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权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2 are following
29 articles
tsingmignon

中国人的大部分生活都是为了赚钱,几乎没有力量对抗老板和平台(转)

“你三五天搞好了,病人住院费用搞不起来。现在是团队合作呀,你一个人把病人治好了,所有的功劳都归在你一个人身上,别人接受不了”。石某峰表示:“这不是所有公立医院,所有医院的观念吗。”“你想的是如何把病人的费用搞到5000,我就问你,医院是干嘛的?

tsingmignon

被举报的莫言和离职的璩静,相似之处还有哪些相同本质(转)?

就像为什么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之前,一定要加上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等人。丁祥武放飞自我可不是一两天了,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等人把医务人员PUA得既虚伪又自私。因为虚伪自私的人往往服从性最强,对领导来说“最好用”。

prcdignity

随意篡改中国正常成年人血浆同型半胱氨酸(Hcy)的正常值很惊悚?兼谈滥权与腐败的关系(转)

普通公众,只要明白现代医药领域A可以B可以不等于A+B天然可以就足够了。指出你身上根本没穿衣服,一个孩子就够了,根本不需要这个孩子持有裁缝执照。胡大一的阐述已经足以推翻那两款药物的合法性,悬念不过在于胡大一指控的那些桌面下的东西是否真正存在罢了。

prcdignity

网友反映与中国其它行业一样,医疗系统(包括军队系统)反腐(转)

与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院领导依附权力寡头日趋定型的滥权相对照,是社会上丝毫不减的所谓反腐呼声。很多人有个误区,评价一个人是否清廉只看到了贪了多少钱财,而忽略了滥权才是最大的贪腐行为。在专制极权体制中,钱财的作用要远小于权力的作用,权力可以换来金钱,但金钱不能或只能换来部分的权力。

niaoyf

Some poems compilation (part B4)

一些诗歌整理,记录极权下的悲伤。

滕彪

当极权与笑话相遇

不寻衅滋事的段子不是好段子。当党的理想是指鹿为马时,谁说“指桑骂槐”就安全?

滕彪

通过汉语改变中国

中国的“断裂”首先是汉语的所指与能指的断裂,汉语与中国现实的断裂。汉语是每个中国人的家乡,而如今似乎每个中国人的家乡都在沦陷。“权力是有权者的语言,语言是无权者的权力。”暴政曾经和正在占领我们的家园、身体和语言,而最容易、也最基本的一项工作或许是,从我们的文字和言说中赶走汉语的暴政。

Mela的社会观察笔记

家乡的风景还是最美的

我与这片土地的关系,是一种无需逃避的命运。

布林

诗歌:黑到极处就是白

黑与白 布林 真话是这样重,它还是坠下了 多少张白纸才能承受它:无字的苦难 它们呼喊着,所有的颜色来送葬 ——-黑到极处就是白 白的重锤,落在谎言的刺绣上 谎言卖弄龙凤,却害怕干净 干净的布面会引来光芒直射 白,稀释掉一个虚假的帝国 让人们看见热火,看见饿殍 看见女奴,看见思...

niaoyf

Some poems compilation (part B3)

一些诗歌整理,记录拔剑四顾心茫然,记录万丈怒火透心冰凉

niaoyf

Some poems compilation (part B2)

一些诗歌整理,记录最后一代,记录万念俱灰,记录杀人放火金腰带,记录修桥补路无尸骸

niaoyf

Some poems compilation (part B) (to be continued...)

一些诗歌整理,记录粉身碎骨,记录死不瞑目,记录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滕彪

被操控的访问

在弄虚造假方面,中共可以说有悠久的传统和丰富的经验。没有一个极权政权不依赖对历史的篡改和对信息的控制,因为极权体制的基础不是自由选举和多元主义,而是它自己编造的政治神学和历史神话。共产党把自己描述成“伟大光荣正确”,也需要不断依靠暴力和谎言来维持自己一贯“伟光正”的形象。

Mela的社会观察笔记

历史:红色高棉大屠杀

今天了解到的一段历史。

Mela的社会观察笔记

极权主义的日常、美学与建筑

这些墙很有趣。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电影《肖克申的救赎》独白

梔子榴槤

拿回我的语言

V神在谈到去中心化的时候,提到过语言是无中心的。我们其实无法用「标准普通话」来胁迫任何人,尤其是网络时代。语言的首要目的是沟通,其次是美感,再次是风格。所谓的官方标准语言,很多时候只是为了树立权威,把使用语言的人分为三六九等。

教英文的苏老师

我,就是大局

我之前租的房子是綠城物業。服務非常好,極為靠譜,執行力極強。但是在杭州林生斌家著火的時候,物業的冷漠大家也都見識到了。赫胥黎說,真正的 XX 國家是要講效率的。並且不是通過強制達到這個效率,而是人人自覺自願幸福地追求效率。當一切都遵照上面指示的時候,一旦遇到突發事件時,那麼基層人...

pekjack

因为只有忘记初心,背弃信念,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才能在上级机构和保护伞的纵容下,通过利益输送或利益交换侵犯其他成员的权益,并最终接受用金钱和权力去衡量世间万物的价值和意义。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天天围着上级机构和保护伞的权力打转,并用尽各种方法操弄和包装赤裸裸的关系博弈:谁拥有或能撬动权力关系,以及谁支付的价码更具有竞争力。此外,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长期的愚民和洗脑,采取谎言加利诱的手段导致人们黑白颠倒、是非不分、激活人们的恐惧、仇恨与争斗。

pekjack

医疗改革的无出路指的不是某个政党的权力危机,而是国家和民族不能与体制彻底决裂、无法重建公平正义实现医疗改革的危机。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在上级机构及保护伞的支持下,以全面牺牲医院公平正义为代价,医院的发展机会大部分为权势集团所垄断,让一部分人富起来变成只让一部份权势集团的成员暴富;同时医院“市场化”又成了当权者放弃维系医疗公正的责任、甩社会福利支出的“包袱”,增加看病难和看病贵。

椰子

“你为什么支持弦子?”、女权主义者日常情感劳动与朋友圈管理

依照他们的逻辑,在公正的中国司法使他重获清白之前,朱军由于身处国家体制而不得发声、忍辱负重、失去工作。换言之,在“朱军胜诉”的这块,他们相信中国司法,而在朱军“忍辱负重”的那块,他们似乎不认为中国是法制国家,朱军——体制内人士——可以在没有(他们认为的)证据的情况下被撤职,丧失接受采访、为己发声的基本人权。