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利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8 are following
80 articles
tsingmignon

中纪委在医疗反腐中刻意隐藏了哪些核心问题?(转)

有些人必须讲真话,这是对人民,对信仰的真情流露,以及在具体行动上对这种情感的呼应和践行。遥想20多年前SARS疫情中的蒋彦永医生时,会发现讲真话可以拯救个体生命,荣耀自由意志,书写秉持良心与专业可以达到的道德高度与理性成果。

prcdignity

要是大家都能够像保护莫言一样自由发声,个人合理权利被剥夺的概率估计要小很多(转)

莫言不但是诺贝尔奖获得者,还是矛盾文学奖获得者、中国作协副主席,目前并不缺少保护他的力量。也许,攻击莫言的或者是为了流量赚钱,或者是为了所谓爱国和正能量的高级黑低级红,或者更是为了宣扬臭名昭著的“思想犯罪”。

放学以后After school

权利靠争取不靠赋予,自由需抗争无法坐等

过去50年当中的20年,冰岛国家元首都是女性。

张家渝

【中国纪事】查阅自己的档案该“去罪化”了

2023年6月27日,一段监控视频引发网友关注。视频显示,一女孩发现桌上的档案袋的封条被撕开,朝着屋内的母亲大声吼叫。女孩说“档案袋封条不能拆”,母亲则回复说自己不知道。之后女孩把档案袋拍在桌子上,不知所措。28日,妈妈张女士发文道歉,表示档案已重新审核封印(正观新闻等)。

Related Tags

  • 媒體
    193386
    感想
    110369
    溝通
    206353
    占卜
    79353
    戰爭
    186346
  • 習慣
    189339
    友情
    154331
    绘画
    58325
    改變
    155310
    资本主义
    44311
Back to All
pekjack

北京医院大火如何实现“新闻史上的奇迹”(转)

18日晚,随通稿一起流传的还有一段医院大楼着火的视频,人们从病房逃生,蹲在墙体外侧的冷气机上,中国外网上流传的视频里还有无人机一边盘旋一边喊话:「保持冷静,等待救援。」这段视频在被删除前的观看量达到10万余次。在中国外网上还可以找到更多视频,有刚刚逃生出来的长峰医...

殊途

阳光、加州和居住的尊严

今早去咖啡馆时,草坪对面,楼梯下一个无家可归者正起身离开。他已尽最大努力保持整洁,但仍然无可避免地带着憔悴。看完《无依之地》时我曾天真地以为没有住房也能保持尊严。但就算拥有四面墙的保护,住在客厅,我也很难获得居住的尊严,不存在隐私,不存在真正安静的空间。

pekjack

功利主义与实用主义越来越深地渗透进了武汉市第四医院中,使其出现了愚民化。。。。

上级机构,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院领导还有丁祥武等人采取的是人身依附等级森严的黑帮式组织,完全不是个人自由民主规则之上的现代文明政治组织。党内外的勾结可能对国家社稷安危的风险更大,估计大多数人都应该明白。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讲真话可以拯救个体生命,荣耀自由意志,书写理性成果。

尽管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怀疑在独裁体制下讲真话是否有用,但是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医务人员把讲真话的要义、以及人之为人的奥义简洁地传递给更多人。谭嗣同的死可以唤醒中国人吗?也许并不能,对老百姓来说只是多了个茶余饭后的谈资。

pekjack

遇罗克52周年祭日不再对“为人类做了一点事情”嗤之以鼻(转)

距离我读《遇罗克遗作与回忆》已经有一定的年头了,距离我买《我家》大概也半年有余了,所幸这两天把它读完了。这是遇罗克的弟弟遇罗文先生应《遇罗克遗作与回忆》编者之一的丁东先生的建议而作的,按照丁东先生的意思,俄罗斯有《古拉格群岛》,而中国也应该有记录其苦难的著作存世。

pekjack

以获得社会资源和经济利益为饵诱而换取体制认同,实际上有可能成为中共政权真正的掘墓人。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被某些执政者以获得社会资源和经济利益为饵诱而换取体制认同,实际上有可能成为中共政权真正的掘墓人。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对个人自由和尊严的剥夺,忽视了现实生活中无权者的权利,嘲笑只有傻瓜才不考虑成败得失忠于内心坚守的价值而去承受生命之重。

pekjack

中纪委试图实现权威告知与严打震慑的两大功用来披露医疗系统多种利益输送方式对挽救公信力难有建树

2023年武汉医保改革要求全市544家定点医疗机构开设便民门诊,免收挂号费、诊疗费等个人支付部分,对65周岁以上免收门诊挂号费,这与目前武汉卫健委所熟知以及武汉很多楼层高规模大的三级医院2017年取消方便门诊的现实相冲突,因为早在2017年武汉各大医院方便门诊就已经逐步取消,主要的理由是方便门诊医院没了利润。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如何从上级机构和保护伞的换人到实现政策转向,再到医疗改革后的社会改变?

