有聚

你隱約感覺到,自己並非是為了成為什麼而誕生於世。而是你降生那一刻,早已是這世間的一份子。你早已是你自己,只是在一場與生活的追逐中,忘了如此單純的事實罷了。

直樹的流浪之歌

一日一生

藉由移動身體或發揮想像,一直去到新的地方,不停地思索,也不停地歌唱,生命將在那過程中,漸漸變成想像的模樣。不管多慢也沒關係,有在前進就好了。那樣的話,即使生命突然在某個時刻驟然停止,或被宣告餘命,或許也不會那麼悔恨了吧。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