这就好比罗翔讲的那些法律常识,真的就无非是常识——你去买本《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上面都写着呢,罗翔讲了那么多“法外狂徒张三”的行迹,其实也没超出这本书的范畴,也没有超过“公共知识”的范畴。恰恰是因为很多像罗翔一样的公民在不断传播、深化各种有价值的“公共知识”,让人与人之间得以连…

pekjack

我们改变不了很多人在过去这一个多月重病甚至失去生命的现实,但我们应该要用真实的数据给那些不在的人一个交代。

1.既然住院与死亡信息24小时汇总系统已经建立,为什么下一次数据更新要等到一周之后呢?2.难道这超过100万的住院,只能收集到12万不到的数据?3.挺难想象抗原自测阴性的人不断上传结果,理论上阳性检出率应该非常高。4.这种专家观点与普通百姓靠身边统计学推导100%感染过了或者说感染率没有100也有90,又有什么区别?

pekjack

人矿很难知道医院备货不足有什么用?生产厂家无法大量供应有什么用?进入医保支付又有什么用呢?

有发展为重症或危重症危险的人群用不上抗新冠病毒药物等,重症或危重症患者用不上静注人免疫球蛋白等。医院备货不足有什么用?生产厂家无法大量供应有什么用?进入医保支付又有什么用?

pekjack

科技前沿:使用苹果手机的用户也要注意了!

AirDrop 隔空投送是苹果的文件传输功能,用户在使用 iPhone 等苹果设备时,可通过该功能向周围特定范围内的苹果用户一对一发送照片、视频、文件等。该功能本是为了方便用户快速传递信息,节约时间和流量成本,如今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在公共场合向他人发送非法图片。

pekjack

中国新冠病毒感染疫情中的八个担忧,老问题加新问题,转载和补充中......

疫苗、药物两端不足,又不管不顾地撤出一切疫情监测、物理防疫手段,结果就是把一切防疫责任与疫情冲击压到了一线医疗机构。我们可以更改新冠住院乃至新冠死亡的定义,但改变不了医疗系统承受巨大压力的现实。这对所有有医疗需求的民众来以及所有医疗工作人员来说,都是一种危险也是一种不公。

pekjack

对乙酰氨基酚和布洛芬等退烧、感冒药品的断货需要反思哪些问题(转)

财新的报道显示,现在多地政府部门对防疫物资供应实行行政管制,有相当部分产能流向了行政、国企等特供渠道。尽管财新的报道主要谈的是抗原,但相信能给我们思考这个问题提供一定的启发。

pekjack

在中国,无论疫情中封控还是所谓放开,都充分体现了政客和专家从不为人民服务这个更深层次的问题(转)

中国既没完善基层医院防护措施和接诊能力,又没有靠更新疫苗接种加强身体抵抗病毒能力,封控政策放开后导致大量人员感染的情况,是否为了挑动封控派和放开派互斗,从而掩盖政客和专家从不为人民服务这个更深层次的问题?也没人问封控和放开之间是不是还有进口疫苗/药物然后有充分准备放开的第三条路线。

pekjack

在所爱的土地上合法地记录正在发生的事。公民万岁,逝者安息。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王岚,丁祥武等人自以为滥权可以无处不在、误以为自身全知全能和永无错误,习惯于剥夺医务人员和患者合理权利来震慑大众。然而这是一个巨大的误解,实际上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不仅不是全能的,甚至是愚蠢的。

pekjack

执政者为达到某种政治生态稳定的形式,纵容某些党内外人士“合法的”滥权和腐败,实际上起到了适得其反的结果。

同样曾经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发展的张定宇医生用证据说明“我们接收的五名外籍运动员,患的都是疟疾”,而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把组织交给的“责任田”当作个人的“自留地”,恣意让渡手中的公权力,为一己私利甘当傀儡,错失粉碎美国及其他国家科学家“谣言”的机会,阻碍了中国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